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狗

来源: 作者:荣正 时间:2003-10-14 14:40:16 点击:

小时候﹐城市里禁止养狗﹐仅在动物园才见得到狗。

上初中以后﹐每年秋季要下乡半个月去支援秋收秋种。到了乡下﹐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大狗小狗走街串巷﹐既觉得新奇好玩﹐又有点怕。

当年毛主席号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村里的狗们的阶级觉悟和警惕性空前提高﹐见到陌生人立即摆出一副战斗姿态﹐前腿挺直﹐后腿略弓﹐身子稍向后倾﹐眼睛紧紧盯住你不放﹐牙齿微露﹐喉咙里发出呜呜的颤音。

贫下中农教育我们说﹐看见狗别跑﹐越跑﹐狗越追上来咬﹐只要蹲下﹐狗就不进前了。我有几次没蹲好﹐做成下跪的动作﹐也管用。

时间一长﹐狗们分清了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变得友好多了。晚上出门﹐有房东的狗一路跟着当保镖﹐身前身后绕来绕去﹐顿觉浑身是胆雄赳赳。听说农村的阶级斗争十二万分激烈﹐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我从来没有遇到生命危险﹐归功于狗的忠心护卫﹐当然归根结底应归功于毛主席和共产党的英明领导。

有时村边小学的操场上放映电影﹐邻村的男女老幼也都蜂拥而来﹐这是农忙季节里唯一的娱乐活动。电影都是我在城里看过的旧片﹐而且是比较乏味的那些。印象最深的﹐是散场的时候﹐黑夜中到处都是晃动的手电光,四野的狗吠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有尖利急促的惊叫﹐也有绵延不绝的哀鸣﹐回肠荡气﹐裂胆摧肝。想必这就是所谓的“一犬吠影﹐百犬吠声”吧。

一天清晨﹐在鸡鸣狗叫声中醒来﹐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成语﹕“鸡犬不宁”。同住的一个同学﹐迫切要求进步﹐正在争取入团﹐他向班主任打了小报告﹐说我在下乡劳动中情绪不对头。班主任是位语文老师﹐在谆谆教诲我要注意培养劳动人民思想感情之后﹐也没忘了纠正我用词不当的毛病。

“你不应该说鸡犬不宁。”

“那怎么说﹖”

“鸡犬相闻。”

感激同学的帮助和老师的教导之余﹐也产生了一点疑问﹐弄不明白为什么在中国文化中﹐狗不被看好。除了“鸡犬相闻”还算是中性外﹐似乎其它与狗相关的词语﹐都带贬义。“狗头军师”不消说是狡猾狡猾的﹐“狗腿子”尤其面目可憎﹐“狗眼”总是“看人低”﹐“狗嘴”里当然“吐不出象牙”﹐“狗尾”虽然不妨拿来“续貂”﹐结果却“画虎不成反类犬”﹐“狗皮膏药”是骗人的﹐“狗屁”是“不通”的﹐更不必说“狼心”加“狗肺”有多么恶毒了﹐“咬吕洞宾”已经犯过敌我不分的错误﹐还要“拿耗子”来“多管闲事”﹐“挂羊头卖狗肉”纯属欺诈行为﹐居然老是“狗改不了吃屎”﹐“狗胆”岂能“包天”﹖“狗急”就要“跳墙”﹐但不小心也会跳水﹐啊哈﹐早有文豪论证过﹐不“打落水狗”是误人子弟的。

不仅在词汇里受尽歧视﹐狗在现实生活中的下场也很悲惨。乡下人养狗﹐为的是看家护院。狗一生忠于职守﹐到了老弱病残﹐不再胜任工作时﹐就被主人杀掉﹐剥了皮卖钱。那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有丰富情感的生命呀﹗

原以为狗的先祖一定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故而殃及后代。后来才知道并非如此。其实﹐若按我中华民族敬祖的优秀传统﹐狗是万万怠慢不得的。相传上古高辛氏为帝的时候(公元前2366年至公元前2358年)﹐与西北的犬戎族打仗。犬戎中有个吴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高辛氏悬赏﹐说谁能取吴将军的首级﹐就将小女儿许配之。部下无人敢去。有一只狗﹐名叫盘瓠﹐潜至犬戎寨中﹐咬死吴将军﹐叼其首级来领赏。高辛氏便把小女儿赐给盘瓠。盘瓠背负小公主到洞庭湖西南的山中﹐结为夫妇﹐生了六男六女﹐子又生孙﹐孙又生子﹐辗转滋生﹐日益繁盛。随着人口迁移﹐子孙后代的分布自然不限于洞庭湖一带﹐你我也都说不定带有盘瓠的血统。到三国的时代﹐“盘瓠”被写成“盘古”。今人多有听说盘古开天辟地的﹐但较少有人知道盘古属于汪汪叫的一族﹐可谓数典忘祖了。(按﹕关于盘古﹐说法不一。此处讲盘古是盘瓠的演化﹐是依照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里的说法。)

西方人虽然并不把狗当成祖宗来敬﹐却当成小孩子来爱。朋友说﹐到澳洲人家里做客﹐讨主人欢心最好的方法﹐不是称赞女主人厨艺高超﹐而是夸奖他们家的小狗可爱。我不喜欢违心地讨谁的欢心﹐但发现要照朋友所说的去做很自然﹐毫不违心﹐因为澳洲的饭菜确实不敢恭维﹐而澳洲的狗确实非常可爱。身圆毛亮﹐满脸温良恭俭让﹐对陌生人毫无防范之心。走在街上﹐也常有小狗跑上前来﹐摇头摆尾﹐欢欣雀跃﹐憨态可掬﹐仿佛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这情景常常使我不由得怀念往日故土乡下的狗﹐想起陶渊明的“犬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和刘长卿的“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心里莫名其妙地生出一缕淡淡的乡愁。

好几年前﹐听说中国城市里已经允许养狗了。养一只狗要花很多钱﹐牵一只名贵的狗在街上走﹐成了主人的身份的一种炫耀。不管怎样﹐养狗是好事。与猫狗为伴﹐对小孩子尤其好。记得老戴维写过一篇号召向动物学习的小品文﹐列举了动物一系列值得人们效法的优点。还听许多人说﹐照顾小动物可以培养孩子的爱心和对生命的尊重。是啊﹐如果让每个中国孩子自幼培养这样的爱心﹐对于防止类似文革的悲剧的重演﹐或许比那些高深莫测的政治空谈更有作用吧。

然而不久前听到一则来自中国的消息﹐说是萨斯爆发时﹐狗被怀疑是病源传播者﹐许多城市掀起打狗狂潮。在证实萨斯病毒与狗无关之后﹐有些地区还以防止狂犬病为由﹐继续灭狗。这条消息实在骇人听闻﹐真不忍心去证实﹐但愿只是谣传。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