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火山维苏威,化石庞贝城

火山维苏威,化石庞贝城

来源: 作者:陈向阳 时间:2017-11-24 13:52:12 点击:

我上小学的时候翻过姐姐的中学课本,其中一篇课文讲庞贝,被火山灰掩埋了两千年的古城。这一下子就刻进了我的记忆。

庞贝在海边城市那不勒斯的旁边,离罗马有200多公里。我们参加了从罗马出发的一日游。跟团游虽然不自由,但是省时省心。如果导游不错,也真能多长些知识。这次的导游还行,一路上从意大利的历史到最正宗的披萨饼,就没住嘴。路过一个叫Cassino的地方,山上有一处巨大的城堡,导游说那是后来重建的,原来的被美军炸毁了。二次大战时德军曾在此顽抗,令盟军伤亡惨重,于是招来猛烈轰炸。

我们先上维苏威火山。这就是毁掉庞贝城的元凶。它不低呢,海拔约1280米。好在旅游车不停地向上爬,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带,爬上赤裸的山体。一直开到距山顶高度只差200来米的地方。剩下的路要自己走了。

脚下是松散的火山碎屑,从最细的粉尘到大石块。也不能算真正的石块,而是充满气孔,没有定形,有点像炼铁弄出来的炉渣子似的东西,红色少黑色多,一点都不好看。盘山路倒是不难走,挺宽,那么多游客上上下下也不拥挤。路上有一大拨学生,男孩子们打打闹闹,又追又跑,弄得尘土飞扬。

路边只有些草,剩下都是火山渣。山下的风景还不错,大海蓝蓝的,海边是那不勒斯好大一片城区,密密麻麻的红房顶,一直蔓延到山边,连绿树覆盖的半山也有一处又一处房子。

这维苏威火山远看是个截圆锥,上到山顶再看,中间塌陷下去有一百多米,像个大碗,此刻我们就站在碗沿上。碗里边不好看,碗底是崩落的碎屑,没有积水只有稀疏的草。碗边的陡崖上一层层的,有的层看似结实的石头,应当是熔岩流冷却形成,有的层是碎屑,显然是喷上天又落下来堆积的。这碗挺圆,直径有一公里没有?反正比中国腾冲的黑空山和五大连池的大黑山都要大多了。碗沿上有加了栏杆的步行道,可以走到碗的另一端。我们吭吭吭狠走了一气才走到头。向另一边的山下望去,也有一片片的房屋,夹杂着绿树和农田。除了那不勒斯,火山四周还有几座小城呢。

这是个严重问题。导游说政府近些年非常担心,因为科学家认为维苏威火山又进入了活跃期,临近又一次大喷发。上一次喷发在1944年,当时附近还在打仗,双方士兵自动停战,跑来看自然奇观。维苏威火山在历史上有过多次喷发,大多并不猛烈,以熔岩流淌为主。而公元79年埋葬庞贝的那次喷发则非常猛烈,喷出了巨量的火山弹和火山灰。但那种超大喷发自从那以后没再发生过。1631年的喷发也比较猛烈,死了3000余人,但远比不上公元79年的规模。不过科学家说了,有越来越大的可能再发生一次与公元79年那次相当的超大喷发。

问题是,火山灰造就了肥沃的土壤,吸引了许多人到火山近旁开地种植,盖房居住。1944年到现在已经七十多年了,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这辈子都没见过维苏威的喷发,所以不相信危险临近。为什么这平静不会继续下去?为什么要为下辈子可能的危险就让宝地在这辈子荒着?政府估计,要把危险区域上百万人口紧急疏散出去,至少需要数天时间。如果预报不能提前数天作出,那生命损失可就大了。

我望着平静到枯燥无味的火山口:但愿它继续平静下去。

从火山上下来,先去吃饭:团餐,披萨饼。当第一口进了嘴,我就明白了导游为什么一路上叨叨这披萨:那是打预防针呢,怕我们抱怨。导游一再说那不勒斯一带的披萨是意大利最正宗的,保持着古老传统做法:薄面皮,少加料,每种披萨加的料决不超过三种。还使劲说,现在连锁店(像必胜客)里的披萨早就变了味,加这加那,还加菠萝!那叫什么东西?

我们吃了三种最正宗的披萨。其中最好吃的一种有一层奶酪。最难吃的一种看上去一片红,加了不少西红柿酱,还有香肠。但香肠少得可怜,切开后每一角上都不一定能匀上一片。我悄悄对太太说:这味道可比必胜客差远了。真的,哪怕是胡乱加了菠萝不配叫披萨的那种也比这个强多了。

太太回答:看来最正宗的披萨起源于穷人家,想加料也没有。事实很简单:少加料就少味道。不加料是烤面皮,抹了西红柿酱就是酸,没有肉就没肉味,于是嘴里只剩下酸酸的烤面皮。最后离开时每个桌子上都剩了些披萨,最多的就是“一片红”。

饭后我们来到庞贝城。在维苏威火山的东南方,相距大约10公里。一下车有点惊喜,因为迎面是一大片绿树。网上说,庞贝古城光秃秃,晒得贼死。当然,这片树林在城外,走进城里确实一棵树都没有。这是一座被天降大火摧毁的城市,一片残垣断壁。当年房屋的木质部分,大梁、房架,檩条之类统统遭焚毁,屋顶垮塌,只剩下石墙。有的还是楼房呢,石墙上留着一排孔洞,那是搭放木梁的位置。哦,也有一座没用木梁而以石拱为顶的房子留了下来,那拱顶上还有彩绘。

有几座房子被部分修复,当然是按照当年的模样。这也是为游客好,若全是残垣断壁,一会就看烦了吧?而且也只修了房顶,屋内没做任何装修,墙上还是两千年前的壁画,地上还有彩石镶嵌的画和图案。新盖的房顶也是保护这些壁画。

修复了屋顶的还包括一所妓院。怎么知道是妓院?虽然屋内的“软件”早已无迹可寻,但几间屋子的墙上却有壁画,而画的内容全是赤身裸体的男女在“做那事”,咱们称之“春宫图”。而且,外面的街口还有路标,墙上和地上都有石刻的男性生殖器指向这所妓院。据说在这座当时两万多人口的庞贝城里发现了二十多处妓院。看来这是古罗马人平常的生意,人们来趟妓院就像去洗个澡下个馆子一样平常。似乎那个时代对性和生殖器远不像现在这样视为大隐私。就看古罗马的石雕像,包括神像,一个个赤身裸体,生殖器也毫无遮挡。如今塑造的伟人像哪个是这样?

庞贝当然也少不了公共澡堂,依然可见那些水池和烧热水的地方,而且,居然还有一截半埋在墙里的金属水管!好像是铜的,有一条明显的焊缝。把一条铜片卷成管状应该不难,但是两千年前就有了这么高水平的焊接技术?

我们沿着一条主街走。路面是大石块铺的,有挺深的车辙:两道沟。走走停停,一直就到了市中心的广场。这里有些大型建筑,当然也是残迹,有些大石柱只剩了半截。导游说那边是神庙:阿波罗神庙。有一排仍有砖拱屋顶的大房子,那是商店。

广场的一角有一排经修整加了房顶的库房,里面堆放了许多考古发掘出来的坛坛罐罐。自十八世纪发现了埋在火山灰下的庞贝,考古发掘就开始了。可是这库房不是展览馆,并不开放,游客只能隔着栅栏门往里看。架子上有许多陶罐,地上有些残破的汉白玉雕像。但最吸引人的是几具“石膏像”,有人,还有狗,都是当年火山喷发时死去的。尸体曾被火山灰包裹起来。经过那么久,肉身早已“化了”,只在固结的火山灰中留下一个个空洞。考古人员把石膏浆灌进空洞,就浇铸出一具具石膏像。在这里有三具人像,一具狗像。人像中有一具是小孩,躺着的。一具成人像也是躺着的。另一具则身体蜷缩坐在地上,双手捧住脸部,显然在努力捂住口鼻。他是多么不想死啊。

据说全部遇难者只发现了十几个,看来当年火山喷发时还有足够的时间逃离庞贝。而这些遇难者不知为什么原因留了下来。

不过,两千年后再看,那些逃离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不幸的遇难者反倒留下了石膏像,不断得到千千万万后人的注目。

导游说,考古学家从庞贝得知的,尤其关于古罗马社会的日常生活方面,要远远多于任何其它地方,包括罗马。别处也许有更宏伟的古罗马建筑,更精美的文物,但是普通建筑和生活用具却难以保存下来,而且特别容易受到后来一代代的文明叠加、改造、演变,使当年的生活场景模糊不清。而庞贝却像是巨大的化石,完整保留着大量普通人生活的细节,戛然而止,停留在两千年前。

太阳西斜,不再那么晒人。导游说该走了。我又最后扫视一圈,从那神庙残破的石柱方向,可以看见远远的维苏威火山。这么个不仔细就留意不到的山影,当年却制造了地狱般的恐怖。可是另一方面,也为今日的我们留下了一座宝贵的化石城。而五十多年前,当我读着课文里的庞贝,根本想不到有一天可以亲眼目睹。

一切都多么不可思议。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