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锅里有汤,天上有光

锅里有汤,天上有光

来源: 作者:郑自香 时间:2018-10-31 15:15:10 点击:

开学以来快一个月了,为了省事儿,吃了一个月的“兔粮”,一个月吃的肉加起来还不到1公斤。这些天嘴馋的很,特别想喝鸡汤,今天下课已经是晚上6点了,市中心的树上挂着的彩色霓虹灯把寒冷的冬夜装点出了节日的气氛。夜幕来临,堪培拉更加安静,在这个几乎没有“夜生活”的小城里,到了晚上,除了市中心还有些许人潮,路上很少看到行人,更多的是呼啸而过的会移动的“铁盒子”。

我背着书包,听着手机里我喜欢的主播录的有声书,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市中心走去,准备买一只鸡回家煲汤。一想到很快就可以喝到最爱的鸡汤,连空空如也的肚子也唱起了轻快的歌。

本以为只能买到被饲料和激素催促长大的肥腻的肉鸡,虽然味道肯定不如家里的土鸡汤鲜美,但好歹也是鸡汤。期待值越小,惊喜感就越大,我才发现原来超市有零饲料零激素全素菜喂养的鸡,瞬间觉得幸福感爆棚!眼前仿佛已经飘起了挂着音符的香香的鸡汤。

心情,因为耳机里的优美声线和动人故事,因为眼前购物车里的打折蔬菜,因为依稀可以嗅到的鸡汤香味,而变得无比满足。

我背着书包,听着手机里我喜欢的主播录的有声书,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市中心走去,准备买一只鸡回家煲汤。一想到很快就可以喝到最爱的鸡汤,连空空如也的肚子也唱起了轻快的歌。

本以为只能买到被饲料和激素催促长大的肥腻的肉鸡,虽然味道肯定不如家里的土鸡汤鲜美,但好歹也是鸡汤。期待值越小,惊喜感就越大,我才发现原来超市有零饲料零激素全素菜喂养的鸡,瞬间觉得幸福感爆棚!眼前仿佛已经飘起了挂着音符的香香的鸡汤。

心情,因为耳机里的优美声线和动人故事,因为眼前购物车里的打折蔬菜,因为依稀可以嗅到的鸡汤香味,而变得无比满足。

那个时候,落日之后,我便坚决不再出门,除非有两人以上的同学同行,我才敢在外夜游,却也不敢晚归。那个时候,刚张开翅膀的我,第一次飞出森林,对森林外的黑夜有着莫名的恐惧。后来,有些时候也不得不独自一人披星戴月,也算是“系统脱敏”吧,对黑夜的恐惧慢慢的钝化了,但是依然心存畏惧。再后来,来到堪培拉,这个地广人稀的小城,一切都得自己一个人,不像国内,运气好还能找到愿意在黑夜陪你同行的朋友。所以渐渐便习惯了与黑夜独处,与黑夜里的自己独处。

走到离宿舍还有约10分钟步行距离的地方,左边是宽阔却寂寥的马路,灰黄的路灯冻的瑟瑟发抖,马路有十几条车道,除了两边正常使用的正反方向各4条车道,中间约有4条车道宽的地方正在修轻轨,所以用防护栏围了起来。右边是一个面积不过几百平米的松树林,林子里的松树都有十几米高,且树与树的距离还算稀疏,所以里面即使没有路灯,月光的倾泻也依稀可辨,看起来并不可怖,反而还让人心安。

我依然不紧不慢的,拎着沉重的购物袋,背着书包,听着有声书,一个人安静的往宿舍走去。突然,一束白光从我的侧前方的树林里照了过来,同时,一个陌生人从树林里窜了出来,从我的斜侧面快步走过来。他大概比我略高一点,体型中等偏瘦,穿着一件单薄的灰色卫衣,左手只拿着一个手电筒,右手揣在卫衣的兜里,戴着卫衣的帽子,看不大清他的脸,目测应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从意识到他的出现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fight-or-flight(战斗或逃跑)"的心理准备,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保持着我本来的步伐,假装没有看到他,眼睛看着前方继续若无其事的向前走。

很快,他走近我了,问我:“Girl, do you have change?(姑娘,你有零钱吗?)"我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之前看过相关新闻,这是在类似欺凌事件中的常用“开场白”,通常要么问”有没有烟“,要么问“有没有钱”,潜台词都等于“哥们缺钱了,给点钱花呗!”我还是自然而然的装作若无其事,内心暗暗盘算钱包里面还有一百多块澳币的现金,有一丝丝后悔的感觉,早知道就不取那100块钱了,起码有个万一还能少损失点钱;居然还有一丝丝庆幸,还好我钱包里面有钱,万一躲不过还可以给钱。唉!多么可悲的弱者心态啊!

我继续走着,一边走一边温柔的对着耳机说:“Honey, I am back in 2 minutes...(亲爱的,我还有2分钟就到家了...)"。当那个人听到我说这个话时,原本走向我的脚步放慢了,转了方向,背对着我走在我前面,时不时还回头看一眼我。

我继续假装忽视他的存在,对着耳机说:“Yeah...I bought a lot of stuff, chicken, taro, and soo much food...Yes, I will make chicken soup for you. And, as the reward, can you come down to pick me up? Cause I have 2 bags and they are too heavy, I will be tired to death..."

(对,我买了好多东西,我买了鸡,还有芋头,还有好多好多东西...没错,我准备给你煲鸡汤。作为回报,你能不能下来接我啊?因为我有俩包而且都贼重,我都快累死了..."

我说话的声音不大,语速很慢,语气也略带疲惫,因为我确实是很累了。没过多久,那人就走远了,我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他的动向,头依旧朝着前方慢慢加快步伐向宿舍的方向走。那个人摘下帽子关闭手电筒,横穿马路向马路对面走去,遇到中间被高高的围栏挡住的护栏,他便敏捷的翻栏而过,走几步就回头看看我,似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便穿越了两道围栏,横穿了十几条车道,跑到马路对面去了,直到我向马路对面望去也看不到他的踪迹。其实,前方五十米就是红绿灯人行道,他大可不必冒着生命危险横穿马路和轻轨工地逃窜.不过......或许,他以为,去等红绿灯,是冒着另一种生命危险吧......

很快,我便回到了我温暖的小窝,放下书包和购物袋,抻抻手臂放松一下肩背酸痛的肌肉,然后给鸡焯水去腥,削好芋艿之后切成滚刀块,准备好八角、花椒、大葱和生姜,然后在上床睡觉之前打开炖锅的开关,准备在充满鸡汤香味的美梦中等待次日清晨热气腾腾的鸡汤。波澜不惊,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睡觉时想起上次遇到潜在危险,还是在大半年前一个人坐优步帮一个朋友把她的行李搬去我暑假短租的房子的时候,一个来自东南亚的中年男司机,用着难听的口音和蹩脚的英文,在车上反复多次说“我女儿和你差不多大,你到我家来玩和我女儿做朋友吧!”“我儿子比你大一点,你到我家来我介绍你们认识吧!”“我老婆很好客,你到我家来玩吧!”

下车之后还问我这是不是我的家,说和我聊的很投缘问我要电话号码。我礼貌的对他笑了笑说这是我朋友的房子,我只是来帮我朋友送行李,我住学生宿舍。我也不记得我的电话号码,但是他可以留下他的电话号码,之后打车我再找他,他开心的留下电话让我之后打给他,然后才开车走了。

他走以后我立马拉黑了他的电话号码,还好当时帮我叫车并且送我上车的是一个男同学,所以他没法知道我的电话号码;还好当时旁边有朋友在,给我恶补了很多自我保护的方法,让我得到了些许安慰。只不过,那种细思极恐的不安全感,萦绕了我大半个月之久,以至于那段时间整个人无论做什么都觉得非常的不安与焦躁。

然而,这一次,我的心却很平静。或许是因为看到那个男生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新手”,躲在这片视野开阔且时常有人来往的树林,远远的就开了灯“打草惊蛇”,走近我时佯装无畏却有些畏缩的步伐,问我要钱时的欠缺底气的声音,以及试探似的神情,都告诉我他并非是一个“专业”的穷凶极恶之徒。这么多年学的心理学,还是有点作用的。

只是,不知道他匆匆的逃向马路对面,是否在“磨炼”下一个“专业技术”?零下几度的夜,他穿着一件单薄的卫衣,会不会冷?

我躺在温暖的小床上,紧了紧被子,看向窗外,虽然这些天因为下雨,天上总是有些乌云,但是好在,还有一些星星在天上,发着虽然并不耀眼,但依然抬头就可以看得见的光芒啊!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