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笑在澳洲——第十一章白人中的小人(二)

笑在澳洲——第十一章白人中的小人(二)

来源: 作者:姜晓茗 时间:2017-02-09 15:10:48 点击:

                                                  1

前面说到,老板突然把这份付账会计的工作给了尤雅茗,她还没来得及回味过来就被老皮特那狗屎样的培训气个半死。

等尤雅茗终于在岗位上游刃有余了,就开始揣测老板的心思了。

他当时为什么那么突然地把工作给她呢?

尤雅茗总结了一下,可能有以下几点:

一、杰丝的工作实在让人看不过眼,消极怠工,懒惰成性,没有责任心。她是安东尼的女朋友的亲妹妹,老板不好意思不给安东尼面子,所以只能容留她,但天长地久也不是个办法,总有个起爆点,那家最大公司的错误付账就是一个导火索,击毁了老板最后的底线。

二、老皮特嘴皮功夫异常了得,真的是能把死人说活了,如果再让老皮特引进一个他的人来财务部,那老板就几乎控制不了财务部了。没有掣肘老皮特的人,老板将降低他对财务部的控制度,所以不能用老皮特推荐的那个人,也是从组织结构上考虑的。

三、尤雅茗的个人条件非常优秀,会计工作也不是个很难上手的工作,她又的确具有她在那封信中讲到的独特优点——讲普通话,走遍中国也不怕,具备供热知识,在全国供热系统拥有网络,属于复合型人才。

四、尤雅茗的工资比杰丝的低,对于公司是个实惠的买卖。

综合以上四点,老板最终选择了尤雅茗。

分析完了,尤雅茗不再那么感恩戴德、战战兢兢了,她开始不卑不亢、乐观向上地开始她的新工作了。

不消一个月的工夫她给老板找出1万多澳元的错账来,把老板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当时雅茗为了证明自己比杰丝强,拿着以前估计能犯错的账单狠命地查,还真叫她查出来2000多澳元的错账来,老板说他想kill杰丝。

尤雅茗一看找错账这么容易,就每个星期一封信给老板汇报自己上个星期做了什么,找了多少错账。要知道该公司有150个供货商,一个月找出个万儿八千的回来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尤雅茗把公司的五十几台电话的账单逐个对号,发现了Telstra公司居然就三个不属于他们公司的号码多收了他们两年钱!于是尤雅茗打电话去交涉,居然收到了760澳元的返还!

尤雅茗建议取消了一些意义不大的服务,比如几个餐厅和会客厅的喷香服务,一年又节省了363澳元。

很快,老板对她就多了很多的问候和关照。

尤雅茗还把用过一面的纸收好,集中起来用反面。

每天中午用午餐的时候她必然把自己办公室的灯关闭。

有一次尤雅茗看到公司由于迁址,很多旧信封因为地址更改而不能用了,就用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公司的小不干胶便笺贴到了旧信封上,这样那几百个旧信封就可以重新派上用场了。当老板跟尤雅茗要信封的时候,她非常自然地给了他20个她自己糊的旧信封,他大为感动,说:雅茗,你是咱们公司的NO.1,you look after our company everything,

everything!(你照顾咱们公司的方方面面!)

这下子,老皮特受不了啦!

                                                          2

回过头来看,老皮特之所以对尤雅茗那么敌视,是因为他压根儿就没瞧得起她,他想当然地认为尤雅茗这么个到澳洲没几天,从来没干过财务,英文说得磕磕巴巴,刚从社会最底层抬起头来的中国女子断无可能把这份全职的财务工作拿下来。

但尤雅茗愣是凭借着自己的勤奋、坚韧和不算愚笨的头脑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而且由于尤雅茗爱厂如家,几次的国内询价都非常出彩,老板对她可谓刮目相看,其他的员工也因为尤雅茗的随和幽默而与她相处甚欢。这让老皮特颜面尽失,于是不失一切时机地变着法儿让她出丑。

他掣肘尤雅茗有三部曲,第一部是一开始的培训不尽心,能糊弄就糊弄,专门拣她不懂的词用。

比如,公司里有两个subcontractor(固定业务的分包商),他们的名字叫色考和马逊。

雅茗问:“什么是色考和马逊?”

他说:“色考和马逊就是色考和马逊。”

雅茗又问:“这是个公司名吗?”

他说:“他们是subby。”

雅茗再问:“什么是subby?”

他回答:“Subby is subby.”

尤雅茗从来没听过subby这个词,就拿出自己的电子词典来抬头问他怎么拼写,他非常正经地说:“s-u-b-b-y.”

尤雅茗当时买的是最先进的步步高牛津词典,好一顿查啊,可词典上没有!尤雅茗也没辙,就写在笔记本上记着,等日后再理会(就是这段让她在跟瑞夫诉苦的时候气出了眼泪,瑞夫告诉她,subby是澳洲土语,分包商的意思,是根本不可能从字典上查到的)。经过尤雅茗心脑手口并用的努力学习,只两个星期她就完全独立工作了。

第二部曲是对她的英文不好大造舆论,企图给她一个艰难的外在环境,从而达到挤走她的目的。

他们的供货商中有个ADA,还有个APA,可杰丝为了图方便,在文件柜里只设了APA的文件夹,没有ADA的。尤雅茗很奇怪,问:“这不是ADA吗?怎么文件夹里是APA呢?”结果皮特对正路过的阿密特撇着嘴蔑视地说:“哎呀,雅茗啊,你怎么连ADA和APA都分不清呢?”雅茗当即反击:“皮特,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个账单和文件夹的名称不相符,而不是我连字母D和P分不清!”

第三部曲是经常用蔑视的态度对待尤雅茗,笑话她来自中国,很穷。尤雅茗的弟弟要来的时候,她天天在公司哼小曲儿,他问尤雅茗:“雅茗,你弟弟要来你这么高兴,你想请你弟弟吃什么呢?”雅茗说:“当然吃龙虾、吃生蚝啦!”他说:“那你去那里吃时把你吃饭饭店的名片捎一张给我好吗?”尤雅茗一听就知道,这个瘪三又找茬儿笑话自己呢!便扬着眉毛说,好啊!

等雅茗的弟弟来了,他们当然去吃了龙虾和生蚝,还真就忘了要名片了。他又专门跑到尤雅茗桌子跟前问她:“雅茗,你吃龙虾的饭店名片拿给我了吗?”

尤雅茗很懊恼地说:“我忘记了,等下次吧!”

他眼里滑过明显的鄙视光亮,那神情分明是说,我就知道你吃不起龙虾!

本来尤雅茗弟弟来的那两天,她提前一个星期都跟老板请好了假的,结果她弟弟来的第二天老皮特给她打电话:“雅茗,We  really  need you,urgently.(我们非常需要你,急需啊。)请你到公司里来好吗?”尤雅茗很不舒服,但还是答应了。第二天上午放着飞了一万多公里的弟弟在旅馆里睡觉,自己十二万分不情愿来到了公司,做了一上午账才发现,全部都是日常的工作内容,根本没有任何紧急的事情!

临近中午,尤雅茗表情非常严肃地倚在他的门框,双手抱臂对他说:“皮特,其实这两天我早就跟老板请好了假的,我知道并且会记住今天完全是你叫我来的,不是老板。”老皮特一下子很窘,手脚不自然了起来,说:“谢谢你,谢谢你啊。”

尤雅茗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了。

等雅茗的弟弟离开后,她戴着弟弟送的仿真项链,老皮特跑过来假模假样地问:“喔,好漂亮啊,是24K真金的吗?”雅茗一听,他又在挑衅了,马上回头严肃地说:“皮特,你见过澳洲本地的女人戴真金的饰品吗?我这个不是真金的,但我想告诉你皮特,我会有钱的!”

自此,他再不敢笑话尤雅茗穷了。

后来,等他万分震惊地听说尤雅茗要辞职,非常惋惜地问她为什么时,雅茗捶着他肥肥的肚皮大度地笑着,说:“皮特,你忘记我说过我要get rich 吗?”——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雅茗在自己的日记上写道:对于老皮特这样的人,工作上绝对要过硬,让他挑不出茬儿来;言语上一定要跟得上,不能让他在口舌上占了便宜;更重要的,一定要在老板那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否则他都不知道他是老几呢!

尤雅茗与老皮特的强弱对峙拐点出现在2009年的2月底。

                                                   3

经过了两个半月的全职工作,所有上下游的人都认可了尤雅茗的工作能力。老皮特开始给她加工作量,无限制的——所有的对账全部由雅茗做,以前绝大部分是老皮特做的;以前公司专门雇了一个每周工作一天的档案归档员,专门把杰丝一周输入的所有账单放入相应的文件柜,等雅茗一接上手,这个人就再也没有露面;从安东尼那里接过了两家最大供货公司的核价任务;从安娜那里接过了公司里所有卡车、面包车、皮卡车的运行记录;道恩的现金流也逐渐转给了她;这些还不包括公司在她接手工作后成立的新的分公司的一切账目……

逐渐地尤雅茗有些喘不过气来,每天非要到最后一秒钟才能把当天的事情做完。

老皮特就像一个拉皮筋的人,拉一拉看看到没到弹性限度;再拉一拉,再看一看。他很享受这样的一个过程,仿佛往一杯已经放满了大石头的杯子里加入小石头,再加入沙子,最后还能往里倒水,每进行一步,都让老皮特喜上眉梢,惊喜不已,而且对于未来还能往里加盐深信不疑,可以说他贪婪的眼睛活活被尤雅茗直线上升的工作量撑大了。

在中国,没人会对“勤快”产生质疑,但在国外就不行,不同的法制环境,不同的文化传统,“勤快”马上就“水土不服”了。

西方国家的法制基础是“私我”的权益,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对“私我”权益的维护,许多西方国家的法制框架就会坍塌。西方人行事的出发点就是自己先保护自己的利益,就这样,社会依据这样的不需教化、浑然天成的自然伦理基础一步步走上了现代文明的轨道。

比如说,在墨尔本北区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普莱斯顿市场,一百多年以来都是逢周三开市、周六闭市的。但中国人一来,他们每周七天地工作,让市场里的摊位生存压力陡然增大。为什么?同样大家付房租,如果你经营四天,那么每天的房租多少?你经营七天呢?还有关键一点,中国人利用西方人不开张的那三天赚够了本钱,等市场开放的那四天,他们再以低于市面售价的价格低价倾销,这让很多白人没了活路。所以,在西方人看来,这种中国式“勤快”恰恰破坏了他们固有的生活秩序,间接触动了他们的根本利益。

说白了,中国人的“勤快”是建立在卑微、寄人篱下的基础上的,这种“勤快”带有讨好性质,以牺牲自己去博取微薄的利益。

不论在其他西方人眼里怎样,在老皮特这里,“勤快”一直是美德的,这标志着他可以同样挣钱,少干活。与此同时,他让尤雅茗干活越多,可供他挑刺的地方就越多。在尤雅茗这里,“勤快”就慢慢地从“美德”变成了“恶习”。

2月的一天,当他说要尤雅茗把所有仍然开放着的请购单逐个检查原因并关闭的时候,她感觉真的是压在骆驼上的倒数第二根稻草了。尤雅茗下定决心,这是她接受的最后一个工作任务,其他的任何额外任务自己都不会再接受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没几分钟,安东尼知道这个任务安排后大发雷霆,说,这是什么工作?狗屎吗?对公司一点利益都没有!安东尼立即把老皮特叫过去,说,这个工作没有意义,你不能让雅茗做!

尤雅茗诚恳的工作态度和要回来越来越多的credit给她在老板那里加了不少砝码,老板对她每每笑脸相迎,非常看重。

人说恃才放旷,尤雅茗虽然没有放旷,但的确腰杆子是越来越硬了。

这样,2009年2月底的那个历史性时刻来临了。

那天一大早,老皮特就木着脸,拿着一整本的排名第二位的供货商的产品价格表来找尤雅茗,让她输进财务软件里。雅茗接过来不禁诧异,哇!这可是明文规定属于安东尼的工作范畴啊,与自己可是毫不相干的!

雅茗说:“皮特,这是安东尼的工作啊,我干不合适吧?”

哪知,皮特话音刚落,眼皮都不翻一下,转身就走了。

他拉住老板在道恩房间里(与尤雅茗临近的房间)关着门说话。先是絮絮叨叨一些琐事,后来声音突然升高,就听他说:“我刚才让雅茗输入这个价格表,她说,我不干,这是安东尼的工作!”他在说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重重加重了语气。

靠!这活活是个套啊!这不明摆着无风三尺浪,大清早在煽风点火吗?尤雅茗在这边一听,火立刻蹿上了头顶,本来她看那一整本价格表就来气,你这还没跟我说上半句就感觉抓着我小辫子了,忙不迭去告状!此时,尤雅茗的脑海里闪电般掠过老皮特要龙虾酒店名片时鄙夷的眼神,嗤笑她的项链时喷射而出的蔑视,工作中设绊加卡的无赖嘴脸,还有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险恶用心……尤雅茗的胸膛里仿佛蕴含着一座千年火山,整个人已经进入怒气充盈的状态。奶奶的,我还不信你了呢!

尤雅茗呼地站起来,拧开门把手,径直冲进了道恩的房间,直直杵在老皮特面前,目光如剑地直刺老皮特的眼仁,言语中完全听得出她貌似平静的语气下蕴含的高能量怒气:“皮特,请问,我刚才是怎么说的话?我是说我不干了吗?我想请你们三位给我个评价,我来了这里几个月,有没有拒绝过任何的额外工作?你作为我的顶头上司,你给过我一个工作description(职责描述)吗?尽管如此,我还总是尽力而为,无论你交给我什么新工作,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今天我一定要一个工作职责描述,你要让我清楚我的职责,让我来决定优先顺序,比如你每个周四一早需要分包商的工资单,我有没有一天晚过?今天我还不拒绝这个新的价格单的输入工作,但我要一个明晰的工作职责描述,你们都可以来核准我的工作量,如果你们认为我干得了我就干,认为我干不了那就说明你给我的工作量不合适。我的要求不过分吧?”尤雅茗一口气把这些话连贯地说完,同时扫视着屋内的另外两个人——老板和道恩,心地坦荡,面无惧色。

雅茗最后又说:“我知道你很忙,我只想说一句话,皮特,你作为我的顶头上司,我希望你无论在谁的面前都说真话!”“真话”两个字,被雅茗重重加重了语气。

说完自己想说的话,雅茗一个字都不多说,扭头就走。

人,动不动贸然说话是对自己的放纵。但冰冻三尺下面的水的喷发就不同,那是经过重压封堵之后的释放和挣脱,如果时机和地点选择得正确,这种“贸然说话”就具有磅礴的力量。

他们三个人压低了嗓音在里面说了很久的话。听脚步声,老板从里面出来了。尤雅茗担心老板为了照顾老皮特的情绪,当着老皮特的面批评自己,就扭头躲进了厕所。

再出来,老板没影啦!

傍晚,老板在楼下给雅茗打电话:“雅茗,下来吃比萨,我买了好几种口味!”

尤雅茗下楼去后,面对着他非常诚恳地说:“对不起老板,上午我是没克制住,我知道不敲门闯进去不礼貌,请你原谅。”

老板出人意料地丝毫没把那件事放在眼里,先招呼她拿了块她最喜欢的蘑菇比萨,然后慢悠悠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皮特是你的领导,你应该尊重他。”转身他就又开始说说笑笑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一伙儿七八个人嘻嘻哈哈边闲聊着边吃着比萨。老皮特提着那个象征着他在家里也不放弃工作的黑色电脑包从楼上下来了,尤雅茗站在老板身边向他微笑着说:“皮特,have a good night!(今晚过得愉快!)”

老皮特点点头,脸上有尴尬的神色飘过,擦着大家伙儿火热的气氛边儿灰溜溜地走了。

自此,尤雅茗跟老皮特的关系转入了平等阶段,或者说旗鼓相当阶段。

这个阶段一直持续到2009年的6月30日。

                                                  4

当同事关系达到平等阶段,尤雅茗实际上是受宠的。她中英文流利,年轻,阳光,单身又不乏野心。这样的女人谁都不敢轻视,因为她们地位的可变性实在是令人难以预料,今天她还在埋头任劳任怨地干活儿,指不定哪天拉了个大财团投资,找了个特有实力的供货商或者干脆嫁了个什么人,腰缠万贯,把公司一购买,成了公司股东也不一定。

因此,隐隐听到尤雅茗有入股公司的计划,精明如老皮特者是不会不敬而亲之的。

但,歹毒如老皮特,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找茬儿灭掉尤雅茗的机会。

前文说过,6月底,以前工作的推拿店老板突然给尤雅茗电话,说有个急事要请她帮忙。尤雅茗当时已经离开推拿店9个月了,9个月内他们联系得不多,只是偶尔他需要她帮忙翻译点文件,雅茗总是很快地帮他做完。2009年2月尤雅茗不小心摔坏了尾椎骨,恰好那天推拿店老板又让她翻译东西。打电话的时候她趴在床上,就随口告诉他,医生说中间有孔的垫子可以减轻尾椎骨的承压力。他马上就把推拿店里的枕头拿来一个,同时还送了一束花。孤单的尤雅茗当时心里非常感动,这是自己连续4次都推辞了做他的推拿店店长的人呐!这个人有胸怀,不计较。

现在他有事需要帮忙,自己怎么能不帮呢?

于是她当场就跟老皮特请好了假,用了一天的时间帮他搞定了。

尤雅茗在中国的时候就经常到处搞业务谈判,如今虽然是在英文社会里,但谈判的技巧是相通的,于是购物中心的谈判,尤雅茗大获全胜,原价2500澳元的租金,硬是被她讲到了1200。推拿店老板大喜过望,更是顺着租赁经理的言词说自己跟尤雅茗是商业合作伙伴。

回程的路上,他跟尤雅茗述说了他创业的经历,邀请尤雅茗入股,第二天为了感谢她,还请她吃晚饭。

前文已经交代过的接下来共进的那顿晚餐,让尤雅茗后悔了半辈子。

很多的生命,好像只有记录下来才有了它的痕迹,因为有了痕迹才可以被屡屡把玩;因为屡屡玩味,你才发现,有些事情,不是“想”就可以的。

蝴蝶的翅膀可以扇成飓风,殊不知偶然从衣角飘过的那片落叶也许就是飓风要来临前最确定的预兆。

                                                      5

如同前文说过,6月29日雅茗的老板跟墨尔本的知名律师事务所迈克劳签订了现金流贷款合同。老皮特敏锐地捕捉到尤雅茗想翻身做公司股东的美梦彻底泡汤了,那点小肚鸡肠又时不时鼓动他开始兴风作浪了。

老皮特出的第一招是在尤雅茗的工作时间上做文章。

尤雅茗当时持澳大利亚学生签证,按照法律规定,凡是持有全职学生签证的学生每周打工不可以超过20小时。此举一则保障了澳大利亚的留学产业的纯净性,另则保障了澳洲本土工人的职业机会,三则给澳洲当地的企业提供了雇用廉价劳动力的机会,同时还给留学生一个接触社会的机会,可谓一箭四雕。

世界上一箭四雕的好事不多,这就意味着在执行的过程中肯定有些人在有利于他们自己的方向上去变通。雅茗和她老板就是一例。雅茗作为一个一穷二白的国际留学生,最大的期望是能与澳洲人一样从事一份白领的工作,工资稍微低点没什么;老板作为澳大利亚第二代移民,除了拥有第一代移民的吃苦精神之外,自然拥有了对现有制度的深度了解之后想要突破的欲望,而尤雅茗的综合素质又远远超出老板的期望,这样一对“郎情妾意”的“黄金搭档”,想拆散他们都难。于是乎,这澳大利亚的法律在执行的过程中也就有了些许变通,比如尤雅茗可以随意来上班,想上多少就多少,会计那里呢,把总数核算一下,输入电脑的时候永远只按照20小时输入,这样一旦移民局查下来,就死无对证,澳大利亚的公司和个人都得利了,你以为移民局的人真会那么较真?

可看不顺眼的还真有,这不,老皮特就是其中最眼热的一个!

他先是每天监视尤雅茗到底几点离开,有时尤雅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到楼下准备离开的时候,碰上安东尼或者瑞夫,他们总要嘻嘻哈哈一会儿。这本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但要是叫老皮特遇到,那他肯定会说:“雅茗,去!先去把卡打了再过来说笑!”这样的话语,每每让欢声笑语的热闹气氛戛然降至冰点。尤雅茗像是舞蹈到高潮的舞者被断了音乐一样的懊恼愤恨。

本来尤雅茗周末偶尔来上班是要付双倍工资的,但老皮特以她的单位工资已经很高了为由,公然制止给她下发周末工资,考虑到自己周末上班的机会不多,尤雅茗还是忍耐。

当2009年7月中旬,尤雅茗的新学期开学后,又多了课程时,老皮特可做文章的地方就太多了!

尤雅茗原来是每周到公司上四天班,可新学期的课程安排比较紧密,这样尤雅茗只能到公司上三天班了。说实话,尤雅茗工作积极,又掌握了统筹方法,所以五天的全职工作跑到尤雅茗手里,四天干起来绰绰有余,不仅如此,老皮特还时不时地给她加量,尤雅茗又三头六臂地干完了。

可如今,要三天干完五天多的工作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尤雅茗先找系主任调了课,调完之后结果是一个星期上课一天,另外一个星期上课两天。这样一来,第一周老板和尤雅茗相安无事,可第二周就有点麻烦,说实话尤雅茗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就做了一会儿缩头乌龟,假装临时有事。可老皮特是谁啊,他无风还想起三尺浪呢,这好不容易有点小尾巴露出来,他岂有不抓之理?

于是一个状告到老板那里,老板短信尤雅茗:皮特告诉我,你不提前请假就不来上班,这样的事情我公司不能容忍,请速安排好你的课程时间,否则,请另谋高就。

老板一直以来对尤雅茗是很尊敬的,这样的重话从来没有说过,但这次,在老板自己融了资后才几天,就说出这么重的话来,她当然知道是老皮特挑起的,但还是让尤雅茗吃不消,她平生第一次对老板有了一丝丝“恨”意。

调整课程这件事是完全超出她的能力的,她可以在工作中三头六臂,她可以在众多繁杂事物中迅捷地理清轻重缓急,她甚至可以将几乎发狂的供货商在几分钟内安定下来,她唯一不可以改变的就是自己是留学生的身份,要每周学习的命运。

她几乎是含着泪水去再一次求系主任,系主任帮她调到了另外一个年级,而且帮她把一门课程移到晚上去上。这样尤雅茗又可以每周上四天班了。只是,心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6

又过了几天,推拿店老板又需要尤雅茗帮他去谈判。可等他到了雅茗公司楼下才说,坏了,我准备跟人谈事,却忘带打印好的资料了,所有的资料还都在手提电脑里。

尤雅茗一看事情紧急,马上说,那你到我办公室里来,我用我的打印机给你打出来不就可以了吗?

事实证明她这么考虑事情太简单了。

那天推拿店老板来的时候恰好是下午茶时间,所有的前台接待和老皮特都不在,推拿店老板就径直从一楼走到了尤雅茗的二楼办公室,然后用她的USB从他的手提电脑上拷下来他需要的文件,接到她的电脑上,一按打印按钮,什么都有了。

可能是做生意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进入到正规的公司里,加上周遭一丝声音也没有,他的呼吸有点急促,尤雅茗为了让他放松,故意讲话,安慰他。

等推拿店老板把所有的资料全部打印好,装到电脑包里时,老皮特如幽灵一样从一楼上来了。

他万分惊讶地看到尤雅茗正神色泰然、表情自如地把一沓子资料向一个神色慌张、躯体僵硬、表情滞涩的亚洲中年男人手提电脑包里塞,嘴巴张得跟天一样大。尤雅茗赶紧主动招供,说这个是我原来推拿店老板,刚才跟你请假就是要跟他出去谈事情,但他忘记带资料了,所以用我们的打印机从他的手提电脑里打出来。

挂着疑惑艰涩的笑,老皮特跟推拿店老板礼节性地握过了手。尤雅茗带着推拿店老板下了楼,去到墨尔本另一端的购物中心办事。可不凑巧,约好的购物中心经理临时有事,只能推迟到另外一天。

雅茗想当然地以为,这只是小事一桩。没想到,第二天的早晨老皮特掀起了一场尤雅茗始料不及的暴风骤雨!

原来,头天晚上,尤雅茗和推拿店老板离去之后,老皮特把发生在尤雅茗办公室的事儿当作间谍行动汇报给了老板。

老板以一种史无前例的严肃口吻,找尤雅茗谈话,他用凛冽的目光盯着她说:“雅茗,这是公司最基本的管理规定,不准不经过批准带任何人进办公楼,尤其是不可以用电脑……”

尤雅茗被老板突如其来的严肃面孔吓了一跳,感觉周身像是被老板用剑削了一遍。等听明白老板的画外音之后,她旋即明白了又是老皮特在作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但考虑到老板对自己的知遇之恩,只有道歉。

可问题是,两天后是尤雅茗跟推拿店老板约好的去跟另一个购物中心谈判的日子,尤雅茗可不想在老板对自己有芥蒂的情况下再一次请假。作为一名在澳洲打拼的身无长物的留学生,这份白领工作是她唯一值得骄傲的资本和靠山,她可不敢把它给弄丢了。当然,老皮特也是抓住这一点,三番五次地给她下绊子的。

于是接下来一天的早上,尤雅茗就进到老板办公室,非常诚恳地对他说:“爱博汉姆,对于前天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私自带人到办公室的事我再一次诚挚地道歉。我知道我做错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但我希望你不要站在我可能是个间谍的角度上想问题,我希望你站在我的性格的角度上看。我这个人比较讲义气,那位先生是我的前任老板,没有他,我们就不可能认识。他和你对我是一样的重要,你们都在关键的时刻拉了我一把。你说他需要我的帮助我怎么会不伸出手呢?即使以后你成了我的前老板,如果有一天你也需要我的帮助,我也会尽我的力的。所以,对于前天那个事件,请你不要生气,更重要的是请不要生疑。”尤雅茗又接着再次清晰地解释了事件的前因后果。

老板此时手头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又少了老皮特的直接言词怂恿,明显通达了许多,表示不是什么大问题。老板似乎消除了成见,谈话平和友好地结束。

路过老皮特的房间,老皮特又在竖着他的一对招风耳听墙根呢!尤雅茗深知自己周遭险象环生,所幸自己到目前为止总是逢凶化吉。尽管这样的内耗很是耗费精气神,但尤雅茗感觉自己似乎还应付得了。她的眉毛轻轻一挑,抛出一个不屑的眼神。

                                                      7

当时老板在尤雅茗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说,他付给她的是试用期工资,等工作满六个月之后,他会考虑给她加工资的。

但屡次的工作签证事件,老板都给了她支持,尤雅茗尽管知道自己早就该变成正式工工资了,但一直不好意思开口。

到了2009年7月,老板自己融资做了“开源”之后,开始准备“节流”了。老板率先不拿工资了,两个星期之后,在公司董事会上通过,管理人员的工资按照原来的85%下发,也就是每个人工资降低15%。

尤雅茗听说这个消息之后的一天,老板找她谈话,非常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她的工资也需要降低15%。

心情有了微妙变化的尤雅茗此时已经有了底火,她直盯着老板的眼睛说:“老板,您说的降低工资我不接受。我想说,在全体人员都没有降工资的情况下,我早在今年的2月就开始用四天的时间做五天的工作,也就是说我的工资已经比他们早两个月降低了25%了,如果您再降我的工资,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此时的雅茗,业务熟练,在业界已经稍微有了点知名度,渐渐地她发现,老板给她的工资的确是当时在推拿店工资的两倍,可相对于澳洲正常的该岗位的工资,实际上还是低了20%。她今天能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番话不是没有底气的,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今的雅茗已经充分了解了自己的价值,她天生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如今在这家公司,在老皮特的明枪暗箭之下,因为有了老板的理解和支持,她干得充满了希望;如果老板再不支持她,以她的性格,自然会走向新的“留爷处”的。

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会发现,凡是有脾气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除了工作过硬之外,这些有脾气的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轻易不发火,轻易不执着,一旦找准了火力点和关键的人物,他们才使出关键一招。

尤雅茗认为世界上一切事情都是谈判出来的。换成温和一点的词语是“沟通”出来的。人家那头挖出“沟”来了,理想的状态是你这头也挖了相应的“沟”,此时,当对方想向你这“平地”灌水的时候,你只需轻轻一铲,双方对接成功,则双方得益。

老板听见她不疾不徐的话语,在内心仔细掂量了一下尤雅茗的分量——她懂中文,聪明,对新事物有超强的敏锐反应能力,而且在国内的空调供货商方面有相当的潜力可挖,她在这里做的这份付账会计的工作,只不过是她个人能力中的冰山一角,况且这个女人大气,不斤斤计较,平时无论叫她做什么,她几乎没有不答应的。如今她如此绵里藏针地反对自己,说明她自己内心已经有了准备,而作为老板的他,却还没有准备好失去她。这样的坚持,老板不敢贸然反击啊。

老板是何等聪明之人,短短数秒钟,在脑海中激起的风暴足够把面前这个小女人举起又放下,于是他脸上稳了稳,说:“喔,是啊,对不起,我忽视了这个问题。我不会给你降工资的。你好好工作吧。”

尤雅茗站起身,以一种非常平等的微笑结束了谈话,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内心有隐隐的不安。

当天下午,尤雅茗以一种时不我待的态度把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应收应付账户仔细整理了一下,整理完毕,冷汗下来了。

6月、7月和8月,是澳大利亚的冬季,冬季同时也是雨季,属于建筑行业的淡季。在淡季里即使做了应收账款贷款业务,由于流动资金的量本身就不大,对于公司的帮助也是有限的。她预计到,如果接下来的夏季,公司业务没有大的起色的话,公司说不定将危在旦夕。

于是尤雅茗抓紧时间跟老板要他曾经口头承诺的10%的回扣。

                                                       8

经过十几次不太愉快的邮件来回,2009年8月底,老板终于按照他们以前口头约定的把尤雅茗要回的credit的10%作为回扣给了她,那笔钱总计4300澳元。尤雅茗看着工资单,微笑刚要浮上脸颊,老板加上一句,从此,你的工作就包含找credit,没有回扣了。

这样,将来的一年内,工资不会涨,回扣没有,而且一旦老皮特明白尤雅茗不可能羽化成蝶了,那他的刁蛮将不可避免地变本加厉。一个低手的破坏能力都远高于高手的构建能力,何况高手踊跃参与破坏呢?

尤雅茗动了心思。

早在4月,她就注册参加了一个初级会计的培训课程。如今还有几个月自己就毕业了,就持有澳大利亚认可的会计证书了。易经上所说的“潜龙勿用”说的是几个月前的自己,现在的她已经到了“潜龙在渊”的程度,何时腾飞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

经过老皮特的房间门口,从门缝里渗出的阴森之气噬咬着她。尤雅茗动了离开的心思。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