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转变

转变

来源: 作者:施文英 时间:2020-01-15 18:56:20 点击:

“爱不是我们关进灵魂里的一束火。”“声音、寂静、眼眸,一切都背叛我们;而盖不住的火,更迸发出这些火花。”……

何平一字一句,用心抄写着法国悲剧大师 哈辛的名言。

外婆住院了。每隔一两天,何平都要去医院看望她。小时候父母忙着事业,都是外婆照顾他,呵护他。现在她病了,轮到何平来陪伴她了。这一阵子,外婆无精打采,食欲不振,身子一天天消瘦下来。何平的心情十分沉重。

踏进外婆的病房,何平循例坐在她的床边。望着外婆干扁瘦削的肩膀,手上凸出的关节,何平的心,像外婆脸上的皱纹一样,隙裂开来。医生说如果这样下去,外婆的病况不太乐观。

外婆已届古稀之龄。她年轻时曾经选读戏剧,醉心西洋文学。她特别喜欢哈辛的悲剧,但现在老花眼太严重了,看书很吃力。何平用斗大的字体,来为外婆抄写这位十七世纪剧作家的金句,让她容易阅读。有时候,他也会朗读哈辛的剧本给外婆听。

金句抄完了。何平到大学的图书馆去,查找看看,还有没有哈辛的其他著作。他看到一位女学生,借了一些粤剧唱碟。他好奇地多看了她几眼,忍不住问她:借这些东西做什么呢?她笑一笑说,她老爸刚入院,是借给他听的。她爸爸,和何平的外婆住的是同一家医院。

果然,第二天在医院的等候厅里,他又见到了这位女学生燕苓。她告诉他,她到医院来照顾爸爸。

两人碰过几次面后,燕苓拿出从图书馆里借来的粤剧唱碟给何平看。他浏览了一下剧目:薛仁贵东征,薛仁贵三定天山…,他不禁皱起眉头说:粤剧,打打闹闹的,有什么好听呢?

她解释,爸爸爱好戏剧,是粤剧票友。他年轻时,参加过家乡的广东戏班,唱的是《薛仁贵》。他还担纲演出过这个角色。

何平得意地亮出他的剧本说:“看,我给外婆朗读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戏剧!哈辛是伟大的剧作家,刻画人性,震撼力强,才值得一读。”

她听了不以为然。她说她喜欢《雨打芭蕉》、《汉宫秋月》…这些戏曲。从小她就在管弦丝竹的氛围里长大,熟悉这些二弦、三弦、月琴、箫与板胡的声响。她觉得,粤剧的音响色彩明亮,节奏活泼欢快。爸爸听了心情开朗,康复很快。

燕苓说,初夏时节雨打芭蕉的淅沥声,很有疗愈的作用呢。大家都知道绘画与音乐有疗病的功效,其实戏剧也一样。她认为,哈辛戏剧的结局常常是玉石俱焚,悲剧收场。西方的悲剧充满了忌恨,嫉妒,复仇。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浓重忧郁的色调,恐怖阴森的气氛,读多了会影响身体的健康。

听了这些话,何平低下了头。他有点犹豫不决,是不是该停止朗读?想了一想,他对燕苓说,他相信心灵的力量,戏剧的力量。每回朗读时,他都觉察到,外婆眼里闪动着小小的光芒。

他决定还是依照外婆的心愿行动,他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诠释哈辛的戏剧。他深信,即使是悲剧,其中蕴含的深邃意旨和戏剧张力,也能够激荡心灵、振奋精神。

或许是从热爱的戏剧里汲取了滋养,外婆的精神好转了。她跟何平讨论剧中人物与剧情,胃口大增,两眼变得炯炯有神,脸色也红润起来。医生说,外婆竟然奇迹似地痊愈了。等再观察一段时间,大概就可以出院。

听完医生的宣告,走出病房,何平喜形于色。在大厅中他遇见燕苓,她说老爸已经康复,过两天就要出院了。何平也向她报告外婆的好消息。

燕苓恭喜他,轻声说:“你说得对。无论中西戏剧,都是精神食粮,都是心灵的养料。这几天,我选了一些莎士比亚的剧作,读给我老爸听,他也很喜欢。因为莎翁的《李尔王》、《暴风雨》写的都是父女关系;他的后期作品《辛白林》、《冬天的故事》…等,都有父女团圆的结局。”

他们一面交谈,一面走出医院。下起雨来了。她撑起一把伞,高高举过他的头,另一手牵起他的手说:我们一起走吧!

离开时,何平回头瞥了一眼,医院门前的路树,在雨中显得格外葱绿。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