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观感印度(上)

观感印度(上)

来源: 作者:山林 时间:2017-02-15 11:37:34 点击:

在敲定印度行前的数月,我从各家百科网页查阅关于印度社会文化宗教历史的资料,上网看了好几部印度电影,甚至还去了正规影院同另外十来名观众共追宝莱坞新片。可是,当一个鲜活印度十分具体地呈现我的眼前、耳边、鼻孔、肌肤上时,我对之所有的认知或心理预期以及情感铺陈全乱了套,因心疼旅费,要不早原路返回遁去。

如今,回到悉尼,回到习以为常的舒泰环境,我情不自禁又从各方搜索观看关于印度人和事的纪实片,大惑不解的切身体会从中得以释怀。我拍脑袋后悔没先看看这些类片子。总之,置身印度“山”外,如醉如痴眷念那个遥远的“荒唐”神国,因无意再去二回,此情讪讪,我管自着魔,回味在印度八天里诸多观感,略举一二。

好运背运

十一月一日,澳洲万众赌赛马品好运的日子,也是节日意识淡漠的我等四位游友告别尼泊尔抵达印度的首日,正好南亚雨季第一天。同飞行起点国一样,当地也过着大节。吉祥天女不一定降雨泄愤,印航客机却迟了四个钟头。在盛大排灯节夜黑的德里机场,灯火辉煌,摩登非凡。醒目的标语告诉各尊此乃世界最佳机场,这令同行世界级资深飞客拼命回忆,她只记起新加坡国际机场,而另个孤陋寡闻的过客我则将“最佳”推而广之,期待眼见为实的印度方方面面都以此类推,处处莺歌燕舞。

出得最佳机场,户外应季小风习习,有些闷热。接游友入住酒店的旅行社小白车从豪华机场到市区大道一路追风,忽尔转入灯火团团、热闹非凡的草民夜市,在杂乱无章的货架、商品丛中英勇地转动马达,当即错觉有多少行贾沽货的百姓栽倒在我等车轮底下。车子最终停扎在有“丽晶”字眼的酒店门外。在仅见两人的灯光昏黄的接待大厅,系领带的那位端庄男子负责在柜台后办理来宾手续,另一便衣者则将一只丫叉脚掌凌架厅中的小圆茶几,自身窝在沙发椅里读报纸。脚臭隐隐。堂堂丽晶酒店印度分店竟是这样的!

良久,我们两对夫妇连同各家两大件行李分别请进各自客房,我夫妇迎来了久违的霉旧气息,于是积淀尘土的窗户洞开,天花板下的吊扇转了起来,殷勤的男侍快手快脚向疑似味源猛喷气体,愈发令他的客人胸闷不己。“我带你们去看看另间……”结果,不是卫生间不洁,就是客人胸闷依然。头如拨浪鼓猛摇的侍者也不甘心,我们一起又去另间“看看”,如此看到第四间成色略亮的客房,客人才勉强适应了。可是空调不制冷,洗澡水不热,要了毛巾,两人客竞仅得一条铅感十足的“白”浴巾。房里很快湿热难耐,几个印度汉子包括那位端庄男一窝蜂拥来修理电器,均束手无策。房客又被摇头晃脑地告知明天早上九点空调等等保证正常。筋疲力竭,头晕脑涨的夫妇俩顿生破罐破摔之勇,女的连每晚必洗底裤的习性也摈弃,凑合着睡了。第二天清晨二人皮泡肉肿地苏醒,便觉幽幽雾霾扑鼻(可气此霾不消几日即致我消失多年的鼻炎卷土重来苦不堪言),摄于酒店外的彩照只呈现黑灰白三色。另一家游友夫妇则黑着眼眶品了辛辣的咖喱早餐,本愿尚可接受的酸奶酪加以调合,眼见邻桌女小餐友蹭到机器前咂过棕色食指再蘸入属于游友的奶杯一点又迅速举回吸吮的同时鬼祟环顾,由不得愕然,将黑眼眶又变红,几乎饿着离开本没多少食物可选的茶餐厅。背运的两家游友不想澳洲的家,不怀念曾经中国的丹霞山乡里,只想刚刚离别的拥有世界最差机场的尼泊尔,那真是个彩色的干净国家。

在候车载客离去前,我们蒙口罩细观这座拥挤于德里狭窄闹市小巷里待人接物的灰黄色大楼,沿五层楼上下,红底招牌耳朵般伸出,一串无精打采的暗黄印刷字体Regent Continental套住“耳朵”与塑胶纸屑残渣遍地的污糟街景混为一体。几个壮男围着门口书有“丽晶吧”的小接待台貌似工作地闲聊,习以为常所有的一切。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