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冬去春来看戏读书

冬去春来看戏读书

来源: 作者:熹园 时间:2017-11-02 11:13:02 点击:

                              1.陌上花开

我怀念阿德莱德的春天。

那时候刚刚从北半球搬来,什么都是新鲜有趣的,树也开花草也开花,空气带着丝丝甜香,蒲公英在暖风里飞,阳光像羽毛般在裸露的手臂上轻抚,推门走出去上百只彩虹鹦鹉尖叫飞散,连凌晨时分垃圾车的叮当声都是浪漫的。那时候,五感丰盈,每个毛孔都无比敏感,像热恋。

如今,墨尔本的春天,美则美矣,总觉得少了些动人心弦的东西。桃李杏樱开了满街,也不过只叫人微微一笑,四季更替,春暖花开,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不失望,也无惊喜。这感觉可以称为岁月静好平安喜乐,也可以称为审美疲劳,寂寞如雪。

也许,我只是怀念初来乍到的从前吧。

                               2.十面埋伏

妈妈是杨丽萍的忠实粉丝,所以几个月前看到《十面埋伏》要来墨尔本的时候,我毫不犹豫买了两张票,并且选了第二排的位置,让妈妈看个够。

盼星星盼月亮,结果到了这天,咱俩差点没看成。原因是我们出门稍微晚了点儿,到了剧场附近我又见鬼地开错了路,等终于扎进剧场地下停车场,停好车,两个盛装打扮的女人一路狂奔,去前台拿了票,在Final Call的广播声中冲进剧场,门正好在我们身后关闭。

每次看演出我都尽量早去,因为知道剧院对时间卡得非常紧,时间一到立刻关门,绝对不允许入场。记得有一次我跟朋友去看歌剧,约了在里面见面然后一起进去,然后怎么也互相找不到,里面手机信号又不好,只听到处响彻Final Call的呼叫,比飞机起飞快要赶不及登机的感觉还恐怖,因为票在我这里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她一起进去,惊慌失措到处瞎跑,终于撞见同样没头苍蝇般狂奔的她,赶在最后一秒钟携手冲进剧场,真是又好笑又后怕。还有一次带哥儿去音乐会,中途他要上厕所实在憋不住了,就陪他去了,你可以出去,不至于不人道到不让你去上厕所,但是不允许再进去了,只能放弃后面的演出。我觉得这些规定非常好,必须支持。

坐在第二排,离舞台近得可以看得见演员皮肤上的汗毛,观赏效果固然是极好,不过有点害怕剪刀掉下来会被殃及,而且舞台从头至尾烟幕滚滚,那烟雾味道很难闻。后来鼓声大作才发现击鼓手竟然就在我们旁边,声音响得心脏痛,真的是身临其境,感觉自己都在舞台上了。

总之,我跟妈妈坐下来,惊魂甫定,往台上一看,顿时什么都忘了:哗!真的是满天的剪刀啊,宣传里说用了上万把剪刀,意在渲染刀光剑影的气氛。在舞台一角,一位白衣乌发的女子,模样有点像《琅琊榜》里的静妃,扮相则令人想起《源氏物语》,静静端坐于一堆白纸当中,手持剪刀在剪纸,剪好后展开给观众看:一个“静”字。便知是要开始了,果然鸦雀无声。

剪纸女子再举出“十面埋伏”四字,算正式开演。此刻舞台上是暗黑的,剪刀在浓黑中隐隐闪着寒光。一个黑衣人如幽灵一般鸦雀无声地走出来,接着走出第二个,第三个…

开始一段黑衣人的群舞。

白衣剪纸女剪好一个“始”字。琵琶乐手在层层剪刀后弹响古曲《十面埋伏》,乐声越来越激昂狂乱,营造出大兵压境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萧何出场,光头,一身白色,京剧元素,唱念做打,身手不凡。但是说实话全场看完我觉得这个角色的安排最失败,很多余很啰嗦,别人都不说话,就他不停跑出来又唱又说,应该是为了把内容连串起来考虑,但真的觉得有点画蛇添足,反正看得懂的人自然看得懂,看不懂的他旁白再多也是看不懂。萧何当然必须有,但可以有更好的安排。

项羽出场,布景、道具、灯光、服装,全部是灼灼金色,他身戴京剧里的旌旗,旌旗上的纹样呈现出皮影效果,令人暗暗叫绝。

刘邦带着笼子般的面具,隐约看见他脸上嬉皮笑脸诡谲多变的表情,加上一段轿舞,将他阴险狡诈的性格表现出来。

黑白两个韩信,可以看出着力表现其人格分裂矛盾。

最出彩的毋庸置疑是男旦反串的虞姬,几乎全裸出场,一段独舞美得淋漓尽致,身姿表情比女子还要妖娆柔美,继而穿上血红衣衫,愈发惊艳,加上京剧配乐,莫名有种梅兰芳附体的错觉,又轻易可以联想起张国荣的《霸王别姬》。

虞姬与项羽一段双人舞缠绵悱恻,气盖一世的霸王此刻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及至千古传诵的“霸王别姬”一幕,凄美动人,虞姬眼里竟真的饱含泪珠。

最后一幕,垓下一役,舞台铺满血红色羽毛,兵士们浴血奋战,血溅沙场,喋血成河。用漫天红羽表现血腥而浪漫的死亡之战,至此对舞美设计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将,相,帝,姬;忍,谋,搏,殇。剪刀琮琮琤琤,琵琶荡气回肠。最后剪刀猝不及防轰然坠落,一将功成万古枯。留待世人评说。

演员出来谢幕,最受欢迎的果然是虞姬,全场响彻掌声和尖叫。每次看演出,最感动我的竟然总是最后谢幕的时刻,掌声欢呼表达了人类对艺术永恒的热爱,而台上那些露出自豪一笑的演员,每一个都是那么令人肃然起敬。最后杨丽萍出场,穿一袭描龙绣凤黄色大袍,如一个纤瘦却气场十足的少年皇子。她微笑对观众鞠躬,对演员鞠躬。妈妈激动坏了,拼命拍手尖叫,我怕我一个拦不住她就要冲上台去了。

午夜开车回家,墨尔本的春夜细雨微蒙。我和妈妈热烈地讨论着,回味无穷,身体如充盈了氢气的气球般飘飘欲仙,那就是艺术之美带来的无上幸福吧?

                                   3.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前几天跟女朋友去看澳大利亚国家芭蕾舞团出演的<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国家剧院的电梯口装饰了很多葱绿枝叶,镶嵌着几张印有澳大利亚芭蕾舞团名字的扑克牌,一块板上写着:Down the Rabbit Hole(通往兔子洞)。顿时仿佛已经身临其境于那个著名的奇幻世界了。

这部芭蕾剧非常长,全程将近三小时,分三幕,角色众多,热闹非凡。演员们固然个个舞技精湛,不过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舞美设计:要把这部全世界人尽皆知的奇幻童话以视觉效果呈现出来,可想而知是有多挑战,稍欠火候便要被人指摘嘲笑。而此剧的舞台设计真正脑洞大开,常常叫人又惊又赞,差点叫出好来。

红桃皇后藏身于坚不可摧的巨大红心里被人推来推去,高贵而威严;一群蒙面黑衣人在黑暗中操纵着亮白色的柴郡猫,看不见操纵者,只看见猫头在黑暗中悬浮漂移;蘑菇上抽烟管的毛毛虫是一个半裸男子,跳起了艳美的阿拉伯风情舞蹈。

最妙的是爱丽丝打开一扇小门,将头伸进去,看到一个神奇花园,那一刻骤然仙乐飘飘,舞台上光影变幻鲜花频开,整个剧院忽然无数花瓣从天而降撒在观众身上,许多个穿五彩舞裙的姑娘从前后左右所有场门旋转舞动着来到人们中间,观众们简直惊呆了,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美妙的艺术,就像是给芸芸众生编织一个好梦吧。

就是那种,无论多久以后,当你感到世事凉薄、人生萧索,无意想起那一幕,忽然荒凉的心田里又开出了一朵玫瑰。

                                    4. 巨人的陨落

好久好久没读到这么过瘾的长篇巨著了,有中学时代读《飘》、《基督山伯爵》、《荆棘鸟》那一类的快感。现代人好难写出鸿篇巨制,总是拼快拼新,都想一夜写篇爆款文章,博眼球者得天下。

故事梗概就借用豆瓣上的介绍吧:“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硝烟中,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都在热烈地生长——威尔士的矿工少年、刚失恋的美国法律系大学生、穷困潦倒的俄国兄弟、富有英俊的英格兰伯爵,以及痴情的德国特工…

从充满灰尘和危险的煤矿到闪闪发光的皇室宫殿,从代表着权力的走廊到爱恨纠缠的卧室,五个家族迥然不同又纠葛不断的命运逐渐揭晓,波澜壮阔地展现了一个我们自认为了解,但从未如此真切感受过的20世纪。”

相较于引人入胜的故事内容,这部作品更触动我的竟然是写作手法。作为一个半业余作家(比业余还要业余一点的),读小说时我常常不自觉地去揣摩作者的笔法和技巧,而这部作品令我受益匪浅,

作者肯.福莱特自己曾经这样说:“很多作家只写能取悦他们自己的东西,并模模糊糊地希望这也能取悦别人。但我每写一页都在清醒地思考:读者会怎么想?读者觉得这真的会发生吗?读者关心这些吗?读者想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我敬佩那些用文字和新奇结构进行文学实验的作家,但我从不这么玩。”

哇,这可能是本年度最令我醍醐灌顶的一句话了,对我正在酝酿的长篇小说有着至关重要的启示作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