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连载 > 笑在澳洲——尾声 笑在澳洲

笑在澳洲——尾声 笑在澳洲

来源: 作者:姜晓茗 时间:2017-02-09 15:21:59 点击:

晴朗的天空,醉人的秋日,洁净的空气,皮肤已经有些黝黑的博纳正在墨尔本一个小山头上愉快地奔跑,面含淡淡微笑的尤雅茗正闲适地注视着他,一如四年前的那个在中国的夜晚。

这天是尤雅茗举办的墨尔本外嫁女的烧烤聚会。她召集了十几个嫁给老外的中国女人还有他们的父母在一起赏秋。她们的脸庞普遍比中国女人的黑,她们的笑也普遍清浅,没多么深刻的内容。她们的食物全部出自她们自己的手,有山东的生煎包,有陕西的凉皮,有新疆的羊肉串,有五香牛腱子肉,有北京的茶叶蛋,有天津的驴打滚,还有越南的春卷,意大利的提拉米苏,土耳其的香菜卷牛肉饼,希腊风味的咸橄榄,马其顿的白扁豆汤,这些都是中国夫人们用的,主打菜当然是澳式的烧烤了。

她的老公达瑞正在不远的身后举着一瓶澳洲产的小瓶啤酒轻轻地啜饮着,身边是对脾气的朋友们。地上围坐成一圈的是个个神态闲适、谈兴正浓的妈妈们,孩子们在另一边嬉笑着在澄明的空气中互相追逐,四散飘荡的笑声相互碰撞着,又爆裂开来,让空气中充满了欢乐的味道;那边的烧烤炉上,是面带笑容的尤雅茗的父母在翻动着喷香的澳洲羊肉,旁边是几个年龄相仿的中国老夫妇,他们在用各自带着明显口音的普通话聊着天;不远处,尤雅茗的弟弟正在逗弄他刚出生的小宝宝……

此刻的她是欣慰的,饱满的微笑正贴着脸颊熨帖着几条刚刚爬上来的皱纹。

新的会计工作她做起来得心应手,并且在入职七个月之后被破格提升为资深财务,同时兼任部门经理;与人合伙的生意在收手的时候卖了个好价钱;每个周末的中文学校教师职业给了她至关重要的思乡慰藉。

不久前,她和弟弟为父母办理了贡献类年迈父母的移民。这样不出一年的时间,他们一家人就全部永久移居世界排名第一的宜居城市墨尔本了。如今的她,朋友遍地,老公贴心,儿子孝顺,父母开心,弟弟争气,她又做了几笔小规模的投资,生活正如同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卷,在不疾不徐地缓缓展开。

有时她也禁不住回望自己的历史,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如同家门口的这座小山,有着小小的起伏和不容易看得见的沟沟坎坎,也正因为有这些小起伏,才让她得以时而昂首阔笑,时而低头闷赶,时而泪飞如雨,时而喜不自禁。老实说,她喜欢这种不平坦。如果人生一辈子都是坦途,你甚至都体会不到紧张心跳的感觉,那样的人生,有意思吗?

她知道自己33岁从中国移居到澳洲,其实跟移植一株快到成熟期的苹果树没什么两样,很多的东西已经定型,自己吸取养分的能力也已经有限了。被离婚、被抛弃的女人感觉不到幸福,是因为不相信自己还有光明的未来。

人生总有走到悬崖边上的时候,如果你有勇气斩断自己的退路,如果你用自己的乐观打败自己的悲观,开足马力,昂首向前,说不定无限风光就在眼前。

站在秋天的暖阳下,看着眼前或深或浅的各色树叶了无牵挂地离开树枝缓缓落下,它们飘飘摇摇着向树干招手,像是在说:自己当初曾经努力地争着绿过,如今自己的生命之树结出了丰硕的果实,这就够了。

她弯腰捡起一枚色彩饱满的枫叶,轻轻拂去上面薄薄的尘埃,在上面轻轻地画上了一个笑脸,她要把它做成一枚书签,带着生命的痕迹,笑到永远。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