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冯唐和他的万物生长

冯唐和他的万物生长

来源: 作者:老酒葫芦 时间:2018-07-04 17:30:41 点击:

有人说老酒的文字像冯唐,也有人认为冯唐的文字像老酒,其实我们是相互像。

当一位女性读者问及冯唐为什么写黄书,冯先生答:因为自《肉蒲团》后,几百年来没人用中文写过黄书。

如果哪位美女问老酒葫芦为何总在文字中涉黄,我会回答,因为一个冯唐太过孤单,凑个双数。

好像冯唐说过如果中国人只能从数百年前的《金瓶梅》万里之遥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寻找生命原址,他内疚。我说,当代国人如果只能在冯唐的字里行间燃烧G点,对本酒葫芦来说就是枉为一生。

窃以为冯唐的《万物生长》小说至少老酒葫芦可以不看,因为本人的香艳文字足够风流,但作为电影的《万物生长》必须看。

据电影的商业策划披露这是一部重口味青春片,看完电影我才知道原来冯唐的口味不是重和轻的问题,或者说泪水迷幻的中年女导演已不是当初那个一部《苹果》就能全面消费激情荷尔蒙的狼年李玉了。或许冯唐和他的团队只是在《麦田守望者》身上喷洒了一点狐骚味,或许们只是在《挪威的森林》中点了几处暗火。至少这一把荷尔蒙比起当年卫慧的《上海宝贝》君子多了淑女过了,当“上海宝贝”边用英文和洋人马克在越洋电话中踩过混乱的节奏宣泄着绝望的阴荷,几乎同时身边男友对她周身抚摸直至圣园深处暗香引爆,她全然分不清自己颓废到极致的世纪呻吟究竟是被电话那头洋马克的言语撩拨所致还是身边男友纵深抚摸的直接化应,两个男人都以为是自己把这女人送上了云端。

我相信若不是女性作家的亲身体验,一定设计不出如此绝版销魂的绝色场景,至少电影《万物生长》的团队不敢想象。

不知女导演因为审查而稀释了冯式糖味还是导演为迎合这个年代的人们胃觉重辣视觉清淡的审美企图,总之这部电影离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很远。

“抽烟的女人不是在招惹男人就是在缅怀她的旧情人”,可惜这样的台词不小心被我们的女导演弄丢了。

“我要用我的风情万种让他在没有我日子里日夜不宁”,这样的女人可以找老酒试床求欢。

当冯唐说,柴老师(柴静)看他的小说会脸红的,当柴静说柴老师也是见过世面的,老酒狡猾地笑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