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对“小日本”与“大日本”之反思(三)

对“小日本”与“大日本”之反思(三)

来源: 作者:吕嘉健 时间:2018-09-28 17:17:13 点击:

三. “小国”与“大国”的辩证法

日本这个民族有一个两面性:要低调的时候,它可以很低调,要猖狂的时候,它会很猖狂。他们是善于认清形势的机会主义者。当不是强大的时候,他们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处于弱势状况,就不惜采取“小国主义”和“后进生”的姿势,诚心诚意地学习模仿,然后惊人地进化,很快进入到大国强国的行列。到那时,它就会“去小国主义”,换上“大国主义”的架势。

如果它一旦膨胀了起来,有了超过自己体量的野心,过度消耗了持续发展的可行性能力后,它总是竭尽全力地走向崩溃。

韩国文化学者李御宁在其日本学论著《日本人的缩小意识》(1982)中,有一段精辟的总结性概括:

回顾一下日本史就会发现,“缩小”意识发达时期,社会一般都较为繁荣,可成功之后不久,往往又像秀吉一样开始向往扩张,转为“扩大”意识。如此一来,就突然变成非日本人,日本讲究细致的传统就遭到破坏,就开始丧失判断力,美的感性意识也变成一种带有残忍性的行为。(P245,山东人民出版社,2002)

其实,生存于资源短缺、自然灾害频繁和远离大陆的独立而狭窄岛国里的日本人,在漫长的历史里养成了警惕、谨慎和紧张的心性。“缩小意识”是日本人的本质,换言之,低调、不动声色地努力、事事认真、慎重讲究,才是日本人的优势。中国人是“三成吹到十足”,如果联合国要设一个宣传部长,那肯定由中国人当最出色;日本人就是“十足只讲三成”,假如联合国要出一个执行部长,那就一定是由日本人或者德国人当最好:严格执行规则和保证质量达到200%的程度。十足讲三成,是过度的隐患意识在主导着危机潜意识。

纵观日本史上的几次大飞跃,可以看到它有几个特征:

* 无论仿唐、入欧和随美,日本人吸收与学习外来文化有大规模模仿和彻底更新的特征;

*凡对外学习都以成为强国和跻身于最强者行列为目的;

*凡改革都带有对社会和人口素质加以文明开化的目的;

*在短时间内迅速实现突变和进步;

*它总是在其历史背景上具备发展到新的历史进程的素质…

日本人在传统性格方面具备与外来文明和强大成功对接的素质:如封建制的地方自治,全国一体的商品经济市场,自发形成的金融制度和基础,技术上专注、认真、细致、讲究品质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社会下层组织紧密结合和高度的合作精神,私人事业中融入公共道德,注重实际行动而不被抽象的道义论观念束缚,没有文人治国和文人文化主宰的传统,没有强大的官僚组织占统治地位的传统,讨厌争论,热爱事业、追求成功和刚毅拼命之武士道精神,非同一般的自制力,等等,这些特征都是日本这个民族、国家所具备的成为大国、强国的素质条件。

日本人之所以具有大国品质,实际上是将并不是很大的能量凝聚起来,锻造出最绝对的集体的实力,它不是散漫化的,也不是内耗式的,更不是懒惰型的,作家德富芦花(1868-1927)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

此后的日本,再不会像以前马马虎虎便可以了事,完全是靠实力决胜负。就算在政界,1890年以后才是真正困难的开始(注:这一年日本正式选举国会议员)。其实不只政治,其他方面亦一样。现在日本正争取加入世界各国行列,能争取多少便争多少,考验国家实力的机会愈来愈多,此亦不正是有志之士自爱之秋?能不修身奋发吗?我所谓志士不限于政治家,它包括各方面,只要有志贡献国家的人便可以。(《回首记》,1901)

在人类族群的心理中,有一个“大”与“小”的微妙辩证法:

在日本,因为生存空间和经济市场的局限,就非常向往大。但是如果超越了自己所具有的范围优势惯性,过度扩张了,就会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继而失却了控制力,“我”变成了“非我”,陷入左支右绌的困境;但是如果坚守自己的可控范围,在自我优势可以充分发挥的境地做到最好,那么就会化小为大,小国一样可以产生强大的影响力。日本人时刻意识到自己力量的局限性,于是它会在两方面加以增值:一是全世界最出色的集体主义,即凝聚力;二是认真到极致,品质讲究到顶级。于是日本人的缩小意识或曰凝聚力就变成了一种扩大,使其凝聚的精致力量成为锐利坚实的攻击性力量,变成世界上最优秀的“日本制造”。

以日本制造为例。日本制造讲究到什么程度?他们会将任何一件事做到最好,他们会把产品的质量标准设定到比世界平均标准要高出更多的规范,每一件产品,只要与这个严苛的标准差一丝一毫,也视为不合格,加以销毁废弃。日本大米中的农药残留标准,比联合国规定的指标要低。例如大米中的敌敌畏最高残留度,联合国国际食品法典规定的标准是0.5 毫克,而日本的标准是0.2毫克。日本米严格限定统一标准,没有例外。在日本,只生产优质米,从硬度、软度、粘度、弹性和口感都有精密要求,指标严苛,无杂质,无碎米,无杂色。所以日本米被誉为世界上最优质的米。日本制造给人的结论是:都是高精尖质量的产品,这就获得了诚信和市场。这种认真到残酷的精神,就是在细节上“狠”到极端的方式,死板到无情的状态。于是在中国人那里就获得了“变态”的结论。

相反,中国由于广土巨族,市场辽阔,所以不怕没有来客,不怕产品卖不出去,不怕没有可以欺负和欺骗的“水鱼”自投罗网,根本不考虑“回头客”的问题。于是中国人做的东西就不那么讲究,可以不根据标准来做,可以不守规则,甚至以次充好,对于不合格的产品,舍不得废弃,结果总是自我放任,就总是做不出精良的产品。久而久之,不诚不信,不认不真,不问不责,不尊不敬就成了常态。互害的心性像传染病一样传播开来,形成了恶性循环。这是“大”所带来的“大大咧咧”、“粗心大意”、“志大才疏”和“夸大任性”之负面心性。

有实力,小国可成大国;没实力,大国就是一个弱智的小国。(完)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