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Jason的农场(中)

Jason的农场(中)

来源: 作者:崖青 时间:2017-11-09 13:51:45 点击:

提醒他本周选举,他竟愕然,完全“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确实是沉湎于农牧之乐了。

那天刚刚投票回家,Jason的电话就来了:你们几时上路?哎呀,你记错了,我们约定下周到农场的。他说,我一定是太期望你们来了。

动身那天,我做了四个菜:油爆虾、卤素鸡、糟鸡翅、拌黄瓜。因为知道压寨夫人正好下山去了。然后是被褥枕头、盥洗用具、饮料点心,他的IPHONE、我的IPAD,他的摄像机、我的照相机,他的笔记本,我的电子书——就差帐篷了,好象要去的是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

春天出游,扑面而来的是丰茂的平原坡地,时有深色的小片树林,路边缀着星星点点的野花。天高而云淡,视野无比开阔通透,心情随之轻松舒展。

Jason的农场地处悉尼到堪培拉的2/3处,从我们开过去大概两小时。因为是周末,出门又早,路况非常好。当Jason 发短信来问时,我们已经开了一半路。他告诉我们,下高速公路时要发短信给他,以便出来开门。结果我们到门口,却见一个农夫模样的人(穿黑衣,戴顶牛仔帽)说,Jason 忘记拿钥匙。Jason出现时,我问他,大门怎么像白金汉宫?他说像《蝴蝶梦》里的庄园。总之相比他拙朴的农场,这门有点富丽。

进屋落座,Jason说中午三菜一汤怎么样?要不,你们先帮我去赶羊?我问,你这里还实行不劳动不得食啊?幸好我们有两荤两素的“秘密武器”。那就先吃饭,下午去赶羊吧。

得了食,还是要劳动的。原来草场的草被均衡生长,用栅栏分割成五个草场,并按一个半月周期轮牧,保证羊群一直能吃到鲜嫩的青草。现在一个地方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需要换地方了。

Jason 招呼我们上了他的四轮驱动车,那农夫模样的是他从国内来的朋友,称为C 。C驾一辆四轮驱动的摩托车。Jason 说我们先要将四只掉队的羊,赶到跟上大部队, 然后才能换地方。四只羊温和驯服地啃着地上的草,两辆车轰轰地包抄过去,它们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紧紧地互相依靠着。我们把他们赶到必经的路上,Jason叫我先生H,走过去将目的地的栅栏门打开。

我还是在Jason的车上,看着羊群慢慢地迁徙。澳洲的绵羊又大又壮,羊毛细软厚实,毛感舒适。澳毛堪称世界上毛织品的上等原料。Jason的羊是最好的品种马里诺,非常漂亮,有全白的和带黑色花斑的。羊群中多是一只大羊带着两只小羊为一单位。光大羊Jason就拥有500只。Jason说这些小羊有的刚刚出生。我果然看到一伙大羊和小羊肚子下都拖着脐带,上面有干涸的血迹,那两只小羊踉跄着前行。记得以前农民家的羊要生产了,主人会给它盖上棉衣,产后用米汤喂它。在Jason这儿怎么这些待遇都取消了?

Jason,是否需要对你加强一些人(羊)道主义教育?

Jason不置可否地看看我,牧场大生产跟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完全是两回事啊。

小羊有时会迷路,找不到自己的妈妈,所以我看到有一只大羊带四只小羊的,也有大羊单只的,有的“哞哞”地叫唤着自己的孩子,也有粗心地只顾自己边走边啃草的,看来羊妈妈也有善良与否和聪明与否的区别。最不忍心的是看到一只有黑斑的大羊带着两只自己的小羊,另外一只与自己妈妈走失的白色小羊也想跟着它,但被它一次又一次凶巴巴地赶走。我认出了它妈妈是一只后半身涂过红药水的,决定帮它找回妈妈。别看它走时蹒蹒跚跚,我要抱它时却变得异常灵活,跑得也快,追得老太太我气喘嘘嘘,好不容易才抱住它。真的到了我的怀里,它却又是无比温顺,一动也不动。Jason说,它准是把你当妈了。

被汽车驱赶的羊群,有时可能受惊,会抬起头看着我们,“哞哞”的声音中带着恳求,好象还有一份哀怨 ,它们会反其道而行之。反而是手里拿根树枝的H,在那里不紧不慢地“嘘嘘”着,他周围的羊非常听话,温文尔雅地亦步亦趋。

最后羊群集中在一起进新的草场的一刻,有点万马奔腾的气势,我们也舒了口气。H笑着说,他现在是有经验的牧羊人了,Jason应该开一张证明给他的。到澳洲的初期,找工作时最需要各种证明了。

事后,我和H  还是要质问Jason,为什么要赶那些刚出生的小羊,他们走不动,不要累死吗?Jason说,本来管理得好,是应该控制母羊受孕的季节的,这样基本上同时受孕,同时生产,等小羊长到合适的时候,正好是该换牧的时候。但是之前的管理人员太不负责,把一切都弄乱了。而如果不及时换牧,地上的草被啃光,羊吃不饱,草地也破环了。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