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我在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我在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7-02-08 12:40:07 点击:

且容秋意缓缓,莫笑秋风慢。我在知秋的叶里,等你许我的一季清凉,你许我的半城桂香;我在飒飒的风里,等你许我的闭月枫红,你许我的四季安暖。

                                                                                                                                                                                              ——题记

踯躅冬的街尾,凛冽中赫然发现枝头新叶,我走过萧瑟的路口,准备迎接一树蔚然。而你,却在凉秋的晨里,收起夏的繁华,双手掬起叶的斑斓。

八月的南半球,夜渐深,依然寒凉入骨。迷离的思绪恍若苍穹下游移的精灵,倾听着彼岸。

你说,秋来了。怎么忽然就秋了?昨天的照片里,那满枝头的杏花不还盛开着吗。隔岸,擎一杯梅洛,且拥轻裘,醉美笙歌,倾听那恍若隔世的清秋梦。想起了最让我心醉的墨城秋夜,没有霓虹的静谧的街道。静静地听着夜虫嘈嘈切切的私语。月光肆意地皎洁着,让人忘却了那略略的清冷。喜欢那萧瑟而不忧伤的秋色,更喜欢那秋风里渐渐落满龙泉瓷包浆样尘埃的秋叶,在秋风中颤颤巍巍,五彩斑斓中多了些矜持与娇羞。让那秋韵变得更绵,更柔。

而彼岸的秋,试问,多少人把白露霜,误做清月光。我想,清月光是一定有的,只是偶尔顽皮的叶在肆意地舞蹈时,让人们错过了。风疾疾徐徐,叶缓缓落地。简单的夜,被一片片醉在舞蹈里的叶点缀得如此多情。待我推开窗门,迎接那漫天里轻裘善舞的精灵时,那羞涩的姑娘,却躲在季节的屏风后,浅浅地说:还是早秋呢。哪里有满枝枫红,更没有银杏叶铺满的小径。

哦,一叶知秋。一叶红便是秋吗? 抑或是一叶落便是秋浓?

你说,昨夜,一袭夏装的你约会过染了胭脂的叶,明明是早秋啊。你又说,“翠绿与金黄相混,悲伤与喜悦相杂,希望与回忆相同”。 不错,林语堂是这样说的。于是,我在心底悄悄穿上钟爱的红靴,踏着初秋的踪迹,寻着明媚的晚来暗香,一路追寻,看见了翠绿与金黄。偶尔零落的叶,在鞋底吱吱作响,那是在悲伤么?可是我分明听见了她雀跃的喜悦。踏痕中,那些被踩乱了的音符,被我哼成色拉调的乐曲,浅浅唱,轻轻和,唱的是回忆,和的是希望。

菊花酒,枫叶愁,残叶秋。我以为秋天总有寂寞伴着美丽。你摇摇头,NO NO NO,早秋的叶子大部分还穿着青黛绿呢,那么多诗人正排队等着秋的凄美到来。堤岸的垂柳,梢头还在含羞,柳下的佳人们也在等风飘,好与秋叶共舞呢,荷塘的莲叶还擎天翠绿,你去湖边看过,荻花还没露面。清早的露珠也还晶莹剔透未染白霜……而我,依然辞令青葱。

哦,秋还早。

且容秋意缓缓,莫笑秋风慢。我在翩翩的叶里,等你许我的一季清凉,许我的半城桂香;我在飒飒的风里,等你许我的闭月枫红,许我的四季安暖。唱一曲小令,未语却成殇,守望天涯路,瘦了流年,淡了红颜。许下一个人的承诺,却刻骨铭心成两个人的焰火。

林徽因说:许多人都做了岁月的奴,匆匆地跟在时光背后,忘记自己当初想要追求的是什么,如今得到的又是什么。 如果我们守不住约定,就不要轻许诺言。

小小的叶,牵引着时光的脚步,信守与光阴的约定,用最美的姿态告别,来年春天以最强的生命相约。当西边的风吹来,她就会迎风翩然起舞。氤氲一段曼妙时光,芳菲一幅水墨横斜,和叶子一样,走过荼蘼的夏,等来斑斓的秋。 此刻,我在倾听彼岸那一叶秋的美丽;淡写着流年,与未斑斓的叶作伴,蝶舞新生。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