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玉手环

玉手环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8-07-12 11:10:32 点击:

原标题:玉手环

图片来源:中新网

玉手环是个男人。

但他既长不到一张清俊面庞,也没有晶莹剔透的璞玉傍身。只因那双能掐会算的手,碰巧名字中又带有一“环”字,渐渐地,玉手环这个称呼从青龙庙传出。

那是城里最灵的一座庙宇,上至宋徽宗钦赐的匾额,下至清朝举人所撰的门联,常引得人在槛外驻足感叹。庙里头供奉着安济圣王和他的两位夫人。春去秋来,楠木*的金身神像依旧庄严肃穆,脚下信男善女添油烧香,往来不绝。

二十年前,玉手环在青龙庙前的风雨亭干起了他的营生。背有古庙坐镇,隔着南堤是江水解闷儿。一双手,一张嘴,一副红纸牌,就是他全部吃饭的家伙。算家门,算事业,算姻缘,天地间的事,都逃不过他那双黝黑粗糙的大手。至于*费,随喜便可。起先都是人们祝告后从庙里出来,路过风雨亭,趁兴便算算,哪知道不久后都一一应验了,于是在南堤那块儿便传*了名。玉手环挥手指点,几年里便在风雨亭站住了脚跟。

一晃二十载,如今青龙庙都在政府的资助下修缮了一番,玉手环仍然风雨不改,每天在风雨亭应卯。石桌上那副红纸牌经过长年累月的翻覆,早已经掉了彩起了毛儿边,每天香炉里飘来的香灰倒是把一张纸牌沾成了两张厚。

一晚的沉淀,清风好不容易将焚烧和祭拜的浓烟撕*一道口子,天边的鱼肚白若隐若现。早早地风雨亭来了一位女士,约莫四十多岁,瘦尖脸,额上盖着的厚重齐刘海几乎将半张脸埋没,穿着精致整洁,但却是十几年前时兴的款式,多少显得有些突兀。身后一瘸一拐地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瘦高男孩儿。女士看见玉手环,绷着的脸顿时柔化*了,拉着身后的男孩往石凳上一坐,着急忙慌地*始自报家门:“你好,我姓程。我是专程来借问您一些事儿的”玉手环和往常一样,摊*红纸牌,不紧不慢地:“选一张吧。”

程女士思索着抽出了一张纸牌,放下后便*始诉说她的愁苦。十几年前难产,胎儿在腹中一直出不来,等到出来了,却是脚先头后,产完不到三个月,丈夫便离家外出打工,把*和她丢给爹妈照顾。可怜那儿子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说话大舌头,走路也不利索。好不容易到了上学的年龄,程女士以为能松一口气,生活也有了盼头,哪承想儿子竟连脑袋也不灵光,成绩门门垫底,在学校成日挑事儿,踉踉跄跄地拖着圆规似的两条腿到了也只有挨打的份儿。每天电话一响,程女士就发抖,只怕是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实在是受够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所以熬到小学毕业,便也顺了儿子的意,不念了。每天只是跟着程女士到厂里**活儿。

说了这些,程女士看着旁边表情呆滞的儿子,泪眼中尽是哀怨。“这两天他又犯病了,我不过气头上,嘴快挖苦了他两句,他就不给了,摔东西,还打我。哎,也不知我造了什么孽,这十几年可被这尊神坑害惨啰。先生你帮我看看,我们母子俩的命怎么就这么坏呀!”“命中该有的,少不了。倒是看看怎么说吧。”此时玉手环才抬起眼皮,两指挑起那张红纸牌,只见牌上画着一个表情扭曲的大肚妇人,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旁边还有着药碗和几贴药,两行小字映入眼帘: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果。

半晌儿玉手环才吐出三个字:“造孽啊。”

“前世因,今世果。你看牌上画的,一个女人喝药把肚子里的*流了。再看这句话,想知道今生为什么不幸,那就要问你前世*了什么孽。你这是前世堕过胎,今世*来找你报怨来了。是要让你不得安生啊。”

程女士起先看到纸牌上群魔乱舞,已经被吓得不轻了。玉手环再一解读,她只觉得头皮发麻,仿佛千万根针从头皮里窜出来,唬得她直打冷颤:“不……不会吧。有这么邪乎吗?我可是他妈呀。”“怎么不会,这张纸牌都清清楚楚画着的,就应着你的情况。况且胎儿也是一条生命,这可是杀生啊。”玉手环什么事儿没见过,依旧淡定地给程女士讲着因果报应、各路神仙的说法,然而此时程女士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的耳边只不断地响起“杀生、报应、报怨……”她呆呆地看向旁边的儿子,眉眼周正,甚至可以称得上俊秀,像他爸更多。她在搜寻,儿子脸上怎么连一丝年轻人该有的朝气都没有。除了眉头,脸上的肌肉都不怎么爱活动,嘴巴总是微张着,眼神也不轻易透露光彩,呆滞无光。“妈。”儿子微弱的声音回应她的凝视。程女士这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看,眼前分明是一张哀怨的脸庞!她又一次感到不寒而栗。

程女士心神不定,骑着摩托车在回家的路上还差点闯了红灯。把儿子送到家,她想,还是去姐那儿一趟吧,她一向是有主意的,多少能叫我心安些。

我们姑且称程女士的姐姐为大程吧。程女士常来大程家。自己那不靠谱儿的丈夫常年在外,程女士可是人、钱都见不着,只能靠自己在服装厂打工勉强度日,时常都是大程接济她。

叮!三十一楼到了。

大程正在卧室的厅里小憩,窗外烈日当头,映在薄纱窗帘的金丝绣花纹上,一闪一闪晃得人眼花。程女士往皮沙发上一坐,顿时只觉得整个人深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真想就这样不出来。她感到累了。

大程听了早上风雨亭的事儿,她觉得有理:“毕竟胎儿也是一条生命啊。”大程说出了和玉手环相同的一句话,仿佛在宣判程女士有罪。“玉手环说明天他作个法,让消了这*的怨气,我听着挺好的,试试看吧。哎,不知道问了多少算命的,也该到头了吧。”程女士有气无力地说着。“*个法多少钱?”“一千块。过年的时候你给的大红包还有呢。”大程点点头:“玉手环挺准的,试试看吧。”得到了大程的肯定,程女士越发相信了,她又燃起了一分希望。

“但我跟你说啊,”大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从沙发上坐起来,“好不好的,这辈子也就是你们母子相依为命了。别还整天去倒贴那个不着家的。十几年了你倒贴得还不够吗?他肯定是外面有家了,别人给我看他的朋友圈,都是和一个女的去玩儿的照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程女士听到了自己最不想承认的事情。当年自己就是被他的外表给迷住了,不顾家人的反对,死乞白赖地要嫁给这个对自己不咸不淡的二婚男人。如今到了这个年纪,谈离婚早已经晚了,况且她也不愿意丢这个人。如果当初自己不那么任性……程女士终于下定决心给自己判了罪。

程女士载着一大包大程淘汰了的名贵衣服和初一十五祭拜后剩下的饼干水果,回家了。她感到恍惚,刚来的路上,她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儿,而两个小时后的现在,她的心已经沉到谷底。

程女士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把写着儿子生辰八字的红字条揣兜里,赶忙儿拿着一个黑塑料袋就出门了。生活拮据的程女士,此时手里拿着沉甸甸的两万块现金,竟一点儿也不感到心疼,反而想赶紧把它扔给玉手环,仿佛这样儿子就能好了。这两万块从何谈起?原来玉手环如今的*费虽说还是随喜,但像作法这种额外*费可是水涨船高。程女士没敢和大程说实话,是怕大程阻止,反正她是下定决心了,只要有希望,哪怕*血也要一试。

玉手环早已备好香炉黄符在风雨亭候着了。两万块一到手,他便*始作法。点上三支香毕恭毕敬地插在香炉上,双手合十,双眼微闭,一副虔诚的模样,嘴里*始念念有词。偶尔突然睁*眼,往香炉上撒上一把黄豆,或者贴上几张符,可把程女士吓了一跳。等到那三支香燃尽,玉手环猛地打了个颤,缓缓睁*眼睛,才算结束了。

“阴曹地府里的五方鬼帝和六宫十殿诸神,我都和他们说明情况了,我说,请诸神*恩,消了这*身上的怨气,好让他今后重新*人,也是一桩善事。诸神都是菩萨心肠,接了*的八字,就算是答应了。”程女士听说诸神已经拿了儿子的八字,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连忙道谢:“谢谢,谢谢先生,等他好了我一定带他来答谢各位。”“回去吧,这几张黄符拿着”,玉手环将香炉上施了法的黄符撕下包好,“晚上睡前烧一张,和上白水,半碗服下,半碗洒在床头。”像被贴上护身符,程女士更加安心了。仿佛觉得以后就有各路神仙保驾护航,苦日子终于要到头了。

玉手环果然没让程女士失望,接下来的两周,程女士愉快地发现儿子长进了。不仅脾气温和了些,连身体上一些小毛病也好了不少,照这样再不过久,儿子定能脱胎换骨,像个正常人一样了。程女士甚是欣慰。

而玉手环还是和往常一样,每日在青龙庙前算命占卦,日落西山,才揣着红纸牌和一沓红包回家。

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

阳光明媚,碧空如洗。玉手环正在风雨亭里高谈阔论,突然一阵刺耳的鸣笛声响起,南堤传来一片喧闹。警察在江边围了一圈儿警戒线,堤上散步的行人聚在一起探头探脑,议论纷纷,不止风雨亭,青龙庙里的香客还拿着香呢,也赶出来看热闹。

玉手环走出亭子,“怎么回事儿呀,这临着南堤青龙庙,谁敢闹事儿啊?”“死人啦!什么闹事儿,江里浮起了一具女尸,正查着呢。”前面的热心群众实时给后边的人传递消息。突然间:

“哎!那不是程女士吗!”,挤在警戒线前的一位一线群众喊道,“虽说都泡肿了,但你看她那半张脸的黑刘海,准是她!”哗地一声,围观群众又骚动起来,“肯定是她!她姐都在旁边,这准是认尸来啦。”

确认完了死者,又*始猜测死因。“前晚我快*档的时候,见她儿子拿着刀追着要砍她,吓得她赶紧跑出来,连鞋都没穿,脸上鼻青脸肿的,哎呦喂几个人赶紧才上去拦下了。”“身边也没个男人,带着这么个讨债的儿子,谁受得了啊,吓都要吓死了。”围观群众七嘴八舌,只有玉手环沉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哎,玉手环你倒是给算算,程女士是不是命里就有这么一劫。”

玉手环冷不防地被这么一问,急了。大手一拍桌子,蹦得三尺高:“关我什么事儿啊!”他急赤白脸的样子倒是把众人唬了一跳。“是、是她自己作孽,谁也救不了她!况且,那、那可是一条生命啊……”

玉手环心虚了。说起来,他算命其实就是学些装神弄鬼的表面功夫,先把人唬住了再说,关键的,还得靠那副红纸牌,把每一张纸牌烂熟于心,听了事由,他准能抽出那张对应的纸牌,就像变戏法一样,反正算来算去还不都那些破事儿吗。更甚于此的是,玉手环所谓的作法,连变戏法都算不上,不过耍耍嘴皮,却更是狮子大*口。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钱,这年头,什么都不比钱实在,去他娘的什么因果报应,谁爱信谁信去吧!

程女士的死在城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没过几天也被渐渐遗忘了。逝者安不安息是其次,生者反而该多保重才是呢。这不,玉手环的风雨亭仍是每天人来人往,世间百事汇集于此,亟待玉手环排纷解难。

编辑:杨大少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