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小小说阿根

小小说阿根

来源: 作者:吕顺 时间:2003-10-14 14:40:57 点击:

墨尔本大海集团开Party,阿根在门口看见了我,离开他身边的人群,笑着朝我走过来。

“金先生肯赏光,谢谢。”

“阿根你好,好久不见,够你忙的。”我和阿根早就认识,阿根是个勤奋上进的朋友。

“怎会不好,你没看见人家马总大红大紫。”被誉称报界前辈的任非,现在是香港一家大报驻澳洲的主任,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抢过话头,打乱了我们要说话的情绪。

“马总,谈谈你自己吧。”任非动作真快,要抢新闻也不必如此着急。“听说你出道前是个黑道小混混。”

任非这招真够狠的,这是他在香港记者圈里,练出的本事。可这是墨尔本,何必出此阴招。任非知道这是你开Party,你不能不回答,更不能赶走客人。他也没指望你承认,就是给你个下马威,然后他就主动了;在报纸上是放你一马,还是打你个落汤鸡。

就看你怎样拜他,关键是看你肯花多少钱,买他报纸的广告。

刚过40岁的阿根那见过这种阵势,我替他着急,没想到他笑容依旧:“那任先生一定是黑道老大了。”

任非一招不灵,又出一招,躲开阿根的反击,火力更猛:“听说你靠着虹姐吃软饭。”

阿根不恼不怒,心平气和的反问:“是吗?虹姐一会下楼,你去问问她。”谁都知道虹姐的先生过世的早,两个儿子品学兼优,一个从医,一个律师,就是不肯做生意。

她把生意  接下来,很快成了行业精英。她从不沾染苟且之事,60岁的女人,不仅年龄是大姐,而且人品也称得上是大姐。

任非见阿根软硬不吃,弄的自己灰头土脸,凶相毕露:“马总,你人小鬼大,你是真不留后路,一定要和记者作对。”任非摆明了说不过你,也得威吓住你,至到你认输听他摆布。

阿根爽朗轻声的说“你可别坏了你们董事长和虹姐的友谊,你们租房合约到期了,很多公司在等着,虹姐想收回正找不到理由呢。”这番话轻的只有任非和我才能听到。

我给任非找了一个台阶:“任大主任,不要跟青年人过不去了。”

任非气急败坏的说:“这小子鬼机灵,走着瞧。”说完像泄气的皮球,找个沙发坐下了。

说起阿根,他成功自有道理;墨尔本大学读完了MBA,进了虹姐的房地产公司。几年下来业绩不错,已经是部门经理。

一次开车遇到一个受伤不轻的大汉,拉他上了医院,大汉昏迷不醒,又没带证件,医院就把马明根名字登记了,后半夜医院发现病人没了。原来大汉是在黑道斗殴时受伤,假装昏迷,故意不回答医生问话,以后和同伙联系上,被接走了。马明根就成了警方调查的线索,不明真相的人,说阿根和黑道不清楚。虹姐了解真相后,出面找了警方,警方证实阿根是清白的,任非也是知道的。

后来阿根去香港,在餐馆被人拖住;原来是被阿根救过的大汉,他现在很富有,这两年正苦于不知道救命恩人姓名,又说当年他若不是遇见阿根,被仇家追上一定没命。

他陪着阿根在香港玩了一周。临走时大汉说:“给你汇去了一点本钱,算是救命的报答,从此两清。”

阿根一回到墨尔本,就被虹姐找去;原来公司收到一笔美元,阿根说明原委坚持退回。这件事很秘密,任非还是知道了;任非正急于找一笔投资,找上门要与阿根合作,条件丰厚,而且由阿根出任董事长。阿根没有接受任非的建议,坚持退款,虹姐出面反复退了三次,香港才收回这笔资金。

阿根不取无义之财,业务能力又强;很被虹姐看重。几年来走遍公司各个重要部门,为虹姐打理半壁江山,现在已做到副总经理高位。

这次Party就是给墨尔本商界打招呼;虹姐今后只任董事长,不再兼总经理了,阿根升任总经理。

墨尔本大海集团开Party,阿根在门口看见了我,离开他身边的人群,笑着朝我走过来。

“金先生肯赏光,谢谢。”

“阿根你好,好久不见,够你忙的。”我和阿根早就认识,阿根是个勤奋上进的朋友。

“怎会不好,你没看见人家马总大红大紫。”被誉称报界前辈的任非,现在是香港一家大报驻澳洲的主任,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抢过话头,打乱了我们要说话的情绪。

“马总,谈谈你自己吧。”任非动作真快,要抢新闻也不必如此着急。“听说你出道前是个黑道小混混。”

任非这招真够狠的,这是他在香港记者圈里,练出的本事。可这是墨尔本,何必出此阴招。任非知道这是你开Party,你不能不回答,更不能赶走客人。他也没指望你承认,就是给你个下马威,然后他就主动了;在报纸上是放你一马,还是打你个落汤鸡。

就看你怎样拜他,关键是看你肯花多少钱,买他报纸的广告。

刚过40岁的阿根那见过这种阵势,我替他着急,没想到他笑容依旧:“那任先生一定是黑道老大了。”

任非一招不灵,又出一招,躲开阿根的反击,火力更猛:“听说你靠着虹姐吃软饭。”

阿根不恼不怒,心平气和的反问:“是吗?虹姐一会下楼,你去问问她。”谁都知道虹姐的先生过世的早,两个儿子品学兼优,一个从医,一个律师,就是不肯做生意。

她把生意  接下来,很快成了行业精英。她从不沾染苟且之事,60岁的女人,不仅年龄是大姐,而且人品也称得上是大姐。

任非见阿根软硬不吃,弄的自己灰头土脸,凶相毕露:“马总,你人小鬼大,你是真不留后路,一定要和记者作对。”任非摆明了说不过你,也得威吓住你,至到你认输听他摆布。

阿根爽朗轻声的说“你可别坏了你们董事长和虹姐的友谊,你们租房合约到期了,很多公司在等着,虹姐想收回正找不到理由呢。”这番话轻的只有任非和我才能听到。

我给任非找了一个台阶:“任大主任,不要跟青年人过不去了。”

任非气急败坏的说:“这小子鬼机灵,走着瞧。”说完像泄气的皮球,找个沙发坐下了。

说起阿根,他成功自有道理;墨尔本大学读完了MBA,进了虹姐的房地产公司。几年下来业绩不错,已经是部门经理。

一次开车遇到一个受伤不轻的大汉,拉他上了医院,大汉昏迷不醒,又没带证件,医院就把马明根名字登记了,后半夜医院发现病人没了。原来大汉是在黑道斗殴时受伤,假装昏迷,故意不回答医生问话,以后和同伙联系上,被接走了。马明根就成了警方调查的线索,不明真相的人,说阿根和黑道不清楚。虹姐了解真相后,出面找了警方,警方证实阿根是清白的,任非也是知道的。

后来阿根去香港,在餐馆被人拖住;原来是被阿根救过的大汉,他现在很富有,这两年正苦于不知道救命恩人姓名,又说当年他若不是遇见阿根,被仇家追上一定没命。

他陪着阿根在香港玩了一周。临走时大汉说:“给你汇去了一点本钱,算是救命的报答,从此两清。”

阿根一回到墨尔本,就被虹姐找去;原来公司收到一笔美元,阿根说明原委坚持退回。这件事很秘密,任非还是知道了;任非正急于找一笔投资,找上门要与阿根合作,条件丰厚,而且由阿根出任董事长。阿根没有接受任非的建议,坚持退款,虹姐出面反复退了三次,香港才收回这笔资金。

阿根不取无义之财,业务能力又强;很被虹姐看重。几年来走遍公司各个重要部门,为虹姐打理半壁江山,现在已做到副总经理高位。

这次Party就是给墨尔本商界打招呼;虹姐今后只任董事长,不再兼总经理了,阿根升任总经理。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