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戏为媒

戏为媒

来源: 作者:海娆 时间:2020-01-15 18:58:34 点击:

汉斯在他鳏居生活的第二年,跟我去了一趟中国。那是他第三次去中国。头两次都是跟夫人同行,参团,十五天游半个中国,虽是走马观花,却也收获颇丰,带回来一大堆纪念品:五件套的京剧脸谱,唐三彩,兵马俑--,加上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两大箱子中国宝物,他索性腾出一间房来安放它们,像个小型陈列室,还在门上挂了一块木匾,亲手凿了三个歪歪斜斜的汉字:“中国房”。

他懂点中文,小时侯跟父亲学的。父亲早年是传教士,在中国西南的川渝乡下传教多年,企图用耶酥的爱去安慰饱受战乱和贫困之苦的中国农人,新中国成立后才返回德国,带回了两箱子中国宝物。正是它们,激发了汉斯对中国最早的兴趣。

我和汉斯在法兰克福的书展上相识。当时我为国内一家出版社帮忙,他看中了一套中国传统戏曲画册,很想买。我好奇他一个德国人,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便跟他攀谈。他拎着一个布口袋,里面装了一本相册。他把相册翻给我看,都是拍的静物,有玉观音,瓷罗汉,景泰蓝花瓶,紫砂茶具,泛黄的国画,三寸绣花尖尖鞋等。我以为是他去中国拍摄的博物馆展品,他却说是他家里的。我大惊。他留下电话,邀请我有时间前去参观。

他大约五十多岁,瘦高,褐发齐肩,看起来像艺术家,不料他却是青少年中心的老师,相当于中国的课外辅导员。德国的中小学一般只上半天课,双职工家长无暇照顾早归的孩子,就让他们去青少年中心参加兴趣班。汉斯的工作是教他们画画。知道我是中文老师,擅书法,他就请我去开书法课,教孩子们写毛笔字。孩子们都把用毛笔写汉字当画画玩,汉斯也跟着一起学,一笔一划都极认真,成了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

那次我无意中告诉他,暑假我要回中国,他当场就要求跟我同行。我觉得不妥。我回国只想跟家人团聚,跟亲友见面,并不想去别的地方。他却说这样最好,他就想在一个地方住下来,体验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并向我保证,他会自己出去玩,绝不会成为我的拖累。我考虑了一下,答应了。我在重庆有房子,给他一间住住也无妨。

离那房子不远处,有一个公园,自从前几年取消门票,每天都热闹得像过年,散步的,跳舞的,唱歌的,演戏的,各自为阵,各享其乐。每次回国,我必去公园,感受久违的沸腾生活。我尤爱听老歌,动情时也跟着吼几嗓子,甚觉痛快。汉斯不喜听老歌,他要去看演戏。我给了他一把家里的钥匙,不再管他。

那一年秋天,他突然来电话,邀我去他家做客,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原来他交了中国女友,名唤渝婷。他和她,竟然是上次跟我去重庆时认识的。在公园里,她唱戏,他要一杯盖碗茶,坐头排。

渝婷徐娘半老,风韵却好,原先在川剧团唱闺门旦。那些年剧团不景气,她没戏上,就在家里带孩子。丈夫跟她一个剧团,扮小生唱袍带花脸,改行去夜总会唱流行歌,被一个富婆看上了,拿出巨款作补偿,诱他离婚。渝婷也潇洒,拿了钱化悲痛为力量,专心带孩子,硬把女儿培养成学霸,一路高歌,直到拿下斯坦福大学全额奖学金去了美国,她才掉头回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剧团宿舍紧邻公园,她和一帮同样被闲置的同事就相约去公园重操旧业,自娱自乐。他们最先在黄桷树下的坝子唱,时间看天气而定。旁边开茶馆的老板是个戏迷,为了听戏和生意两不误,就请他们去茶馆唱,把临湖的亭子让给他们当舞台,还要从茶水钱里给他们抽成。他们欣然接受,主要图那里风雨无虞。就这样,在正规剧场里消停了多年的川剧,又在公园里咚呛咚呛吚吚吖吖地活过来了。

汉斯把我拉进他的“中国房”,从壁柜里取下一本旧画册,指着里面一张女人的戏妆照,说他七岁那年,第一次在父亲的阁楼上看到她,就被深深迷住了,认定她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那天他在重庆的公园看戏,虽然一句也听不懂,可渝婷一身绚丽的戏服,眉目传情,歌声婉转,举手投足都深情款款,一下就把他吸引了。他深信,她就是他七岁那年见过的那个画上的女人,一颗心就再也离不开了。墙上挂了一张渝婷的戏妆照,他把画册高高举起,得意地问我,像不像?画册上是昆曲《桃花扇》中的李香君,墙上的渝婷,扮的是川剧《西厢记》里的崔莺莺,我不觉得像。但我知道,在德国人汉斯眼里,二者没有区别,都是中国戏里漂亮的女演员。于是我点了点头,说是的,很像。

不久他们结婚了。婚礼那天,俩人都穿着艳丽的戏服,渝婷演唱了一段京剧“贵妃醉酒”,一袭龙袍的汉斯也跟在她背后张牙舞爪地比手划足,逗得众人开怀大笑。他俩都很感谢我,说我是他们的大媒人,没有我俩人无法喜结良缘。我想起汉斯七岁就迷上画册上的女演员,从此一生念念不忘,就说,不是我,是中国的戏剧。

那以后,汉斯工作的青少年中心,又多了一个中国戏剧兴趣班。

(完)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