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龙腾震撼潮音涌——遥悼:潮声笛兄

龙腾震撼潮音涌——遥悼:潮声笛兄

来源: 作者:心水 时间:2018-04-04 15:58:19 点击:

当年南越海韵文社成立前、神交的几位住在中区芽庄市、文名远播的作家村夫、季夫,夜心与诗人潮声,竟然皆是钦廉才子。及至文社创会,我由小草文友推荐参加“海韵”后,仍无缘与这几位大才子相识。

直至1966年岁末我由从义市前往芽庄,始与前来接载的村夫兄初见,当晚在军营中意外的同时认识了夜心、潮声和季夫兄,大家开心的把酒言欢。我们彷佛是老朋友般畅谈越华文坛与诗坛的趣事,在欢笑与潮音涌动声声海韵中安眠。

冷笑着的岁月把我们从青春无悔的青年,转瞬间偷走了超过了半个世纪时光,越战结朿后文友们纷纷设法奔向怒海,越洋安抵彼岸也就各分东西南北了。

忘了如何得知潮声兄定居旧金山郊外,竟与长女一家居所相距颇近;因此、每有赴美国探亲,总会去潮声府上探望,几乎成了过去无数次远赴加州时,在预定聚首亲友名单中,必定会将潮声文兄(原名龙震潮)列入。

每次到达女儿家居后,潮声兄必与我通电话,言犹未尽时,不是我再挂去便是老龙又打来,自然相约前往龙府拜访;热情好客的老友记会邀宴午茶,饮茶后再回去继续未完话题,要到黄昏前才电知女婿到老龙家接载。

三月初台湾秀威出版公司通知拙著散文集面世了,细算水路托运的时日,如顺利恰巧在原定六月初赴美,前往参加孙儿在史丹福大学的硕士毕业礼前,书册会运到。赠新书给旧金山市亲友们、诗人潮声自然是在名单上。

晴天霹雳的竟然接到老友记的噩讯,几乎绝难相信这则无情讯息的真实性?可是当读到各国笛兄弟姐妹们,纷纷在风笛网上撰作吊唁诗人潮声的无数感人诗文时,我才肯面对现实心不甘情不愿的去相信那则噩讯。

新书刚出版的悦愉瞬即被老友记腾龙羽化飞天的哀愁所淹没了;六月再到加州、我整个行程中的某一天要与老友记欢聚的安排已如梦幻泡影。呜呼!天何无情,竟不容两个相知相交五十余年的老友记,再次重逢相见最后一面,便下杀手丧我至友?天何不悯啊!天何残忍冷酷哟?

旧金山市与墨尔本两地距离万余公里的飞行路程,关山远隔万水遥,至让我无法为老友记送行,甚至在灵堂前瞻仰诗人潮声兄遗容也欠奉,遑论鞠躬道别与送殡呢?

苦苦追忆后,才想起与潮声兄相聚相见最后一次是几年前、在洛杉矶市由风笛诗社梁柳英笛姐(风笛公关)安排召集该市的笛兄弟姐妹们,举办一场隆重欢迎愚夫妇与著名诗人方明先生的联欢午宴,风笛老总荷野诗兄还专程从芝加哥莅临,亲自主持这场风笛零疆界诗社筵开六、七桌的大联欢会。潮声笛兄也从旧金山前往洛城参加盛会,并与愚夫妇、季夫与彩珍贤伉俪一齐合影留念。

再前就是去诗人府上,为他的计算机安装大新仓颉中文输入法,装好之后顺便将如何应用敲键的方法,速成的在那几小时里简略讲解。当然、在那段时间中话题也离不开当年越华文坛及诗坛的陈年往事,以及海韵文社和今朝的风笛诗社种种因缘果。

那次潮声兄带路陪我一起前往旧金山的华族养老院,探望越华知名报人陈大哲先生,在离开回程的途中,我们莫不感慨良深不胜唏嘘,同是闽南老乡的陈大哲先生,敌不过岁月魔手的折腾而成了疾病缠身的老人。

老友记最多比我大一两岁,分手不过几年;居然如此匆匆的奔腾到极乐世界提早享仙福了?潮声兄哟!为何如此匆忙的不告而别呢?六月当我再到旧金山,请告诉我呵老友记,何处觅君魂呢?

自您羽化腾龙奔天后,您那位远在南太极的老友记,心情悒悒宽容难舒;本该焚诗以远祭君魂,无奈诗意在哀念中渺茫难显,唯有敲键略陈咱们超越半世纪的老友记相知相惜之情。

呜呼!三月秋风寒冷中您的老友记在万里外敲键盘,让跳动的字粒追思悼念永志不忘的老友记,遥望南天点燃三炷心香,虔诚祝颂潮声笛兄一路好走……

二零一八年三月廿六日初秋于墨尔本。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