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笑在澳洲——第十七章贴身肉搏跨国文化冲撞

笑在澳洲——第十七章贴身肉搏跨国文化冲撞

来源: 作者:姜晓茗 时间:2017-02-09 15:20:56 点击:

                                             1

跨国婚姻,必然要经历一些东西方文化的冲撞。

尤雅茗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美国人给中国人写信,中国人一看到信就发火——因为美国人在信的开头,将自己的要求放在最前面,开门见山,后面才讲些客套话。中国人为了保持心理平衡,对美国人的来信先看后面。而美国人看中国人的信,开始越看越糊涂,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问题,到信的末尾有几句才是他要说的问题,前面说的都是客套话。因此,为了节约时间,美国人读中国人的信也是倒过来看。这种不同的写法反映出了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

东方人的思维方式里经常有意会性,而西方人则崇尚直观性。比如我们中国人有些文章或在生活中喜欢用暗示、隐喻,或者旁敲侧击,曲意表达。这像是一条路你走了一半,需要对方走完另一半才能将信物交到对方的手上;如果拿产品来比喻,东方人的话差不多可以用半成品来形容了。

这样截然不同的两种文化,不发生冲突是不可能的。如果说东西方文化冲撞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的话,那么那些嫁给老外的中国女人就该算是天天冲锋在最前沿的贴身肉搏战士了。

嫁了老外,尤雅茗自然摆脱不了这个宿命。

一次,他俩要去丽萨家玩,去之前尤雅茗开始偏头痛,痛到左眼珠子“突突”地胀痛,很痛苦。达瑞一边开车一边慢慢地说,我前妻偏头痛的时候吃一种药可好用了。

尤雅茗半闭着眼睛,嘴巴里忍不住嗯嗯呀呀,心里想着,那你就开车去买啊。

尤雅茗婚前的“小骄傲”,婚后自动变成了“小威严”,尤雅茗看他不说去买,自己也不开口,她就想看看他怎么办——其实尤雅茗明明知道自己每次在快来例假的前几天性格有点坏,但这天她根本就不想控制,她就想冷眼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怎么爱自己。她想要训练他,中国人的爱讲实际行动,光动嘴巴算什么爱?

丽萨热情地接待了尤雅茗和达瑞,而且丽萨的老公跟达瑞居然一次性就成了很对脾气的好朋友,还有比在异国他乡找到一对儿跟自己家庭结构一样的好友更让人开心的事情吗?当然,火热气氛中的尤雅茗,头是一点儿都不痛了。

走出门儿来,头痛开始反扑了。尤雅茗又开始呻吟了。这时达瑞第二次说:我记得那个药叫NUROFEN,她吃了很有效。

尤雅茗听了他这个话,想,呵,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就差半句了,我就不说我要你买,我就看你会不会自己去买。

可是,可是,他又停下了。

尤雅茗就很生气。

谈恋爱的时候就是这样,他给雅茗打电话问,你今天愿意见我吗?

——尤雅茗就想,如果自己说“我愿意”,那还有被追的感觉吗?

她要的是他说,我今天特别想见你,你看我去看你可以吗?

——这样的话说出来,作为被追的姑娘,嘿!听着多带劲!

可是,每次他都问,你愿意我干什么什么吗?

后来看了一些有跨国婚姻经验的人的博客,都说自己老公追求自己的时候都是连拉个手都要先问问的,看来这也是西方教育的一部分?

于是尤雅茗不再在达瑞征询她同意的事情上生气了。

可这次不同啊,自己那么痛苦了,他还在遵循他的西方教育规则?

尤雅茗又生气又头痛,一种从心底生出的孤独无助感像粗臂的章鱼紧紧裹住了她,她闭着眼睛靠在车左侧,一句话也不说。

他又开口了:宝贝,我估计那个药挺不错的。——嗨!你看就差那么半句话他就不说,尤雅茗真想找根棍子捅他两下!!

几乎有泪水从尤雅茗的眼睛里迸溅出来,她吼起来:你怎么就不说你马上去买了我试试呢?

听到这么大声激烈的反应,他很诧异:我要征求你的同意啊!

尤雅茗像投掷炮弹一样,一字一顿地说:我都痛成这个样子了,你还征求什么我的同意?好,那你告诉我,你如果说要去给我买个药,你认为能减轻我的痛苦,我有什么理由拒绝你?

他一愣,没想到尤雅茗反应这么激烈,苦笑着说,理由?很多啊,比如你是中国人,你不相信西药;我不是医生,你不相信我……

尤雅茗一听“嗤”地笑出来打断他:你以为我们中国人只吃草药啊?

他无辜且犹疑地说,我不知道……神经病!尤雅茗用中文骂了他一句。

随后他驾着车买到药,然后买了水,给尤雅茗服下,只20分钟,头不痛了。

晚上安顿下来,他说,宝贝,我以后知道怎么做了。

尤雅茗哭笑不得躺在床上,突然醒悟学习《精神疾病》课程的时候,澳洲法律规定,没有精神病人自己的同意,其他任何人不得把他送进医院。当时,他们课堂上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你说特别严重的病人根本没有健康的意识去做决定怎么办?老师的回答是,这是人权。

尤雅茗在心里笑出了声:呵呵,达瑞好像也太会保护我的人权了,也就是说我快要痛死了,但不让他给我买药,他是不会给我买的,这是在保护我的人权??!!

                                                 2

尤雅茗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这让她像是一头初生的小鹿,瞪着一双柔和的眼睛,一直在探究。她跟达瑞说,凡是澳大利亚有而中国没有的,请一定带我去看。

所有的新鲜经历,于她都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文化探险,她永远乐在其中。

达瑞当然乐意享受一张懵懂的笑脸颠颠跟在身后的感觉,更享受雅茗那带着仰慕的语气问这问那,瞪着好奇的眼睛四处张望,他则轻而易举地以一副万事通的表情给她做出很多澳洲人都不屑于去做的稀松平常的解释,再添上点轻描淡写的语气,内心的那份纯爷们儿气就更浓啦!

这天他要带雅茗去看板球。

板球是中国没有的一项运动。尤雅茗自然乐得看个热闹。达瑞提前一个半月就告诉雅茗具体的日子。尤雅茗开心地答应了下来并认真地写在备忘录上,当然不忘奖励他一个体贴妻子的吻。

离比赛还有两个星期了,他又激动地提醒她,因为他邀请到了两对久未谋面的夫妇朋友——自从他们相爱以来,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在他朋友们面前秀她的机会。每次聚会,他就像一只展开了尾巴的孔雀,拿着一杯啤酒,脸上挂着含蓄的笑,甚至可以说皮不笑肉在笑的笑,四处炫耀着把尤雅茗展示给他的朋友。自己的妻子有着澳洲女人不可能拥有的纤细腰肢,有着澳洲女人不可能拥有的神秘单眼皮,还有她的幽默,她的体贴,她的醉人笑容,她的幽雅香氛……他没有办法不去秀自己心爱的女人,他要展示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去看!

尤雅茗当然知道,这样的聚会对他的重要性,自己是万万不该缺席的。

可是等到离板球赛还有一天时,问题来了。尤雅茗生意上的一个员工要回国,以前记错了机票时间,头天晚上再次查看时,突然发觉居然第二天一定要走!这样一来,板球赛当天尤雅茗的生意就缺了一位员工。尤雅茗立刻给备用的轮班员工打电话,让她过来顶一天,可不巧,她要去参加一个最好的朋友的婚礼,也不能缺席。尤雅茗的公司还只是小公司,没有那么多的备用员工。这一下子突然缺席两个人,就足够让她抓瞎了,没办法,她只有亲自上阵。

尤雅茗非常抱歉地把这个结果跟老公说了。她当时的语气满怀愧疚,希望获得他的原谅。

哪知,他异常愤怒,说:“我已经跟你说了一个半月了,你还是没弄好,你是根本不重视!”

看到他的嘴脸,尤雅茗更懊恼:本身那个员工的突然离去已经让我头痛了,备用员工的缺席又给我雪上加霜,你这里还对我不依不饶,我这能平静得了吗?

于是她也恼了,遂针锋相对:“谁说我不重视了?我尽了我最大的可能去处理了,可是处理不了,你看怎么办?”

他说:“我提前一个半月告诉你的目的就是让你做计划,那你告诉我,做计划的意义何在?”

尤雅茗反驳:“中国有句话,叫作计划赶不上变化。无论你做了什么样的计划,一旦有紧急事件发生还是要照顾紧急特殊事件!”

他说:“计划就是先来后到,要依照先后顺序。按照你的逻辑,做了计划跟没做计划一样,无论有计划在先与否,你先做什么和后做什么都是按照事件的紧急程度来排顺序的话,那根本不用排计划了!”

她说:“计划具有大体上的指导意义,不是铁板一块,你不可以说,制定了计划就绝对不可以更改了!特事一定要特办!”

他说:“把某个事件写在了计划上,它就具有了优先权,其他的都要给它让路!!!也就是说,它就成了最‘特’的‘特事’,没有别的比它更‘特’了!”

……

彼此争执很久,从理论上谁也说服不了谁。最终还是尤雅茗找到自己的合作伙伴过来救援,才解决了这场纷争。

                                                       3

还有一天,是雅茗弟弟的生日,雅茗开心地带着一家子人去餐馆吃饭。

那个越南老板娘非常厉害,不仅会讲几国语言,对于客人的面庞和喜好也记得一清二楚。尤雅茗记得自己大概有两个月都没来这家酒店,可老板娘还记得她,老远就招呼:“你来啦?我今天有新鲜的螃蟹,我给你特价啦!”

你瞅瞅,这么久还记得尤雅茗喜欢吃新鲜螃蟹,这隔着老远就把你的心给焐热了。

尤雅茗想起上次带爸妈来吃饭,她爸爸想喝啤酒,而他们这个餐馆没有酒牌不可以卖酒的,可老板娘非常爽快地说,没事儿,我老公有几瓶自己喝的酒,我送给你!

于是老板娘给老爷子上了两瓶啤酒,当然,最后尤雅茗是付了她钱的——享受了额外照顾的同时,尤雅茗也明白了这个老板娘的精明之处。

于是这次,在被老板娘一声“我给你特价啊”熏晕乎了之后,尤雅茗当然也想让达瑞喝上啤酒,因为他可是每餐无酒不欢啊。

于是尤雅茗点完菜后还告诉点菜小姐,给我们来两瓶啤酒。

哪知,达瑞突然说他不喝啤酒——尤雅茗就纳闷了,他怎么会不想喝啤酒?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他不动声色地点了两瓶可乐,就把点菜小姐打发走了。

小姐一转身,达瑞就微微压低了头,非常严肃地压低声音开口了:“雅茗,你没看见他们这里没有酒牌吗?你怎么可以点酒?”

平日的相处,达瑞总是对雅茗“宝贝”“宝贝”地称呼,这在公众场合,冷不丁以官方名字相称,真让尤雅茗大吃一惊。

尤雅茗本来就对好心赚了驴肝肺颇为恼火,再加上他的诘问,遂语气夹着不满、自豪和愤懑大声反驳:“我已经告诉过你,上次我带爸妈来就喝了的!”

他稍稍抬起头说:“好,你们喝了酒了,那你想过周围这些人了没有?我这里有了酒喝,别人没有会怎么办?会吵店主甚至会发生更甚的事件你知道吗?”

尤雅茗说:“你怎么回事?你看老板娘对我们多么和气,我们点了酒,就照顾了老板娘的生意,你也喝上了自己喜欢的酒,一举两得,我不明白你不点酒在照顾谁,在照顾周围的顾客吗?”

达瑞很缓慢地说:“你应该考虑的是fair(公平),you should be fair to everyone while doing anything(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注意对任何人都公平)。如果我们能喝酒,那他们必然也会点酒;如果他们喝不上酒,就会不高兴;如果为了客人间的公平,老板娘也给他们酒喝,那其他商家每年花大价钱买的酒牌不就不公平了吗?”

哇噻,一瓶小酒被他上升到国法的高度,尤雅茗的嘴巴张得跟塞了个啤酒瓶子那么大——得,人家咬紧牙关不喝这个酒,关自己屁事!

事后,尤雅茗不得不承认,达瑞做的是对的。

                                                     4

达瑞的表妹,因为丈夫有外遇而与她分居了。这个事情发生在他们共同生活了10年,流产了一个孩子,终于生出的第一个孩子才3个月的时候!达瑞的表妹暴瘦,奶水一下子给憋了回去!

尤雅茗在国内的一个好朋友就是这样的情况,最后生了乳腺癌。她好心地建议达瑞多给他表妹打电话,陪她吃吃饭,要不让他表妹来家住几天也行。

尤雅茗还依然是中国人的大家庭观念,对于家族内部成员的喜怒哀乐她都挂在心上,看到大家都对她爱戴有加,她更肯定了自己“多管闲事”的家庭指导方针的正确性。如今在达瑞的表妹人生遭受了巨大打击的时候,她非常乐意给她提供个温暖的亲情避风港。她希望表妹知道自己是个知书达理、乐于助人的好嫂子。

但达瑞对尤雅茗的建议一概否定。他的理由是,在她人生最需要做决定的时候,什么人都不要去打扰她,让她自己做决定,你一旦把你的念头移植到她的脑子里,将来的后果还是要她一个人承担,那不公平。人生,就是由无数的选择积累而成的。她今天选择会很难,可她总要面对,谁也无法改变,也不能帮她。凡事都只能由她自己决定,而且一旦做出决定,就意味着要承担由这个决定带来的一切后果,无法逃避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任何外在的意见都足以扭转她的后半生。

他说,在她人生的转折点上,请给她空间,给她自由。

尤雅茗听了,倒吸一口凉气。

                                                    5

还有有关重要场合是出席还是送礼金的问题。

达瑞有个朋友住在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吉隆,要做40岁生日聚会。于是达瑞拉上尤雅茗,预订了一晚149澳元的海边度假山庄,开车来回3个多小时去参加,却只送了50澳元的礼券。

达瑞跟尤雅茗举行婚礼的时候也是,很多他的朋友开四五个小时的车来参加,但也只送50澳元或者再加点什么相框啊餐具啊之类的小东西就算完了。尤雅茗睁着无辜的眼睛告诉他,在中国办婚礼是挣钱的,怎么你们这里赔钱啊?他说,什么挣钱?怎么能挣钱呢?当然是赔钱啦!轮到他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啦!

尤雅茗的弟弟在中国举行婚礼,他又突发奇想,想突然出现在弟弟的婚礼上。经过理性分析,这种可能性很小。尤雅茗当时特别想说,你要是不去,你把省下来的1500澳元机票钱当礼物送给小弟得了!但话在嗓子眼儿里几上几下,最后还是咽回到她肚子里。

他们看重的是“人到场”,我们基本上是把“人到场”和“钱到场”放到了平行位置上。

文化的差异,终生也难以跨越。

夜晚,尤雅茗经常一个人端坐桌前写日记,她郑重地写道:就让我以后话到嘴边留半句吧,慢慢咀嚼这不同的文化,并最终达到双方的和谐。我要学会倾听,我要学会放慢,我要心境平和地去品尝这生活的五味杂陈,原汁原味。

看着恭敬地端坐在桌前等着父母先动筷子的达瑞,看着闭着嘴巴嚼饭吃的儿子,听着他们无声地喝汤,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刀子、叉子、筷子和汤勺,尤雅茗笑了。

她在想,希望多年以后,我家的文化是在东西方文化融合后,胜出的那部分。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