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忆江南之一——忆锦溪

忆江南之一——忆锦溪

来源: 作者:程江华 时间:2017-02-15 11:44:52 点击:

夏日又至,且让我在墨尔本回忆一些江南的夏天吧。实在找不到也理不清对喧嚣闹市的记忆,也许是太多太杂乱吧,那么就从小桥流水开始——

想来但凡江南的风景名胜,应该都具有清静古雅的水乡气质,无论是与天堂齐名的苏杭,还是闻名遐迩的周庄或乌镇,但现在都人满为患,古镇骨子里的雅也许还尚存几许,但那份静却难寻觅了。

两年前的一次从三山岛回来,你带我路过锦溪,意外发现她的宁静。是的,宁静,对于锦溪小镇来说,本来就是当地的一种最基本的生活状态,即便是迎来了旅游旺季,小镇上的居民仍然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商铺里的每桩面向游客的生意,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做着。游客对于他们来说,是朋友也是过客,他们深谙如此的关系,热情过火就是做作了。

我对锦溪的这一印象不知是否过火做作。

你拧起电话,打给一个叫“小兵”的人,停了车,为了逃票,我们根据小兵的指引在小巷里弯弯绕绕,天气燥热得让我心烦意乱。在我忍不住快要耍赖的时候我们终于走到一个叫“汲坞茶驿”的小栈,主人小兵正要出门,他很随意的招呼我们一声“大哥、嫂子,进来凉快会”便离开了。我正诧异着店主怎么不招待客人呢,一脚踏入小店,竟是一间茶馆,一股古意迎面扑来,古朴的茶具,桌椅,饰画……

轻悠的古琴声一点一滴地弥漫在茶馆的每一个角落,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喜欢。

只是,我不知道我们该住在哪里,你神秘兮兮地不告诉我。很快,小兵回来了,也不多说话,老朋友一样用他的摩托车载了我们简单的行李来到我们的住处。古朴的木门小院上绕满了藤藤蔓蔓,门口蹲坐着一条看上去很面善的小狗似是等我们很久了。推开院门,木门吱吱呀呀的像唱歌一样开了,古旧的手工小窗、古井、石凳、葡萄架……我们的房间在里面一间,小小的房间,旧藤椅、褪了色的旧木桌、简陋的雕花床……一切的一切,让我没来由地喜欢!

稍事休息后,我盘起长发,换上旗袍,总感觉这样的装扮才能与如此的古镇相宜。

出门,就是一座小小的拱桥,走过拱桥,竟然闻到一股臭豆腐的香味,也顾不上旗袍盘发的形象是否端庄了,先满足口舌的欲望,你笑我“臭豆腐西施”,但依旧宠溺地满足我。

吃喝罢,和你牵手在古镇悠闲地走走,以为自己被旋入了时空隧道,四周的水巷、河埠、拱桥、骑楼、廊桥、街市令我仿佛置身在千百年前的古代。这悠悠的水乡神韵,宛若一幅曼妙婉约的丝质绣品在我的眼前徐徐展开。若用“浓汝淡抹总相宜”这句诗来形容锦溪小镇的景色,实在是贴切不过了。在这儿,水构筑起了小镇阴柔的气质,密如网织的河道水巷在形形色色的拱桥下穿流而过。

仿佛这是一个水的世界,可以想象,若到了雨季,蒙蒙细雨将会把这座小镇装点得是何等的如诗如画呀!

你告诉我,早在春秋时期,这座江南小镇已成集镇,船只来往,商贾不断了。而更有志载,南宋建都临安时,孝宗帝赵睿携宠妃陈妃途经此地,因陈妃深爱锦溪美景,恋不忍离,死后水葬于锦溪的五保湖中,孝宗亦将锦溪改名陈墓,直到1993年才得以恢复古名。我不禁被你的博识所折服。想必古时的锦溪小镇,定是热闹非凡的,更何况还有那湖中的皇家水冢为其添加了几分传奇色彩。

然而,与之相较的今时,小镇却褪去了往昔华丽的彩衣,仿佛一位洗尽铅华的素面女子,决心要淡出多姿的舞台,从此不理喧嚣,安静度日……

然而,这一块避于尘世之外多时的桃源密境,始终还是没能逃过那些向往诗意境界的人们的眼睛。尽管如今的水巷中穿梭的不再是昔日的商船,尽管如今的茶肆酒馆里来往的也不再是各地名流商贾,然而那份咫尺之间,还须舟楫往来的浪漫情调,仍然深深打动着无数游人那颗感性的心。

一年前,从昆山返回,我们又不约而同想到了锦溪,还是那个小兵,还是那个茶馆,还是那座小院,还是那间客房,小兵依旧黝黑壮实,茶馆依旧古朴盎然,院门依旧藤蔓缠绕,不同的是房间重又经过小兵的装饰,大抵风格不变,蓝印花的布帘、床头的牛头摆饰、手工的灯罩等细微处更显风情。院门口依旧有只小狗蹲坐着,但小兵说:去年那只狗死了,这只是新养的。

不禁,泛起难过。

是夜,来到小兵的“汲坞茶驿”,这一次,小兵作为店主来招待我们了,为我们泡上一壶功夫茶。这晚,我们借着店里的无线网络收看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节目“中国好声音”,未曾料,茶馆客人太多,网络负担过重,节目根本无法收看。于是,干脆聊天吧。

小兵招呼完其他的客人,手捧一个精致的瓷瓶和两个小杯过来,说请嫂子尝尝他亲手做的“雪藏桂花酒”。

杯放好,酒斟出,似有丝丝连连,杯未举,香先至,清凉的桂花香沁人心脾,连毫无酒量的我也不禁举杯贪饮,你也不阻拦,用鼓励的眼神笑着看我。

酒入口,丝毫不觉辛辣,只觉一股冰凉的香味如丝线一般连接我的唇齿和胃,没有来得及有吞咽的过程,业已在体内荡漾开来。我叫小兵:好香的酒!

想不到小兵又一次捧出那精致的瓷瓶:难得嫂子看得起我的酒,这坛底的最后一杯酒也送给你喝吧!

我受宠若惊,但,也禁不住那美妙酒香的诱惑,恭敬不如从命了!

酒毕茶淡,该离开了,走出茶馆才发现我过于贪杯了。晚风带来些许凉意,你拥紧了我,转个弯,在临水的廊桥边坐下。我们依偎在一起,只是这么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说,任由这夜的寂静如潮水般将我们淹没。

夜里,水巷静极了,长廊里没有路灯的照耀,很少有人路过,偶见廊柱上挂着的几个昏黄的红灯笼,正迎着晚风轻轻摇晃着,朦胧颤抖的光影,将这本已多情的夜色衬托出了几分暧昧的色调。一弯弦月在头顶上的那方黑丝绒般的夜空里缓缓升了起来,你温润的唇适时印在我酒后发烫的额头,我们贪婪地享受着此刻的温馨静谧,潺潺的流水声温柔相伴……

宁静,仿佛是这里亘古不变的调子。即使有个片刻的热闹,那也仅仅只是片刻罢了。

我总有一种奇怪的联想,它仿佛是岁月长河里的一个无意识的遗忘,或是众人视线暂时的一次偏离,然而这种遗忘和偏离,完全是基于小镇对世俗不妥协的那份顽强的执着。尽管这个小小的水乡小镇离城市的喧嚣繁华并不遥远,但却奇迹般的保持着自己如湖水般澄净的个性。

宁静,还原了我生活中难得的平和心境,更赋予了我重新解读孤独的勇气。

又是一个七月,锦溪,于我,只能在梦中忆了,你呢?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