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烤蛋糕给我吃的老师

烤蛋糕给我吃的老师

来源: 作者:小肥姥姥 时间:2017-09-06 14:50:45 点击:

新移民的510小时英语课,我断断续续上过几个月,比起学的那点英语,我更怀念课堂上发生的一些有趣的故事——个性鲜明的老师以及同学。

我学生时就是个旷课大王,你让我坐在课座上几小时,真的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现在也是,三小时的课,不到半小时我就频频看表,怎么还不下课。

这么多年了,我不得已重返课堂,也经过好几个老师。这个老师只带了我两节课,但让我着迷,觉得上她的课是一种享受。我都想问她,你带哪个班呀?能不能把我转过去?

但坏处是,上了她的课之后,我再也不想上别的课了,直接导致我退学。

她六十岁了,短发,爱穿红色的T恤,小腿肌肉紧绷绷的,你能感觉到她浑身都是音乐的细胞和运动旋律。

然后你整个人都很轻松,放得开。

我记得很清楚,一开始,她让我们每一个人站在黑板前,听写了四个单词,猫,狗,老虎,鸡。然后让我们把最不同的一个选出来,意思就是找同类项呗,我这样理解。

我选了老虎,又站在最左边,然后她第一个问我,为什么?

我想表达,家禽和野生动物,但这两个单词对我来说太难了,一时愣在那儿,张口结舌说不出来。但我看其他同学,就是会一个单词也敢往出蹦,大家也懂他的意思,原来这样啊。

到第二道题时,我把手举得高高的,就怕别人抢了先,用肢体语言和有限的单词,很好地表达了自己,老师惊喜连连,一直good good,还亲昵地拍拍我的肩膀。其实每个人心底都是有表现欲的,她很好地剌激了这点,让我很有感慨。

人们总是疑问,为什么西方的孩子,不管长得丑俊,家境贫富,一个个脸上总是那么阳光自信,大方开朗呢?外孙小肥上这里的一年级,他们班有个脑子有点毛病的小孩子,每次做题写话,十道只能对一道,但老师对其它九道视而不见,就让他去黑板前,把对的一道演示给大家,他收获了那么多的微笑和掌声,慢慢地他可以做对二道三道。

而想起女儿的一年级,第一学期临考前,我是被当作差生家长留下来的,就因为她从不发言回答问题,但其实她考试考了第一名。她不发言,就是她觉得怕错了,同学嘲笑。这种沉默就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我们生活在一种特别挑剔,苛刻压抑的环境中,它无处不在。多少孩子深受其害,直接影响了她的一生。

这里不仅孩子,就是大人都显得那么“二”,但“二”得那么可爱。

所以我这一发言不要紧,老师同学竟然都觉得我英语挺棒的,我也发现自己会的单词蛮多,忽然对学英语有了前所未有的信心。

然后老师教到一个单词——借。我皱皱眉头,这个词很陌生,以前没学过,记起来有点费劲。

老师从讲台走下来,坐到我身边,一本正经地问我:能借我十块钱吗?

我更迷惑了,怎么好端端的老师跟我借钱呢?

我旁边是位来自泰国的同学,听说能力都挺好。她听懂了,站起来从书包里拿出十块递给老师。老师认真地装到口袋里,这更把我弄糊涂了。

停了几秒钟,老师才笑眯眯地把钱还给同学,又冲我眨眨眼。

我这笨脑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然后这个单词,就随着这个逼真的场景,深深刻在我脑子里。

我一般不爱聊天,用英语就更少了。但因为喜欢她,我就没话找话,根据自己会的单词,编一句话。

我问老师,你喜欢做饭吗?她摇头。但她说,我喜欢烘烤,下节课我可以带一点自己烤的蛋糕给你们尝尝,你们喜欢什么口味的呢?

噢,一片惊呼声,“巧克力的,巧克力的。”“天,我喜欢水果的。”

下节课,我一进教室,同学们都热情地招呼,快来尝蛋糕。

我尝了一口,味道真的不一般,像她带我的课!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