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春入蓝山EVERGLADES 花园

春入蓝山EVERGLADES 花园

来源: 作者:古一梅 时间:2018-10-11 11:53:06 点击:

蓝山是澳洲悉尼西部一处旅游名胜,她以终年氤氲着一笼悠淡的宝蓝而令游人络绎不绝。九月末的悉尼市区,春意尚酝酿在枝头的蕾苞和嫩叶中,而在蓝山的深处倒已春意撩人,花团绵簇。在蓝山的 LEURA 区,有一座历史超过70年的美丽花园 EVERGLADES GARDEN 是春游的好去处。

1930年代,一位殷富的比利时商人 Henri Van de Velde先生, 身处在异国澳洲,十分怀念故土欧洲,他邀请了著名的建筑师Paul Sorensen 取址LEURA盖起了这座被誉为澳洲“最受欢迎和最富意义花园”,为商贾名流度周末开辟了一处”又一村”。1978, 该花园被纳入澳洲文化遗产管理委员会(Australian Heritage Commission) 。

甫入花园,就到了Upper Drive,游人的视线立即被一道道的鲜花风景吸引了,目光流连迷失。两列娇紫的郁金香最先夺目,她们纤然挺直的茎如美女的小腿,每枝都嵌着颗待发的春心,由片片凝香聚脂的瓣儿拱着。小女天真,以为是路边的野花,想掐一枝,忙向她解释不已。她接纳了然后很快被一座喷泉浮雕—酒神喷泉吸引住了,那是这座花园的一座地标,由丹麦雕塑家Otto Lundbye Steen设计。在橡树和红杉的绿枝的掩影下,那造型可憨的、口涎不停的酒神显出酒色的浓金, 那是岁月酝酿出的气质和格调。小女儿持相机为我们拍了照片,虽失焦点,可谁能说她不是在建构她的格调呢?

转入The Watercourse,心情由兴奋的激湍转为悠然的涓涓细流。那儿有一片大草坡,零落有致地安设了数套由粗犷的原木造成的桌櫈,它们好像在向我们挥手示意 “停停”。我们安顿在其中一套上,并摆出食物,适意地吃喝着。抬头可见参天的银色的桦树,浮云在树消间轻挪,视线久久不愿离去,可否如此慵懒地看云天一万年?可我的目光还是被女儿吸引住了,她在草坪上跑了几圈,又在其它的木櫈上试做平衡木,我想起朱自清的<<春>>。先生被一棵树上的一只鸟儿给吸引住了,牠白身灰冠,怡然地站在枝头张望,牠也在看云天和树梢吗?先生让女儿在树下放了些菓仁,想牠会飞来寻食,没想到牠看都没看。牠是一只清高的鸟还是一只笨鸟?也许一线之差。

Watercourse 的主题是草坪东面的一条迷你小溪,远眺前去,草坪起伏,树木错落,颇有层迭意趣。两岸种满了各式娇小的植物,有酒红的日本枫树、花朵如星星状的红白小杜鹃、红粉绯绯的蔷薇。最让我惊鸿的是数丛白里滚金粉的兰花,妙曼地拱腰情倾溪水,我不得不按下了数次快门,他们是不是希腊神话中那种因自恋而死的美男子的再生花?沿溪而下,水汇成塘,水面浮了褪色的枫叶, 他们老死吗? 牠们也曾红彤枝头, 如今随水五角流转,仿佛是对上季风华岁月的一次次的留恋。那是小小的人生呀,当我们还来不及为逝去青春说声再见,便在满街年轻的脸中失落了。

我觉得Watercourse虽在澳洲又不像澳洲,因为她流露了一种东方文化特有的婉约纤腻之美 ,与澳洲本土特具的原始拙朴的气度颇不同。而贯穿这个花园风格应该是欧洲式,到Garden Courtyard花园里喝杯地道的英式下午茶吧。

Garden Courtyard有两层的绿草坪,放了铜绞丝的桌椅,维多利亚式的。两旁植的数排粉红的樱桃和非洲爱情树都盛放着,但并不扎眼。那些小小的花朵让人那么心生怜惜,她们缀满了树枝,树枝柔静地随风悠悠地摆,有些花瓣就在你的耳边 ”咝咝”有声地飘落, 到你的发、到你的肩, 最后回归青草地。举目繁花枝梢,低头落英青菁,皆是风景。有没有一种心情照相机,能为这刻的心情留影? 好心情在纷扰日子中最难得。闭上眼一会,深呼吸,让甜香的空气为这心情熏芬。

来得太早,茶馆尚未开门。早春的英式庭园,万事俱备,少了一壸下午茶,成了我、特别是先生心中首桩春天的憾事。回想起三年前,那次在这个庭园轻品下午茶,好像让我们与贵族沾了点边。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