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酒批“国骂”

酒批“国骂”

来源: 作者:老酒葫芦 时间:2018-07-04 17:29:41 点击:

现在我们口口声声说起自家的“国粹”,那个自我得意之状,好象你有个孔子多了不得似的,那本《易经》还真也成了传世之瑰宝,一部《红楼梦》可以吃几百年的老本。可叹的是我们有这么灿烂的文明还是被洋枪洋炮打个落花流水,人家没你的这些破玩意照样完成工业革命,法国人照样攻打巴士底监狱,华盛顿的独立宣言之精神照样照耀全球未来之路。

即便我们的那些“国粹”还能让我们自鸣得意一阵,即便我们躺在长城的胸脯上还能高歌“万里长城万里长”,即便我们相信我们的珠峰永远高处不胜寒,又当若何。

我们在宣扬我的“国粹”之时,很多人忘了,其实我们真正的“国粹”不是孔子或《易经》,也不是《红楼梦》,我们真正的“国粹”是我们的“国骂”,我们什么样的民族精神都会丢失,我们可以寡廉鲜耻到随地吐痰,我们可以斯文扫地到有奶就是娘,但我们的“国骂”,我们念念不忘的“国骂”历久弥新。

记得鲁迅有篇小说叫《肥皂》,说的是几个士大夫,他们一边满嘴的仁义道德感叹世风日下,一边说一个邻家小女孩皮肤不白,要放进水里用肥皂洗洗就白了,各自说要怎样洗,洗哪里才能更白,入木三分的刻划出满清遗老之丑态。心里想的不敢说,拐弯抹角的满足一下嘴瘾,还要冠冕堂皇的以正人君子自居,这就是中国男人。

鲁迅先生的想象力还不够丰富,词汇还不够抢眼,这种男人用时下流行的话叫**。鲁迅还说到某些人(当然指男人)看到胳膊想到哪里,看到大腿想到哪里,所以我们的国父孙文说四书五经涂毒生灵,儒家思想灭绝人性。如果当年鲁迅先生对我们国人的批判属实,如果社会翻过了近一百年的岁月,我们的国人还这样不明事理,我只能说鲁迅爷爷太失败了,怎么还教育不好您老的后代,还是您老的子孙真不长记性。于是乎酒爷爷只有一声长叹:悲哉,我的大国民。

老酒喜欢把社会百态比作女人,用性去解析世间万物,这是一种风格。独立笔会有个成都会员叫王怡,此君喜欢用性解释流行政治,这也是一种风格。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有不同意见可以探讨而不是骂街,这是一个舞文弄墨之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养,如果这也要教,酒爷爷再一声长叹:悲哉,我的大国民。

什么是“奇文共欣赏,异议相与析”,这都不懂也敢招摇过市丢人现眼。对别人的文章乃至观点包括写作风格,你有不同意见可以说出来,就事论事,就 文论文的,即便来一场笔战也在所不惜,至少可缤纷一下大众的视网膜。为了自己的眼球不爽就骂娘,极尽人身攻击之能事,这种情况只有我们国人才有。

上来就骂娘,语言之粗俗行为之猥琐心态之畸形,什么破德性。想仿效先锋诗人,阁下飘得起来吗?我们先锋诗人的诗骂只在在他们作品里,那是亚文化,你会玩吗,比如老酒葫芦,比如大海扬波和漠烟的痞劲和流性。

我真不知鲁迅爷爷活到今天见此场景,作何感?

到了21世纪的今天,我们的“国骂”依旧经久不衰,我们在网上看不顺眼就骂娘,我们在所谓说文解字的游戏中高声诵读刺耳的“骂经”。这岂止是文人相轻,分明这是一种尚未进化的劣质人格之恶性蔓延。于是乎,酒爷爷又是一声长叹:

悲乎,我的大大国民!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