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闲时的“胡思乱想”

闲时的“胡思乱想”

来源: 作者:非智 时间:2017-05-19 10:49:36 点击:

闲时常做无益思虑,或曰之“胡思乱想”。思考最多是:人何以获得快乐?

其实,这不仅是我所思,这乃是从古至今人们所思虑的主题。正因为人在这世间多数活得不快乐,故此才思虑怎样才能有快乐的可能。

最成功的思虑是释迦牟尼,他是从另一角度思虑,他想的是人怎样才不会痛苦。而人一旦不痛苦了,就必然会有快乐之心,即便没有快乐,至少心态平和。因为这伟大的思虑,使他成为伟大的宗教领袖,后人竟把他当成神。

实际上,释迦牟尼是不信有神的,他认为人人都可通过修炼成佛成神的。要成佛成神,就得弃欲望,存纯然之心,也就是行为说话做事都要端正。这对一般人而言,是极为艰难。故此,要弃苦痛之心,最好的方法就是行修行之道,就是出家,远离尘世。

出家远离尘世,这个我是做不到的,我想大部分人也是做不到的。虽然目前有不少人念佛信佛,但也多是口念佛经,心在世界。

我是个喜欢想东想西的人,胡思乱想多了,有人就说我有思想。可是,人有思想是对的啊。哪怕所谓的无益的思虑,其实也是一种思想的过程,只要动了头脑,就有益,这是我的认为。

人,应该都有思想,只是这思想的深浅不同。

我们知道“思而不学则罔,学而不思则殆”。所以,在思的同时,一定要不间断地学。学,就是读书,就是实践。我们的思虑,常从生活经验中来,常由我们的学识而启发。所以,学识的深度和经验的丰富,决定了人的思想的深浅。如果不学无术地终日苦思冥想,定然误入歧途而精神发癫。

不过,学而不思,必然成“五谷不分”的书呆子。故此,可以说,学和思是一个钱币的两面,是共存的。王阳明说“知行合一”,我看就是这个道理。

珀斯是个适于安然生活的地方,也是个令人有时间做思考的城市。安然而不思虑,就会生活得索然无味。安然而勤于思虑,就会在生活中发现生活的乐趣。有了乐趣,不就是我们所想要的生活的快乐?为什么小孩总是在快乐之中?哪怕看到忙碌的蚂蚁搬家,也会乐趣地观望许久。如果人们能具有小孩对事物,哪怕对微小事物的兴趣,人何以没有快乐可言?何况,耶稣都说,将来能进入天堂的必定是小孩。

人,从诞生之后,就在往死亡的路上走。而且在这个旅途过程中,也是从快乐往痛苦中走,从天真无邪的小孩,成长为满腹心思的青年,再成为老奸巨猾的成熟的人。人,实际上是变得越来越不可爱,越心思败坏。社会的教化,圣人的话语,都是对心思已败坏的人而言。就像《圣经》所说,律法是为犯罪的人而立,只有病人才需要医生。对于有纯然的人性的人,是无须给予什么教化的。

可惜的是,在这个地球上难以找到一个纯然心态的人。

不想使自己过于复杂,就在闲时仰望蓝天,做些思虑。无非是想在思虑中,使自己轻松,寻出点快乐,变得纯然。

但这是不容易做到的,当望着飘过的那朵白云,就会充满幻想;见到掠过枝头的鸟儿,更是浮想联翩。想得最多的,是希望自己也是那一片云,那一只鸟,能自由自在,不受约束地飘飞生活,能自由自在地寻找自己的落足之处。说到底,还是期望情感的满足,精神的充实;还是期望着有一个懂自己,理解自己的人。

心,在人长大后,是再也纯然不起来的了。这也是人类的悲哀,这也是为什么才会有那么多情歌情诗的表述表白,才会有那么多催人泪下的小说电影电视出现的原因。

小时总是多愁善感,见到雨点,听到风声,就有感触。一旦落花枯叶洒落庭院,也会一阵情感伤怀。现在已有年岁,内心逐渐淡定,有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感觉。但也因为没能像惠能大师那样地高深悟道,所看的“山水之形”,还是充满世俗之念,没有真正“山水”的内涵。就因为无法真正“入定”,就有苦恼之心,才会去探寻追求快乐之意。如果人真的有了纯然之心,那么,一定会是“快乐是快乐,痛苦也会成为快乐的一部分”的感觉。

生活中,“痛快,痛快”,痛和快总是相连。

把人生看淡,对眼前所发生的每样事都坦然处之,以《易经》的智慧看待事物的发展,清楚认识到世间万物都是祸福依附,苦乐相随,生生相息,那么,生活中哪还会有什么快乐不快乐之分?哪有什么痛苦不痛苦之别?

人生,一定会简约而周圆,痛快又轻松。到那时,即便闲时思虑,估计,也思虑不出什么东西,也不会有什么思想不思想,就可能对着蓝天白云发呆,一副休闲自得,“大智若愚”之像。我知道,要达到那一个境界,我是办不到。而且,到目前为止,我也还没见到过这样一个“高智”的人,能达到那一个境界。

平常人,闲时喜欢胡思乱想,纯属正常。如果在胡思乱想中,能想出点道道,那就有收获。何况,人最不需花成本的的事,就是坐着或躺着去思虑,也就是“胡思乱想”。即自由地让思路翱翔,也在思路翱翔中成为自由人。

人,即便不能在行为上自由,思想上一定要有自由。如果人连一点自由地思想都没有,人,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所以,我极为赞同“毋自由,宁可死”的原则。

能最后想到追求自由的思想的思虑,看来,这个闲时的思虑还是有益的。就此,我会鼓励自己经常闲时思虑。如果到了那一天,对着蓝天白云,望着飞翔的鸟儿,头脑一点思绪都没有,一副“痴呆”模样,到那时,我就知道我已真正“入定”,达到禅的最高境界;到那时,我相信,我已成为“大智”者了。

目前,我真的期待有这样的一天。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