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如风雅逝

如风雅逝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7-10-13 19:27:59 点击:

乱世!吞噬着人心,消磨着每个人心里的希望,在铁与血的炼狱里,除了欲望在炙热的燃烧,其余的仿佛都渺不可见。

狗儿乖,快起来,姐姐背你走,小雅几乎带着哭腔央求着,而她话中的狗儿,不是她的宠物,而是她的亲弟弟,狗儿是他的父母给他取的好养活的贱名,而这时她的姐姐小雅正带着他逃命,但这个三岁小男孩却哭爬在地上,满嘴是泥,刚才一跤摔得很重,他的嘴也磕出血来。

今夜一群流寇杀进他们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因为与世隔绝这个村子避免了当今乱世的的刀兵之祸,却又因为与世隔绝现今这里成了人间地狱,没有人会来拯救这里的村人,这群流寇也是迷失了路径偶入这里。烧杀抢掠,仿佛全无人性,小雅带着弟弟逃出家门时,似乎也听到了父母最后的悲鸣,但她更在意的,是手中拉着的弟弟。

她生在一个思想顽固保守的农家,父母顽固保守的传宗接代思想,男丁才是他们的期望,因此,小雅的两个姐姐也是到了出落的年纪就被父母安排跟着偶来的路商走了,为此父母可得到一些财货谢礼或是银钱,前程如何,只听天命。

小雅也知道,在这里只重视男丁的家里,过不了几年,她也会像她的两个姐姐一样,离开家门,此一世再难见亲人。但她并不怨恨父母,也不嫉妒这个弟弟,相反她却很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弟弟,而这个弟弟出生以后,她是家里仅剩的长姐,一直是她代需要劳作的父母照顾弟弟,狗儿几乎是被她背大的。这样的感情自不会浅。

噗噗,两下闷声,血泊中小雅和狗儿已没了生气......旁边站着两条黑汉子,其中一个啐了一口口水骂道:他奶奶的,是两个毛孩子,让我白费力气追半天。另外一个欲低头 查看:看看还有气没?说到这,头一个大汉怒吼道:谁管他奶奶的,赶紧回去,不然东西都被那群孙子抢光了!!

     两人走后,小雅咳出一口醒转过来,但也是出气多入气少。她恨,她心里从来没有恨意,而此时,是这巨大的恨意支持着她最后的残命,她恨自己只是个孩子,虽然舍身给弟弟挡刀,豁出了性命也只不过让她心疼的弟弟多跑了20步而已。现在她奋力的爬向弟弟,只能再看他最后一眼,她不怕死,生在这种贫困歧视的家里,她根本不知道生的幸福,所以她也没有死的悲哀,她的巨大恨意在于她最疼爱的弟弟,这个无辜又可爱的小生命,就这样被践踏!

血越流越多,已渗透到周边的荒草里,小雅眼睛也越发的模糊,就在弥留之时,她仿佛看见荒草丛中有那么一点微弱的光芒

幽冥,虚无而昏暗,但却不妨碍视物。小雅轻飘飘的醒过来,伤口 血衣仿佛都不曾发生,但这目无边界的黑暗。小雅也觉得好生奇怪。但她似乎听老人们说过,死后有阴曹地府,难道这里就是?

走了几步,小雅看见黑暗中有一个,奇怪的石像,不像是以前见过的什么菩萨 神佛,还未等她回过神来,石像突然发出声音,说是声音更像是在小雅的脑子里回响:小妮子,你想救你的弟弟吗?

星月轮转,世事流逝。悠悠数百年,这个与世隔绝的山谷仿佛不受时间的冲刷,唯有一样东西却终被时间留下了痕迹,就是那个数百年前就在这荒草中的残破石像。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的侵蚀,终于这块石从中裂开,而一个灵魂就此得到解放,这个灵魂就是小雅,但为什么小雅会在这块石像里困了数百年呢?这说来话长,却又是一个曲折动人的故事。

原来那日,小雅姐弟被流寇杀死以后,她的鲜血恰好流在了荒草丛中的一个镇邪石像上,这个石像不知道是什么时代,什么人所放在那里,但这个石像里却镇压着一个颇具法力的邪神,不知道被镇压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多少年了,悠悠岁月,倘若不是机缘巧合,这个几乎枯竭的邪恶也许再需不到百岁,就会灰飞烟灭。

然而它却抓住了这次机会。

让小雅心甘情愿的做了它的替身,作为交换,狗儿--小雅的弟弟,不必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做孤魂野鬼,它会用仅存的法力,托狗儿轮回转世,否则,像他们这样的横死,怨念只会让他们被锁在原地,永世受罪,在这个人迹不到之处,更不会有高僧大德前来搭救,当年镇压邪神的高人恐怕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吧,

小雅疼爱她的弟弟胜过自己,她没有选择,她的弟弟那么小,做人尚且懵懂,怎堪做一个永世受劫的怨灵,她没有选择,但她却很执着,她坚持要那个邪神先兑现承诺,邪神也没有选择,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它恐怕真的只有湮灭。

它已经虚弱到了,无法再等下去,它曾经和真神比肩,现在只能自保,现在的力量只能助力一个凡人的灵魂转世。这和以前高高在上的它,差距岂止是天和地。等到狗儿的灵魂变成七彩的光球升上天际消失在夜空中,小雅才兑现承诺,用自己的灵魂做替身从镇邪石像中解放那个邪神,至于邪神出世又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那就是另一个故事?此处就不再细表。

或许这个邪神不算是真正的极恶,又或许镇邪让它心里有了软化,临走之前,他告诉在镇邪石像中的小雅的灵魂,她们姐弟的灵魂有一种超常的联系,缘分并未断绝。镇邪石像不会侵蚀普通的灵魂,反而会净化她,若干年后,她如能从石像中解放,仍然可以转世,能再遇见她的弟弟,但要想再做姐弟,恐怕也非易事。

既如此,小雅被困在这个石头里,也多了一份安慰,若不然,这漫长的岁月,在这冰冷的石头里,能听,能感觉,能看见这个山谷的一岁一枯荣,却不能说,不能动,也见不到任何人,这是怎样的煎熬,怎样的折磨,又靠什么支撑自己熬过去,她的心里只盼望着那遥遥无期的相遇……

现代,石像崩裂一百年后,这是一个太平盛世,人们都在尽情的享受着他们的生活,而这也是自古以来发展最迅速的时代。物质文化精神都让人从未有过的愉悦,在这个历史悠久的国度,西南一个被森林和山地环抱的城市里,今天是个吉日,大家欢聚一堂,在这个城市里一家高档酒店见证一对新人成为夫妇,男的一表人才,身型修长,女的腼腆害羞,面容姣好。婚礼主持人正在口沫横飞,卖力的鼓动着在场宾客的气氛。

而在人群中,有一个两岁半的小男孩正在兴奋的转圈奔跑着,正在兴奋处,突然撞在隔壁桌的一个比他略大一些的小女孩身上,小女孩的家长注意力并没在孩子身上,等他们回过神来,小女孩正牵着小男孩一同转着圈奔跑着,两个孩子笑的那么天真烂漫,那么让人心醉,她的家长也没有打扰她,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等时间差不多,父母寻来,小女孩这时正守着小男孩,手牵着手,男孩的母亲正在慈爱的喂饭,也时时低头向女孩报以微笑,男孩看起来满脸通红,一脸幸福。

女孩的父母向男孩的母亲陪着笑脸,欲把女孩拉回座位,而女孩却一脸焦急的抓住男孩的手不放,口中用那并不标准的发音叫道:狗儿....狗...狗儿。我....要和弟弟一起。男孩也晴天霹雳似的突然大哭,但他年纪略小,无法说出一个整句,只能反复哭叫道:姐姐..姐姐.... 看起来让人心疼,女孩的父母大惊,斥到:怎么用脏话骂弟弟呢?看把弟弟都吓哭了,这孩子... 而男孩的母亲倒不以为忤,但这莫名的情况她只能尴尬的陪笑道:没...没关系,我家儿子的小名叫狗狗,真的没关系....别怪孩子。双方家长都在这惊讶莫名的状态中结束了这次会面……而两个孩子的手却花了相当的精力才被分开,临走,在这信息时代,照像留影自是小事,仿佛这样女孩才停止了哭闹。走时在她的脸上露出了,与年纪不符的坚定表情。仿佛预示着她心里的决心…………

这世上恐怕没人知道,这就是那个纯真的灵魂,执着的灵魂,饱受煎熬和寻觅之苦的灵魂,那个为骨肉亲情舍身的灵魂--小雅。她的弟弟狗儿,被助转世后,一世一世过着平凡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可表,而小雅在解放以后,正如邪神所说,她们姐弟的关联很强烈,缘分还在,可要遇见狗儿谈何容易,最折磨的是小雅因为在镇邪中时间过长,灵魂有了灵气,转世后记忆并不会消失,不知是好运还是恶运,她就带着这份执着的记忆百年内三世轮回,前两世,人海茫茫,渺无线索,社会并未有现在这么进步。而这第三世,总算蒙上天垂怜,但这命运的邂逅,来的太早 两姐弟都还太小,狗儿只是直觉般的亲近,并不了解真相,而小雅心里跟明镜一样清晰,可惜身体尚幼,语言 控制力都不足以让她反抗大人和表达自己的意愿,好在这个社会进步,信息发达,在费尽心思让父母明白并两家人照相留影后。她才放弃。

这就是那个舍身、默默忍受、寻寻觅觅的灵魂的故事。各位看官是否感叹这灵魂之间的羁绊?哈哈哈哈哈

后记

本故事根据本人妻儿2016年圣诞节参加婚宴的一个真实小邂逅,灵感爆发而速成。当时坐火车出差的我,听到妻兴高采烈的诉说吾儿在婚宴上邂逅一个小姐姐,一见如故,小女孩父母都不要了,一度让周围的人以为吾妻一儿一女,儿女双全。后来女孩家人寻来,女孩表示不要爸爸,要和弟弟在一起,更牵着吾妻的手,毫不陌生,让人啼笑皆非。在火车卧铺上百无聊赖的我,真是感叹人和人的奇妙缘分,又想到我最初盼望生个女儿,难不是她走错了人家?心中有感,用手机码字编成故事娱己娱人。

并献给那个“未”“来”的女儿!!!

编辑:黄士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