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在时差中漫步”新书说

“在时差中漫步”新书说

来源: 作者:胡仄佳 时间:2017-10-11 10:45:41 点击:

当时差成为常态,晕头转向也就成为常态。眼睛睁着,说着说着睡意就来,在车上睡在飞机上睡,又随时醒来。不睡午觉的习惯从某天起被乱迷糊替代,听到看到的新闻颠三倒四,与行程中我的状态暗暗相符。

我说的是那位逃进他国领地,又奇怪踏回金箍棒划出的圈外来的人事,最终结局也许要几十年后才知;说的是那个开枪杀害七十八名少年青年的挪威狂人,那张脸是张清醒白醒的脸,他的内心黑暗世界却让人难以深入解读;说的是法国大选,两个竞选者的海报还在巴黎墙上残存着,政坛领袖已换人的动荡局面。

如今整个世界在疯狂旋转,颠三倒四的时差空间把人心搅得更加烦乱时,世界沉静喧嚣,力度强悍的呈现出不可模仿也无法无天的面貌。

时间在某些时候几乎是静止的,流转的分秒被切割凝固在桌面、墙上和海平面上,当我的相机按下快门的瞬间。以至于我知道每天的夕阳朝阳不同,却描绘不出它们之间的精彩细节区别。相机记忆反倒远远超出我大脑,每天喀嚓喀嚓的记录,也悄悄嘲笑我。

时间过得很快,我从一个在户口本限制下在一地呆着很难挪动,旅行记忆有限之人,像一枚种子乘风飘起,以澳洲新西兰为中轴而东走西看。

骨子里还是中国人的我,已经在澳洲新西兰土地上生活好多年了,如果容许的话,成为拥有三个国籍的公民也寻常。

那次从澳洲飞到新西兰的第二天就刮起风来,漫天飘舞的美洲芦苇花絮美得惊人,雪花般轻柔随风去草地牧场森林,我关紧所有窗户还打了好久的喷嚏。

很多外来的植物好看且生命力强,没人晓得它们是怎样无声地把土生植物挤死驱逐,占领了这陌生海岸河边的寸寸土地的。飞舞在空中的轻薄花絮种子有那么蛮荒跋扈的力量真让我惊讶。就像他人看那美洲芦苇,他人基本不会把这种东西视为可恶的植物,他人只会看到它们美妙的芦花景致,甚至还期望它们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芦花摇荡生出画一般的好看美景来。只有关注自然环境的人才会意识到它们生命力之强悍,本土植物被它们貌似温柔地排击,抢夺走土地阳光水分,堂皇成为景观主角。学过进化论的人也不一定会检讨,该不该清除这些人带来的美妙好看入侵者?

这次来是为了远行,行前我们要先劳动一番。

从邻居家借来顺手的工具工作一整天,把花园草坪边上、林中和我们眼所能见到的美洲芦苇从根部尽可能地深切断,只有这样,才能把这种貌似无害的植物勉强屠杀死。劳动很成功的,在日落前我们改变了四周面貌,那些高大成簇的美洲芦苇消失后,亮出美妙的海湾大洋景观来。浑身大汗肮脏的我们坐在草坪上痴笑,笑说看来我们最终能战胜它们。

其实天晓得结果如何,上次回来这里时也跟它们大战过一回。初次跟美洲芦苇打交道,不知叶子上极细的锯齿不动声色地把我裸露的手臂皮肤暗划出道道伤迹,当时不疼不知觉,劳作后傍晚下海湾游泳才双臂火烧火燎肿痛难忍,差不多用了半月时间才抚平伤痕不说,被贴地斩根的美洲芦苇丛一两个月后再度生出新芽新枝来,虽然看上去如茅草脆弱。假如不在它们断根处撒涂上很厉害的除草化学药物,我们简单的除根,未必能抵御得过野生植物本身的顽强?

完成“屠杀”外来美洲芦苇后,自然景观眨眼就恢复平静,回到原来的那新西兰丛林特有的宁静趣味中去。

海湾那头的朋友夫妻来做客时照例带上两头煮好的大龙虾来,还没等我拿出相机拍照,他手起刀落龙虾已被分尸三段,拆肉拆出好一大盘。西方人吃大龙虾全无中国人对付龙虾的细腻讲究,再好的龙虾也是放进开水里煮五到十分钟,切割出结结实实的虾肉就图那原滋原味的开心。

斩开的大龙虾壳外面满身利刺,里面褶皱还藏有零碎美味虾肉,我不敢用手去掰开龙虾壳,要用毛巾护手才行。朋友满不在乎伸手拿过,一发力,虾壳破成好几块了。这只龙虾真大,很想知道如何辨认它在海底生活多少岁月了?满桌专心积极啃噬美味的人都不答话。


(未完待续)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