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逝去的时光躲在何处

逝去的时光躲在何处

来源: 作者:周凯纯 时间:2018-10-05 12:14:31 点击:

2013年8月,墨尔本的冬天。地点:圣保罗大教堂。我的好友对着耶稣圣殿虔诚的双手合十,尽管她并不是基督教信徒,但在如此神圣的大教堂,人们对未知的神力是无比敬畏的。

不要为明天忧虑,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   你必忘记你的苦楚 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 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 虽有黑暗仍像早晨,你有指望就必稳固。牧师慢慢的吟诵着传经布道。

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一个教堂和我会有什么渊源,我们沒办法掘其溯本,告知下一个邂逅这个教堂的期限。我们参观完教堂便离别它,好像离别岁月中跋涉过的任何风景,云淡风轻的摔在脑后,心中沒有升起任何涟漪。

此后的日子,我们回中国,我继续在职场上夜夜笙歌自斟自醉,杯杯饮尽意阑珊.有时,我们也在春日里的追完蝶舞看落花,看完朝霞戏薄雾,假期到了,我们乘船越海,飞过万重山。让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那一场盛世流年我们没有守着寂寞伤得面目全非。我们哼着小曲游尽千山万水。

岁月翻完一页又一页,终于翻到了2017的某一天,我站在圣保罗大教堂,站在很多年前站的同一个地点,同样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握着一本教会书,我向耶稣看过去,恍惚的瞬间,我脑海里浮现出一模一样的记忆,它排山倒海的向我扑来,一切恍如昨日,可它偏偏又不是昨日。光阴去了哪里?而未来,它又要发生什么?

无论人世间发生什么,圣保罗大教堂和其他岁月山河一样,尽管俗世里一代一代的更替,而它还是威严的耸立在风雨中,无视人世里的人来人往,不为物喜不为己悲,它好像在告诉人们,俗世万物皆为迷,此一刻,你迷了,但我一直还在。那一刻,你走了,我也还在。你抓不住光阴,而我与光明同在。这就是人世的实相。

是的,没有岁月可回头,而不可回头的,又岂只是岁月?

忘了是哪一个人说过,忘记一个人,一段感情,走出一段伤心的往事,或许真的只是需要一个转身的时间。转身之后,一切便不再重来,摆在面前的,是新的路,路过的,是新的人,不必紧握着一段往事,不必痴守着一份感情,就像终于可以不再面对着同一个人。路不同了,于是风景也不同了,就连偶尔掠过的风,也终于有了不同的味道。

我们本不必一直固执的。

转身之后,其实所有的开始与结局早已明了,我们总是希望可以峰回路转,在柳暗花明的时候,还可以再看见一个村庄,而事实是,每一个山峰都有自己的尽头,而即使真的可以在柳暗之后花明,那个在眼前闪现的,也早已不是梦想中的村庄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可重复的,就像我们始终无法在回头走路的时候,让所有的脚印重叠。风刮过了,雨下过了,而我们一起经历过的那场风雨,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2018年,7月,我又站在圣保罗大教堂内,一切的影像犹如昨日,无论我是隔多少年再来,好像时光对它毫无意义。而在人世中的我们,又是何等的沧海桑田,颠沛流离后的宿命都是一杯黄土淹风流,我们只定格在百年历史里。一百年后,我在黄土里荒芜,而它依然威严耸立。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