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大洋笔会 > 布袋戏

布袋戏

来源: 作者:袁霓 时间:2020-01-22 16:19:28 点击:

陈庆湖喘着气,演完了一场“薛仁贵征西”。刚刚那一场可说是化了他九牛二虎之力,自己一个人演了十多个角色。一旁帮忙他的助手阿忠和阿里,咚咚咚、锵锵锵,一个敲啰,一个打鼓,一边在重要处加上几声吆喝,阿忠大喊“嗨……呀……”时, 一边偷偷地抹着陈庆湖的汗水,经过这一场,老陈知道自己真的不行了,戏演完了,陈庆湖瘫倒在一边,默默地掉眼泪,他很焦急啊。他的几个孩子不想传承,华人徒弟不想学,只剩下两个印尼人助手跟着他,可惜他们不会讲福建话,又不会讲华语,布袋戏的技艺可要在他手中失传了,他手中不断地转着布袋傀儡,久久不发一语。

陈庆湖的曾祖父来自于福建泉州,是泉州戏班子的班主,清朝末年,已经发达的闽籍商人”永和号”老板陈维财在印尼中爪哇沿海的一个小城,种了一大片甘蔗林,开了间糖厂,通过海路寄到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去销售,糖厂生意兴隆,除了本国,还寄到东南亚及广东福建去。海道来回,平安无事,陈维财感恩神的庇佑,遂盖了一间向海的妈祖庙,供四方善信祭拜,开光期间,他特地请了泉州出名的布袋戏来酬神。

陈清湖的曾祖父就这样带着他的戏班子,坐着大船,漂洋过海将近三十天才来到三宝垄上岸。这一上岸,就再也回不去了,戏班子就此在印尼的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巡演。

那时候,陈家班可火了,虽然当时来印尼表演的差不多有十多个戏班子,却数陈家班最受欢迎,人家要请他们演还要排期呢。每次演出,人山人海,来自各地的观众,此刻定会碰到乡里人,乡亲相聚,浓浓的乡情此时显现,一边谈天说地一边看着戏台评头论足,戏台上“薛仁贵征西”“薛丁山征东”“三国演义”“梁山伯祝英台”“黑白蛇”看了又看,还是津津有味。

曾祖父把他演戏的技艺传给了祖父,祖父传给了他父亲,也传给了他。那时,祖父还活着,对他严格极了,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说白,哪里该高,哪里该重,都不能出错,临死时,千交代万交代,一定要把布袋戏传承下去。父亲做班主的时候,上世纪六十年代,印尼政局忽变,所有华文、华语、文化都被封杀,陈家班也解散了,好几年都没有演出的机会。

所有与“华”有关的东西,全被压成一片片,放在一个微不足道,没人看到的角落里。

十几年后的一天,有人翻着那个角落,忽然看到布袋戏这被遗弃了的“宝物”。

他们被请到一年一度举办的“雅加达博览会”里演出一个月,戏台安在游人很少经过的边缘。戏班子都散了,剩下他和弟弟陪着父亲演出,虽然观众很少,父亲还是很兴奋,差不多被藏到发霉的“东西”,能够在阳光下晒一晒,也够爽心的。

他们久不久接到订单,大多数是神诞去酬神演出,人山人海的场面早已不再,观众再也不会拿张椅子坐下来观看,至多只是偶尔驻足,观看几分钟就走。陈庆湖都差点演不下去了,没有观众拍手叫好的戏,演来真是意兴阑珊。但是,请他们来演出的庙祝说,请你们演,不是给人看的,是给神看的、给神开心的。照演,演足七天!

演戏的人赚不了大钱,几年后,一生穷苦的父亲走了,弟弟转行了,陈庆湖只好带着他的印尼助手辗转到各地演出,两个助手耳染目睹,竟然也会帮着他了。

陈庆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他不能让九泉之下的祖父、父亲死不瞑目,一定要把布袋戏传承下去,他把他的技艺倾囊相授与阿忠和阿里,看着他们一天比一天成熟,他觉得无愧于祖辈了。

有一天,阿忠举着一张请柬,兴高采烈地跑到他家里说,“师父!我们布袋戏被请到五星酒店里举办的文化节演出了。”

那一天,陈庆湖在他的孙子孙女陪同下,来到五星级酒店看他的徒弟演出,还是《薛仁贵征西》,但是他的旁白,全都是印尼语,大部分只能够听得懂印尼语的观众,不断地鼓掌叫好。陈庆湖闭着眼睛,听着以前熟悉的掌声,默默地流着眼泪。

布袋戏以另一种语言,另一种形式在印尼传承下去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