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斐济女人的拿手菜

斐济女人的拿手菜

来源: 作者:小肥姥姥 时间:2017-05-10 15:26:14 点击:

其实我边打工边旅行的第一站是布里斯本,但后来有点突发情况,我又返回西澳,所以在布里斯班只是独自自由行十二天。这是后话。

那时我不会订酒店,不会用谷歌,只抄了一个青旅的地址就出发了。想着青旅按床位收费,也贵不到哪去,又在市中心繁华地段,安顿下来,再找工作租房。

只是没想到,布里斯班的青年旅舍门脸那么小,还不如普通民宅的院门不是一不小心就错过,而是你百般注意,都叫你三过其门而不入。

我提着笨重的行李,硬是从它门口经过好几次。实在有点累了,向人求助吧,正好一个抱着婴儿的奶爸从我身边经过,他把我带到门口。

顺利办好入住手续,拿到310房间的房卡。每晚每床28元,四人间。我觉得不算贵。

坐电梯上三楼,奇怪转了好几圈,就是没有这个房号。

正纳闷呢,出来一个短发胖胖的女人,肤色很深,但不是黑人那种纯粹的黑。脸上的笑容让人很舒服,很温暖,她笑盈盈推开一扇门,原来里面还有两个房间,真是别有洞天。

四个床位暂时只有我们两个人。房间光线有点昏暗,小小的窗户是磨砂玻璃,透不进阳光,但是很干净。

她很热心地带我熟悉旅舍的一切,厨房在二楼,每层楼都有露台,有洗衣房,卫生间。

我在那住的几天,不管何时洗热水澡,没有拥挤排队现象,常常都是我一个人。

倒是厨房很热闹,各国美食在弹丸之地大放异彩。

我居然见过一个德国小伙子,做类似我们山西拔烂子,让我好奇了半天。

人家这么友好,我也得投桃报梨,很想表示自己的一点心意。我从床边拉出那个小的推杆箱,里面满满的都是我从淘宝上购的中国特色小礼品。

还想着在黄金海岸摆个地摊什么的。卖了东西更好,卖不了,每天和世界各地的游客聊聊天,那生活太有意思了,如果能这样,风餐露宿都甘之若怡。

不过这想法不能和老公女儿说,一说,两人对我就嗤之以鼻:太弱智了,觉得你太异想天开。

我觉得人生就是一种经历和体验,如果喜欢,未尝不可一试。这个世上,有太多比挣钱、升官、置房产更有趣的事。如果什么都以利益最大化衡量,人生不是太贫乏了。

我拿出一个鲜红的中国结,不知道算不算忽悠,告诉她这个小礼物能给她带来好运。

她高兴坏了,第一时间挂在床头,此后几天,一直在床头晃呀晃。

她对我说,你可以在附近随便转转,然后晚上回来吃饭,她给我做帕斯塔。

真是人品大爆发啊,有没有,到布市的第一天,就遇到对自己这么好的人。

人家说,你的心是什么样子,你的世界就是什么样子。太对了,比苏格拉底,比我们孔子的话都有哲理。

晚饭时分,我回去了,先去厨房,有六个灶眼的天然气灶,巨无霸冰箱。四五张桌子。

她忙前忙后,做得非常用心。

桌子上,摆满了大盘小碟,几个精致的调料瓶,好象我们即将享用丰盛的大餐。

这就是她们的文化吧,说是帕斯塔,其实就类似于我们,用肉酱,胡萝卜,洋葱和煮过的面做的一种烩面。

进餐时,我赞不绝口,太好吃了,真美味!

也是尊重她们的文化,起码的礼貌吧。

第二天一早,天还黑着,她就上班去了,原来她是本地医院的一名护士。

我只注意到她的床单那么整齐,一个皱折都没有。

晚上刚进门,她又急匆匆要出去,很有点兴奋迫不及待的神情。

我好奇:你去哪里玩?

她指指隔壁:去看橄榄球比赛。

带我去好吗?她一扭头,go!

我就跟着她进了旁边的小酒巴。里边光线有点暗,桌子旁是那种高脚凳墙上有大幅海报。除了一对夫妻,都是年轻人,边喝酒边看大屏幕上的球赛。

她点了一份餐,和一杯饮料,也帮我叫了杯同样的饮料。

真好喝,可惜我没记住名字,以后再也没喝到这么好喝的饮料。

她旁若无人,表情随着比赛瞬息万变,她也握拳,挥手,屏息。很投入,也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我对球赛没有兴趣,只是好奇地打量酒巴,打量她。

几天后,我要回西澳,分别前,我们一起在露台聊天,周围楼房很高,只有一角天空的星星在我们头顶眨啊眨。

原来,她是斐济人,一名合同制护士,工作是流动性的,就是一个地方工作三年。她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和她妈妈,老公,一起居住在一个小镇。

房贷压力太大,无奈他们只能选择这种两地分居的生活。

她在青旅已经住了半年,刚刚租好房子,过几天,老公就带妈妈和女儿来布里斯班,她们一家就要团聚了,她一脸兴奋和向往。

孩子才一岁半,哪个妈妈不想啊?

奇怪那天我的英语听得懂也说得出了。

然后,她打开行李箱,特意选了斐济特色的衣服送给我。

可惜存有她电话号的手机丢掉了,也许今生再也无缘相见。但是她的笑容,她烹调食物的味道,天空一角的星星,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历久弥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