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母亲

母亲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8-05-30 14:46:59 点击:

瘦弱的母亲坐在我的身边,往日里染得乌黑的头发此时已褪成白发,她低着头咳嗽,身音低沉而沙哑,咳嗽几声之后,回过头有气无力的交待我,不需要为我操心,妈妈就是体质差点,我背着母亲,眼泪好像断线的珠子,争先恐后的滚落下来,我知道,母亲身体没大病,她只是悲伤,悲伤这个世界上把她当小孩的人走了。他这一走,她也便就老了。

大半年前,母亲告诉我,不知何因,我的心好痛,好悲伤,总想哭,于是便卧床不起。母亲这一场毫无前兆的悲伤让我措手不及,感觉母亲是不是悲情剧看多了,人也变的无事悲风秋画扇起来?母亲卧床第三天,我们便接到大舅父去世的消息,那一刻,我才发现,骨肉连心,血浓于水,一切的情义都比不上血缘,母亲是提前预感到会有事情发生,这一场生离死别的灾难,母亲大半年过去了,硬是缓不过来。

之后,我便开始懂的母亲的悲痛,母亲是一只全然与娘家断线的风筝,再怎么飞,也回不到过去那娘家的一切,以前,母亲要去哪里,便会打个电话给大舅父,哥,淳儿带我去成都,哥,我们在新加坡旅游,哥,我来上海了,哥,细妹妹要结婚了。电话线的两端,虽然都是白发苍苍,可无论隔着怎样的千山万水,他们的情是连在一起的,做为丈夫儿女,我们末必能懂,他们一起成长的岁月,我们没来的及参与,这些平时里两兄妹之间的互动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于他人无关。

大舅父走后,母亲一直在病中,我想,人生最大的失落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把她当小女孩继续娇宠着,没有人会问她,你的丈夫对你可好,你的儿女是否孝顺。有时,突然拿起电话拔打熟悉的号码,可那号码已经永远沉寂,于是,那个可以分享开心和痛苦的人是真的永别了。以后,母亲认为的快乐与否便与娘家失之交臂。已经没有人会在乎你夫家的一切。天涯海角,离人去了哪边?有些人和事永远回不去了。

为什么涚人世间苦,苦在人总是不断的经受着生离死别,小孩在长大,我们在步入中年,父母正在年迈,然后最后都在慢慢死去。这样的历程,人世间谁可以逃脱?

所以,我们必须珍惜当下,及时尽孝,珍惜父母都在的岁月,珍惜这世间的所有情谊和时光,一切莫吵莫争,那一地鸡毛的琐事,得也罢失也罢,我们还是必须积极向前,来一趟这世上,谁都不容易,我们都要活好,世间除了生死无大事,如果在自己美好的时光里痛苦着,那不是他人的原因,是自己的狭隘。学会打开自己的心量,让自己理解和宽容一切,不要将自己的价值观等同于任何人,任何人都不需要象你,任何人都不可能按你想要的方法处事,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人生苦短,且行且珍惜!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