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柔柔马来风 浓浓中国味

柔柔马来风 浓浓中国味

来源: 作者:张奥列 时间:2017-10-11 10:44:17 点击:

飞机甫抵槟城,夜幕下忽然洒落了几点雨滴,我忍不住也眼眶一热。是呵,看到了一些包头遮肩的女子,还吃到了醇浓温热的肉骨茶,我真真实实地感觉踏在了充满马来风情的大地上。

说起来,我也算是半个“马来人”。母亲就出生在马来西亚的霹雳州怡保,年轻时因涉马来亚共产党活动,被英国殖民政府拘捕并驱逐出境,永远不准返回。母亲极少谈及过去的经历,但总是唠叨着马来西亚的家人,所以,我也一直很想看看她思念的家乡。当收到槟城州华人大会堂及著名作家多拉的邀请函时,简直喜出望外,并兴冲冲地参加了这次“世界华文作家暨媒体聚焦槟城”的文学采风活动,感受一下母亲的家乡,也许能捕抓一点母亲的情怀。

槟城的清晨静得出奇,我们坐在半个世纪前的脚踏三轮车上,穿梭于老城乔治市的大街小巷,倒有点穿越的感觉。

窄窄的街道,小小的摊档,连绵的骑楼,精致的门窗,连那欧式雕饰的梁柱,木制的百叶窗,都似曾相识,仿如昔日广州的西关风情,也有点南粤乡镇的味道。我不知是南粤影响了南洋,还是南洋影响了南粤,两地的骑楼建筑风格、市井风情何其相似。也许是华侨频密往来于两地,互相渗透、彼此融和吧!

不过,槟城的房屋多是两层高的排屋,粉刷得有红有绿有黄有蓝,比起中国城镇的房舍,倒是鲜艳了许多。而且,许多屋的外墙绘有怀旧的壁画,人文情怀,栩栩如生,引得我们这些作家摄影家们流连忘返,争相拍照。

留意一下店铺的招牌很有意思,第一行是马来文,中间是中文,下面是英文。如果在印度街,中文就变成了印度文。这也体现了马来人、中国人、印度人、英国人混居的国度多元文化之状态。

这种多元,渗透在方方面面。我们这边才看到香火缭绕的道观佛堂,一转身,就是顶着洋葱头的清真寺;街头是门口堆满鞋子的印度庙,街尾则有十字架冲天的教堂。这些不同宗教的庙宇,在槟城比比皆是,交织一起。如果没有多元观念,种族宽容,那是难以想象的。

这种融和态势,即使在槟城的300多座华人庙宇中也充分体现。本来,宗教就有排他性,唯我独尊,但在具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广福宫里,我就看到供奉着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妈祖娘娘,还有关公。佛道儒同台,是一种很特别的景观。广福宫的香烛也很特别,不是通常的黄色而是玫瑰红,且粗如手腕。当年闽粤各帮各派就是在这巨型香烛前立下契约,整合华社的。

海外华人来自祖国的不同地域、不同宗亲,不同派系,但在中华文化传统下,却能聚合融和。槟城华人以福建人为主,也有不少广东人。一路上跟我们介绍街景的三轮车夫,看上去肤色黝黑,五官粗犷,很像马来人,但一开口就是普通话,还能说广东话、闽南话、客家话、马来话及英语。一问,他是广东惠州人,已是四代侨居此地了。这也是一种多族裔环境中适者生存的本能吧!

我看着老城区的街道,还真干净,简直是一尘不染。我好奇问:“为什么槟城的街道这么干净,不像摆过摊档做过生意嘛?”

车夫说:“当然啦,晚上街市收摊后就冲洗一遍,早上还打扫一次。槟城是世界文化遗产城市嘛,当然要保护好的!”看车夫脸上,还有种自豪感哩。

马来西亚北部海边的槟城,开埠二百多年,虽然是世界文化遗产城市,但我却孤陋寡闻。不过,作为广州人,我对于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耳熟能详,但也竟然不知道,广州起义就是孙中山在槟城策划的,而且,烈士中就有四个槟城人。

槟城五次留下了孙中山的革命足迹。当年孙中山创办的槟城阅书报社,如今还巍峨矗立。这座曾肩负使命的殖民风格古建筑前,有座甚为特别的雕像。世界各地的孙中山雕塑大概都是孤身立像的吧,唯独这里是一个三人群像。孙中山的左右是当年的追随者、阅书报社首任正副社长吴世荣与黄金庆。正是他俩的热情资助及槟城华侨的热血支持,为孙中山曾赞誉的“华侨为革命之母”留下了最好的印证。

阅书报社如今已辟为孙中山纪念馆。除了展示槟城华侨追随孙中山推翻满清帝制建立民国的史迹,还有两个特别展馆,一是展示了马共领导的华人抗日军和国民党与英军组建的136部队赴汤蹈火的历史风云;二是展示了南洋华侨机工远涉重洋,回祖国支援抗战,在滇缅公路驾车运兵出生入死的经历——他们中1028人在这条“死亡运输线上”为国捐躯,1126人返回南洋,1072人则滞留云南。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