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后藏之旅

后藏之旅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7-02-15 11:45:54 点击:

拉萨这边被称为前藏,而相距不远的日喀则被称为后藏。为什么?这前后方向是根据什么?不知道。

后藏旅游线路中最吸引人的是珠穆朗玛峰登山大本营。那里海拔5500多米,太高了,我怕受不了,放弃了。但日喀则还要去。

第一个景点是羊卓雍湖。也是天不亮就出发,从拉萨开上西藏的第一条高速路:机场高速。下了高速就上了雅鲁藏布江大桥。这条大河流淌在喜马拉雅山北,从西向东蜿蜒一千多公里后,到林芝那里猛地拐个大弯,向西向南流出国界奔向印度洋。

此处的雅鲁藏布江河谷相当宽阔,仅仅河道就足有一公里宽。水流极缓,流水分做许多支汊,间隔着沙岛沙洲,上面有些灌木小树。

太阳出来了,一个个山包变得金黄耀眼。汽车沿河走了一段,然后折向南,开始爬山。这些山可比不了林芝那边的好看,都是秃山,见不到一棵树。我是说乔木,低矮的灌木倒有一些,草也不缺,只是11月了,全部枯黄。想必春夏时也是满山的绿。

走盘山道,汽车从河谷的3700多米爬到了海拔4800多米的平坦山顶,进了一个大停车场。车还没停稳,车上游客已经惊叫起来,一片枯黄的山中,竟出现了蓝汪汪的好大水面。这就是羊卓雍湖,藏语的意思是“碧玉湖”,眼前这颜色还真像是美丽的玉。虽说周围的黄山有点乏味,但远处还有洁白的雪山呢,加上天空的浅蓝和朵朵白云,也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羊卓雍湖形状狭长,湖岸线总长有250公里呢,总面积600平方公里。我们眼前的湖面只是整个大湖的一小段。羊卓雍在山中曲折蜿蜒,还分出一些支汊,这形态应该是个河谷中的堰塞湖。我们又坐车下坡,开到了湖边。湖面的海拔高度是4441米。

就在下车之前,导游发出警告。这次的导游是刘女士。她一路讲着西藏的风光和民俗,还自我介绍是湖南人,汉族,数年前来西藏旅游,遇上了一位藏族小伙,结果就成了她的丈夫。刘导如此深爱着藏族人,此时却提醒我们要小心湖边的那些藏民:不要对着他们拍照,包括合影,真想拍也行,先问清收多少钱。不光是人,连他们牵的牦牛和狗(藏獒),拍照也要收钱的。甚至水边那座石碑,上边刻着“羊卓雍湖”,也是藏民立的,就为了向拍照者收钱。

果然,我们一下车,就有两位身着藏式长裙的藏女冲我们微笑着摆出一个造型。有了刘导的警告,再见到这情景就感到有点不舒服。当然也有游客很享受这些有偿服务,换上藏服,骑上牦牛,一通拍照。一个人10元,不算贵。也有几个人在那大石碑前留影,一人五元。虽说掏钱,却也免去了通常游客们在石碑前一窝蜂的你争我抢。

又上车,沿着狭长的羊卓雍走了好长一段才离开了它。在一个小镇吃完午饭,再上路,前方又是山,还有雪峰。刘导说下个景点是卡若扎冰川,令人期待。

艳阳高照,微风徐徐,路旁有座小白塔,四周拉起的彩色经幡轻轻舞动。一派温和景象,可刘导却警告说,现在咱们脚下已经是5500米,请大家放慢动作。哇,居然这么高,珠峰大本营也不过如此。确实够高的,我不仅头痛加剧,下车刚走几步已觉身体发飘,气喘吁吁。有的游客可能更惨,干脆就没下车。

别管多难受,这冰川必须看。其实没下车就看见了,一大片,雪白,趴在山上。就是它了?那个最高的山尖就是宁金岗桑峰?地图上标着7191米,比我站的地方高1600多米呢,可怎么看着没多高呢?但视野中再也没有比它更高的山头了。也许是空气过于通透,能见度太好的缘故?那白雪山峰上没有任何物体能做比例尺,所以肉眼很难分辨远近大小。

这冰川的形态也出乎意料。它算哪种冰川呢?不是山谷冰川,这里没有山谷。冰斗冰川?它也不在一个“斗”里,周围没有悬崖峭壁把它围拢。它就是一大片冰雪覆盖在山脊山坡上。也许能叫小冰盖或小冰帽?由于没有在运动中夹带碎屑,这冰川真白,表面应该是雪,但从冰川的前沿也可清晰见到下层的冰。

有一条大约一两百米长的木制步行道可以走得离冰川更近点,但也要登高约10米。去不去?我估量了一下,刘导只给了40分钟,我这体力不一定能赶得回来,算了,就在路边的观景台上看看吧。但太太却不肯放弃,把那步道走了一趟。全车的游客好象也只有她走了那步道。

车又开了,迅速下降高度。我的头痛也随之减轻。汽车又走进雅鲁藏布江一条支流的河谷平原。地势相当开阔。尤其过了江孜之后,大片平整的农田里都是收割完的麦茬。那是青稞还是小麦?如此大片的农田应当是机械化耕作的。这后藏看上去还是西藏的粮仓呢。

不到下午四点我们到了日喀则,直接就去了城郊的扎什伦布寺。它始建于1447年,虽然比不上拉萨的大昭寺历史久远,但也是藏传佛教的三大寺庙之一(另一个是青海的塔尔寺)。它还是历代班禅喇嘛的所在地。当然,十世班禅曾长期住在北京,文革中还蹲过监狱,但死后安葬在此,并且也是死在此地。十一世班禅呢,从小也在北京受教育,长大后倒是回来过几次,但并不在此常住。显然其中原因来自政治。

扎什伦布寺的布局真奇特。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寺庙。进了大门是一大片藏式房子,一层两层还有三层的。白色石墙,方头方脑。有几条石板铺砌的小路通进去,好象进了个大村庄。在这些白房子后面才是几座(好象是四座)大殿,金顶红墙,相当高大辉煌。可这几座大殿竟然平行分布,并排站在一条线上直视大门。

我们从左手(面向大殿)最高大的那座大殿看起。它叫弥勒佛殿,是1914到1918年由九世班禅主持建造的,里面供着号称世界最大的铜佛,有26米高,用了二百多吨(也有说160多吨)的铜和数百公斤的黄金。另外从宝座到佛身到处镶着各色宝石。

第二座大殿是1990到1993年专为去世的十世班禅修建的。里面有他的灵塔,高11米多,塔身包着黄金,也镶着许多珠宝。殿内的墙上画满了壁画。

我们还看了历代班禅的灵塔。而第三和第四座大殿好象不止是一座大殿,还有院落和更多小些的殿堂。反正任何殿堂里都不许照相,根本记不清在哪座殿堂里看到了哪些东西。只记得有佛像、壁画、灵塔、什么坛城,还有经书。一会进门一会出门,上台阶下台阶,有的台阶还又窄又陡,不手抓扶手根本上不去。

看到最后一个院落已快五点。只见络绎不绝的喇嘛僧人步入殿堂,开始念经“做晚课”了。我们就在一片诵经声中离开了扎什伦布寺。

日喀则城市也有相当规模,也不乏高楼大厦。商业中心区也是车水马龙、商店饭馆、一片繁华。简直和内地的城市大同小异。

我们当天住在日喀则。第二天走一条坦途,没再上山下山,而是沿着雅鲁藏布江返回了拉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