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双城记 > 幸游天子山

幸游天子山

来源: 作者:潘文森 时间:2020-01-22 16:15:01 点击:

难得韶山一行,就碰上阴雨,“转师”武陵源,深怕再遇上。好在第一天就天晴阳艳,为我们上天子山创造了第一条件。

天子山!好个威风的名字。把山命名天子,这可非同一般。还在头天夜里,我在专家村宾馆就在揣测,这名字内中必有神奇。因此,当我一踏上天子山,第一件事就极为兴趣地探听这名字的来历。导游小姐告诉我,这里原与张家界一起称青岩山,元末明初,为反抗朝廷压迫,土家族首领向大坤率众起义,自称“向王天子”。至明洪武年间,万余官兵分五路围攻,经过40余天浴血奋战,义军终因寡不敌众,为官兵所败,向王天子与众将跳崖牺牲,“天子山”因此得名。

与其说这是民间传说,我倒希望和相信这是真的。人民反抗压迫,反抗腐败王朝,这历来如此,湘西人民自不例外。他们敢把皇帝拉下马,取天子以代之,这是何等英雄,何等豪迈。

然而,就是这座充满神奇和威烈的大山,却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中国林业》杂志上发表了第一篇介绍武陵源的文章,这颗“失落深山的明珠”,才终于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原来只住有五六十户土家兄弟的“域中仙境”,也终于迎来了九州宾客,沟通了四海风云。今天,我们这批有五六十人规模的新闻采访团慕名前来,又使她有机会再展佳丽风姿。

我们一行浩浩荡荡,穿林海,过峰林,听山泉淙淙,闻小鸟啁啾,一路攀登一路吟,约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南天门。

或许是登山如登天吧,名山总要有“天门”,而且不少还有东西南北,有的还有中天门,或一天门、二天门,神化异常,森严无比。“天门”在许多名山里都是根据地形、位置,人工造设,而天子山的南天门却是自然天成。它是一座高达数十米的巨大岩石,耸立在由索溪峪通往天子山的山坡险要处。在那巨石中间,自然洞开一个椭圆形的拱门,高27米,宽10米,雄伟壮观。人们一来到这里,都被深深地吸引了:有的忙着拍照,有的引颈欣赏,有的翘首眺望,有的静坐遐思。我坐在门边的岩石上,浮想联翩:这巨大的天门到底是怎么来的——是洪荒年代哪位巨人一拳击出的痕迹?是哪位仁慈的神仙为民众打开的通路?是亿万年来造化日雕月刻留下的杰作?……

“天门”天风阵阵,山谷岚气飘浮,欲上山顶的游客几乎都在这里歇脚。聪明的土家兄弟正选择这绝妙的景致和恰好的地点,设了个歌亭,一位土家姑娘正为人们献歌。说是献歌,自然不是义务,按规定,点一首二三元,还可以点一首送一首。然而,姑娘看我们是“全国晚报总编、记者毛泽东故乡行”的游客,便不计报酬为我们唱了起来:

1

情姐门前一座坡,别人走少我走多。

铁打草鞋穿烂了,岩板踏起灯盏窝。

2

天上星多月不明,圆塘鱼多水不清。

地上坑多路不平,情哥姐多心不真。

这是土家族的情歌。歌声是那么情深意切,那么清美悠扬,它越过天门,飘上峰巅,缭绕在天子山的峰峰林林。我被深深地陶醉了。

其实,天子山让人陶醉的多着呢。当我们登上第3800级台阶,踏上天子山顶时,那世间独有、天下无双的人间迷宫神堂湾——西海奇观,才叫人神魂颠倒。

天子山,海拔1200多米,它中高周低,呈三层台地,就像一座巨大的“宝塔”;而奇特的是,这“塔顶”不是尖峰,而是一片方圆百里的平台。就在这平台中心,地层突然下陷,形成一个方圆几十里的盆地,这就是著名的神堂湾。说是“湾”,它确似一个偌大的海湾,但“湾”里涌动的不是翻滚的海水,而是墨绿的原始森林。在无数林木的簇拥中,数以千计的石峰从湾子底、从林海中峭拔而出,挨挨挤挤,直指蓝天。它们似聚满湾里整装待发的万千战士,又像齐集海中正在扬帆竞发的无数桅杆。令人瞠目结舌的还有那对面“湾”岸,简直像是用一把硕大无比的利斧齐刷刷劈下的断崖,绵延40公里长;其壮险、奇特,若是徐霞客在世,也定要改写他那“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结论。

神堂湾确是玄而又神,就说它的深度,至今仍无人知晓。于是,便有了种种神奇的传说:有人说湾底遍布蟒蛇、猛兽,有的说湾里时时有鼓鸣马嘶。既有向王天子率将跳崖化为石峰之说,那么,这金鼓人马之声,自然就成了他们同官兵厮杀的声响。民间传说,其实并非绝对虚无,它往往是一种对历史美好的回忆,是一种对生活无奈的寄托;而通过这回忆和寄托,促使人们不怕千难万险,去探索,去寻求。1982年农垦部就派出了一组考察队来探秘湾底。他们不但打破了自古以来猎人、探险家只上第三级神龛的记录,上到了第五级神龛的平台;还揭出了那金鼓轰鸣,原来是一条瀑布从第四级神龛那百米高的崖壁上轰然而下,撞击岩板的缘故。但神堂湾的神秘,仍有那么多,至今无法揭开。

天子山乃至整个武陵源,何以有如此独特的景观?这不能不与大自然把极其罕有的条件独赐予它有关。武陵源在远古时代曾是汪洋大海底下的沉积岩层,这些岩层是不同别处的坚硬而深厚的石英砂岩,它们在地壳不断上升并在剧烈的造山运动(地质学称“燕山运动”和“喜马拉雅运动”)中被挤成无数垂直而不是倾斜的裂隙,这些裂隙经过亿万年的自然风化,越来越大,才形成了武陵源这世界上罕见的峰林地貌和奇特景观。

迷人的景观,使我们一个个忘了疲劳,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已是中午11时半。我们在山顶兰园餐厅草草吃了午餐,就又奔向仅隔几十米远的贺龙公园。公园坐落在山顶的千层岩左侧,园中芦苇摇荡,青松挺立,贺龙元帅的铜像就屹立在一块方圆数十米的“云青岩”上。这铜像高6.5米,重9.3吨,是我国近百年来塑造的最大的一尊铜像。我肃立像前,久久凝视。啊,多么逼真的贺老总的光辉形象:身着元帅服,浓眉大眼,八字胡须;右手小臂提起,握着烟斗,微笑注视前方。铜像背负青山,面向神堂湾、千层岩、御笔峰……说来也奇,他附近就是“48大将军岩”景点,那些“将军”,有的披甲挂剑,有的紧握缰绳,有的抱拳听令,一个个好像都在听令贺老总的调遣。铜像右下方的身旁,还有一匹佩好征鞍的战马。它依偎着主人,昂起头颅,似乎在等待主人的召唤,随时踏上新的征程。

感谢广东美院的教授——蜚声世界雕塑之坛、有中国罗丹之誉的著名雕塑家潘鹤,他为我们复活了敬爱的贺老总,让我们能有幸在此再睹他的昔日威容。

塑像是1986年10月26日贺龙元帅诞辰90周年、红二方面军长征胜利50周年纪念日揭幕的。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铜像发黑了,但它因此正与故乡的青岩翠峰浑然无别,与4亿岁的武陵源融成一体。他,终于回到了故乡,回归了自然——他的生命得到了永恒。

“来,让我拍一张!”我几乎是喊着挤了进去,匆匆抢了一个镜头。从此,我与贺老总的合照,就永远留在了我的相册里。

天子山景点千余,绝景十二,绝不是一天就能观尽看完的。但就这短短一天所见,它那峰林、洞罅、湾海、青岩、碧树、流云,已足应“不游天子山,枉到武陵源”和“谁人识得天子面,归来不看天下山”之说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