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为了写恐怖小说,一位澳洲少年就被残忍割喉了.....

为了写恐怖小说,一位澳洲少年就被残忍割喉了.....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时间:2017-11-06 16:19:46 点击:

2016年6月14日,对于澳大利亚少年Aaron Pajich来说,是很普通的一天。

因为有孤独症,所以Aaron是个内向而脆弱的人,被他成为“朋友”的人屈指可数,但都获得了他极度的信任与依赖。

这天,他独自从购物中心回家,路过了其中一个朋友的家。

朋友的母亲Trudi Lenon正站在门外,亲切对他打了声招呼。“听说你很擅长计算机,能不能帮我们下载几个电脑软件?”Trudi热情的对他说,请求他来自家帮个小忙。

Aaron害羞的点点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像往常一样走进了朋友的家门,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个屋子里会怎样可怕的事情在等待他……

朋友暂时不在家,家里只有Trudi,和一个叫做Jemma Lilley年轻女住客。

这个女住客来自英国,性格开朗,又十分聪明,所以一直跟朋友一家处的很好。

Aaron听说她一直在写小说,不过并不了解具体是什么。他开始坐到电脑前,专心致志的下载软件……

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狠狠地绞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直接拽倒在地……

挣扎间,他回头看去,发现居然是那个叫做Lilley的女住客!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能努力反抗,制造出声响,希望Trudi可以来救他。

Trudi确实很快就出现了,但Aaron没有想到的是,她并没有救他,

恰恰相反,她帮助Lilley一起,把Aaron拖进了屋子里的一个密室里,然后用力按住了Aaron……

Lilley举起一把大刀,在Aaron不解又痛苦的眼光中,对着他的脖子直直的刺了下去……

一刀,脖子,

一刀,胸口,

大动脉被刺破,血液从Aaron的身体里喷射了出来,他痛的不行,而这两个把他拽进密室的女人,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无视他所有的呼救和求饶。

血液越流越多,哀叫声越来越微弱,很快Aaron就陷入了昏迷,没过多久,就停止了呼吸……

他到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无比信赖的朋友的母亲,还有这个跟自己无冤无仇的女房客,要这样折磨自己……

是啊,究竟有谁会想到呢?

这个在所有人眼里开朗大方的英国女住客Jemma Lilley,其实是一个残暴又冷血的女人,

从小,她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整个人阴郁而奇怪,

她痴迷于谋杀,对于连环杀手们有着超出常人的热爱与崇拜,

并且,她励志成为一名恐怖小说家,希望可以出版属于自己的,足够精彩的恐怖小说。

据Lilley的继母Nina说,

Lilley还在英国的时候,每天都要花至少三个小时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撰写小说,

写出来的内容包含了大量“折磨,暴力,毫无同情心”的内容……

而且她的小说灵感来源于美国70年代的着名连环杀手 David Berkowitz,

主人公是一个对于“杀人”充满着渴望的女人,总是在疯狂杀人……

而且,这个女人在作案时会带着一款黑色的面具,而Lilley也会在自己的屋子里戴着面具各种比划……

无论是小说的内容,还是Lilley诡异的行为动作,都让Nina和其他周围人不寒而栗,

她的学校对她发出了警告,而Nina则很快就搬离了这个家庭。

但Nina一开始只以为Lilley只是“纸上谈兵”,根本没预料到她会变得如此残忍,

而这一切变化,又是因为她那本该死的小说。

原来,Lilley虽然每天花了大量的时间创作,但她的小说进展的并不顺利,

她觉得自己没有所谓的犯罪经历,也无法感知杀人的快感,

为了更好的创作,在一开始,她不惜远渡重洋,来到澳大利亚打工,就想换个环境进行写作……

只是,身处澳大利亚,写作也没有变好,

Lilley开始变得比以往还要焦躁和冲动,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小说主人公的化身,SOS,意思是连环杀手David Berkowitz的孩子,

她无比渴望犯罪,极度渴望可以杀人,整个人变得偏执至极……

在小说中,她写到,“我觉得我根本无法停下,直到看见一个新鲜的,尖叫着的受害者,他身上的血液喷涌而出,流淌在地上……”

于是她决定,在25岁生日之前一定要杀一个人。

很快,她就在澳大利亚遇到了Trudi Lenon。

这个女人,表面上是一个拉扯着好几个孩子长大的辛苦的母亲,但实际上,她是一个着迷于奴役他人的变态。

两个人一拍即合,迅速勾搭在了一起,并且很快就开始计划着第一次谋杀。

就在作案前几天,两人还一起前往超市购买了100升的盐酸准备用来处理尸体,

并且还准备了一系列刀具和一把锯子,希望可以用来折磨受害者和处理尸体的骨头。

简直“万事俱备”,

她俩在短信中互相打气,“第一次,一定会很好控制很顺利。”

在一开始,她们并没有固定的选择对象,直到看到了Aaron……

这个男孩内向而瘦弱,为人还特别善良

最重要的是对于自己家庭又充满了信任,可以说是“最好下手的对象”呢……

于是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就确定了目标……

Trudi负责在前面引诱Aaron进屋,而Lilley早已从院子里抽出了一把大刀,准备就绪……

只是,整个谋杀过程远比两人想象的艰辛,所以她们没空按照计划处理尸体,只能草草的把Aaron埋在后院里。

等到Trudi的孩子们回家,她们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甚至还让其中一个孩子帮助她们在后院埋藏了Aaron尸体的地方盖上了厚纸板……

杀了人的Lilley变得无比兴奋,她抑制不止自己变态的快乐和灵感,

在给Trudi的短信中她写到,“我看到了从未看到的东西,感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东西,我觉得不可思议又充满力量,谢谢你。”

同时,她又开始了自己的小说创作,

亲手杀人让她内心的变态彻底被激发,还给了她充足的“写作素材”

这一次,她的小说进展非常顺利,在内容里,她写下了自己的作案心路历程和许多凶杀的细节……

但是,

也许是她真的太“快乐”了,也许是她的表演型人格难以抑制,

在她工作的地方,她忍不住开心的对同事说,“我捅了一个人,然后还把他杀了。”

完全无视同事质疑和惊恐的目光,她还跟同事说了具体制服Aaron的过程,和“你不要担心,下一个目标会是一个警员。”

尽管到第二天,她立刻后悔自己说出的话,试图说服同事那只是她的演习幻想,但同事早已报了警……

在她家后院,警方发现了被草草埋葬的Aaron,被简单清理过的第一作案现场,所有的作案工具,还有那本充满了阴暗暴力,内容无比变态的小说……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Lilley和Trudi很快被逮捕,面临一级杀人的罪名,等待她们的是终身监禁……

可笑的是,在法庭上,她俩终于不再保持友好的关系,开始互相指责,企图证明方在杀人中的主导作用……

但是对于Aaron的父母来说,这一切都太悲伤了,

“他是我们宝贝的孩子,他那么乖,那么努力生活……”

面对记者,老夫妻忍不住落下眼泪,“我们很遗憾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但是至少,不会再有父母像我们一样,因为这两个人,失去自己的孩子了。”

为了完成自己邪恶的小说,满足内心畸形的愿望,居然选择对善良的孩子下手,

这两个女人变态到了极致……

只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整个事件更不寒而栗的,

在于凶手就是自己所熟悉且信任的人……

究竟我们该怎么做,怎么防,才能保护好自己,远离带着人皮面具的恶魔……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