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主流新闻 > 悉尼低端亚裔妓女8成是华人!日赚1千刀却孤独、恐惧.

悉尼低端亚裔妓女8成是华人!日赚1千刀却孤独、恐惧.

来源:1688新闻网 时间:2019-12-03 11:34:08 点击:

一项新的调查发现,由于担心性工作的污名,在悉尼“低端妓院”中工作的亚裔女性普遍对亲友隐瞒自身的工作实情,研究人员不免担心她们在遭遇暴力或攻击时根本不敢举报。 


绝大多数受访者(80%)来自讲华语的国家,逾半数曾遭遇家庭暴力,有些受害者在逃离之后仍难以获得基本的经济保障。 




BaptistCare HopeStreet妇女服务部独家提供给澳广(ABC)的报告《在悉尼的低端妓院与移民性工作者合作》发现,“遭受家暴的经历与下海从事性行业之间存在高度相关性”。 


调查还显示,四分之三的性工作者认为“澳大利亚社会对[性]产业有根深蒂固的负面看法”。 


尽管新州的性工作合法化已经进行了数十年,但只有5%的人向亲友透露自身的真实职业,只有2%的人认为家人会支持。 “有些中国来的姑娘可以很坦然地向家人介绍自己的工作,她们不觉得丢人,我不一样。”前性工作者萨莉(Sally)说,她一直对自己的身份保密,因为不想让家人知道,“大多数人都觉得干这行不好。” 


并非总是使用安全套 四分之一的女孩表示她们永远无法选择自己的客户,42%曾遇到暴力或难搞的客户。 同时,有50%表示有时能在工作中感觉安全,有36%的受访者始终觉得很安全。 尽管提供安全套是法律要求,但只有四分之一的女孩能从雇主那里得到,而只有三分之二始终让客户使用安全套。 「第一次时我很害怕」 BaptistCare HopeStreet将低端妓院定义为价格低于平均行业价格的妓院和按摩院。 




半数受访者表示如果能找到其他工作就不干这行了,四分之一表示宁愿先干这行攒钱再转行。 萨莉曾在悉尼一所大学念书,是同学建议她下海帮家里挣钱之后才入行的。她的日收入在350-1000澳元之间,在性工作者中算是中下水平。


萨莉表示当时自己遇到经济困难,需要挣钱养孩子养家。“第一次时我非常害怕,觉得自己很脏,回家后拼命洗澡。” BaptistCare HopeStreet发现,九成女孩持临时签证(三分之一是学生签)。


还有一些人是误以为性工作可以换永居才入行的。 BaptistCare HopeStreet妇女服务部经理戴维森(Jessica Davidson)表示,该组织旨在为妇女创造一个安全的空间。“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女性需要知道自己有价值、有尊严,无论你选择什么都没有关系,都值得受到尊重。” 


该调查历时10个月,采访了100名亚裔女性。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