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普通公民

普通公民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8-11-08 21:06:54 点击:

原标题:普通公民


(图片来源:资料图)

小镇的儿童剧院潜伏着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而和他们斗智斗勇、周旋到底的人,却只是一个普通公民……

勇敢的决定

这天,小镇新建的儿童剧院开张了,傍晚,剧院非常热闹,家长都带着孩子陆续赶来看演出。

剧院院长米尔纳先生站在门口,正在跟熟人聊天。这时一个壮实的中年男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是小镇居民乔西。乔西告诉院长,情况可能不太妙,他在门外抽烟时,留意到有六名外貌像乌索人的单身男子先后进了剧院。

米尔纳大吃一惊,乌索是这个国家恐怖分子最猖獗的地区,而且近年来问题不断。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今晚恐怕会有大事发生。乔西悄悄指向坐在里面第一排的乌索人:“那人看上去年龄最大也最沉稳,可能是他们的头头,他正在到处观察,准备好后也许就会行动。”

米尔纳想马上报警,乔西却认为小镇上警察太少,特种部队赶来也需要时间,即使冒险也要先阻止危机发生。他询问了剧院内的情况,心里很快有了主意,就跟米尔纳商量了一番,米尔纳便赶紧去安排。

演出开始了,乔西来到第一排观众席,对坐在那名乌索人旁边的老太太说:“太太,院长先生在二楼的包厢给您安排了一个座位,等会儿舞台上声音太大,您会受不了的。”老太太知道二楼上全是包厢,那可是贵宾才能享受的待遇,便感激地站起来往后面走去。

支走老太太,乔西立刻坐了下去,他瞅瞅身旁的邻座,友好地伸出手:“我是乔西,请问尊姓大名?”那个乌索人扭头看了他一眼,表情冷峻:“卡洛斯。”他没有伸手。

乔西笑了笑,又问道:“您好像是外地人吧?一个人来儿童剧院看演出,还挺有意思的。”卡洛斯有些不耐烦,解释自己来这里找人,没事干,过来看看。乔西直视着他的眼睛:“您没有说真话,朋友。”卡洛斯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乔西哈哈大笑:“我看见您戴着耳塞,而且衣服里好像套了层厚厚的防弹衣,您可能是位军人吧?”

卡洛斯大惊,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乔西说自己是院长米尔纳的朋友,米尔纳告诉他由于近年来恐怖活动频繁,政府加大了防范力度,今晚的演出就有特种部队的人假扮观众坐在下面,所以猜测他也是其中一员。卡洛斯暗暗吃惊,勉强点了点头:“没想到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他这样一说,乔西立刻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卡洛斯正在紧张地思考着对策,猛地感到有支手枪抵在了自己腰间,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乔西,恍然大悟:“原来你是……”乔西平静地点点头,说自己其实是特种部队的负责人,他们这些人刚进剧院时就已经被盯上了。

乔西低声说:“您好好看下二楼的包厢。”卡洛斯马上回过头,仔细观察后,发现那些包厢角落里好像都埋伏着人,隐约有无数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下方。“您每名手下的头顶都已经被狙击手瞄准,谁敢乱动,所有人都将被立即击毙。”

卡洛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赶紧低下头对着衣领处的麦克风说:“全都老实坐着,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行动!”

惊险的较量

卡洛斯定了定神,自嘲似的说:“看样子我们是瓮中之鳖了,乔西先生。”他当然清楚被特种狙击手瞄准意味着什么,但猜想乔西并不敢冒险攻击,毕竟剧院内全是家长和小孩,一旦开火后果难以预料。两人冷冷地对视着,现在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卡洛斯的耳塞里突然传来同伙惊恐的声音:“头儿,剧院外面好像来了很多特种部队的人。”他这才意识到里外都已被控制,原定的计划恐怕很难实施了。这时乔西主动提议:“我倒有个好主意。”他劝说卡洛斯放弃计划,作为回报,自己将担保他们全部安全离开。

卡洛斯权衡之后只好同意,但提出要求:按惯例,演出结束时演员都会上台,他要乔西设法让他俩也上去加入,在他确信同伙都安全逃走后,最后再以乔西作为人质掩护自己离开。乔西料到了他的打算,欣然同意,招手示意站在远处的米尔纳过来,跟他作了交代,卡洛斯随即也通知了其他的同伙。

演出结束了,主持人大声宣布:“现在请院长的特邀嘉宾乔西先生和朋友上台,跟我们一同庆祝演出成功。”乔西收起手枪,和卡洛斯一起走上舞台,加入到了鼓掌的演员队伍里。不出所料,两人刚来到人群的中央,乔西的身后就转而被卡洛斯的手枪抵住了:“现在我来照顾你,乔西先生。”现场的观众全都离开后,台下坐着的五个乌索人终于也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走出了剧院。

卡洛斯在耳塞里听到同伙都已经逃走,突然抬臂“砰”的一枪,旁边正要散去的演员全都惊呆了,只见卡洛斯猛地扯开外衣,露出了一圈厚厚的东西!“所有人站在原地别动,不然全都得死!”卡洛斯恶狠狠地喊道,得意地向前面的乔西炫耀,“你看走眼了,我里面穿的可不是防弹衣,是炸弹背心!”

说时迟那时快,他话音未落,乔西一下子回过身来,以闪电般的速度抡起一拳,狠砸在卡洛斯脸上,卡洛斯来不及反应,闷哼一声就仰面倒地。乔西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死死摁住卡洛斯的双手,旁边的演员都趁机跑开。就在这时,不可思议的事再次发生了:乔西的后脑突然被人重重一击,人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后,一个大块头的男演员挥舞着手枪,示意在远处目瞪口呆的米尔纳先生不要动。

“你这个不要命的疯子!”卡洛斯摇晃着站起来,狠狠地踢了乔西一脚。其实他在下面被乔西控制住的时候,已经想好了第二种方案,就是利用来到舞台上的机会,劫持上面的演员做人质,因为还有一名同伙就暗藏在演员之中,那才是自己最后的王牌,没想到这个方案又被乔西破坏了。

大块头一把将满头是血的乔西提了起来,卡洛斯则威逼着米尔纳先生,四个人走向剧院出口。

英雄的选择

剧院外面,果然围着全副武装的特种兵,但他们看见两个歹徒用枪抵着人质的头,都不敢贸然出击。卡洛斯嚣张地大喊着要一辆汽车离开,特种兵指挥官只得答应。汽车很快开了过来,大块头跳上驾驶位,卡洛斯一把推开米尔纳,拉着乔西钻进了后座,他判断乔西是特种部队的头儿,只要有了他,料想那些人就不敢下手。

谁知汽车刚离开,特种兵指挥官立刻喝令手下:“马上开车跟上去,实在不行就用火箭筒把那辆车送上天!”米尔纳先生一听,大吃一惊,冲过去拦住对方:“绝对不行,你要拿人质的生命开玩笑?”指挥官严肃地说:“车上的确有个人质,但还有个价值极高的恐怖分子头目,要是放走他,以后会有更多的人送命,明白吗?”米尔纳毫不退让:“乔西虽然只是普通人,但他刚才英勇挽救了剧院里的几百条生命,你应该也清楚吧!”

汽车很快开出小镇,驶入一条偏僻的公路。卡洛斯命令乔西:“把手枪交出来。”乔西掏出手枪递了过去,卡洛斯看后一愣:“你掌管特种部队,难道之前拿的就是这玩意儿?”乔西平静地回答:“我不是什么负责人,我只是个普通公民。”这时,他才道出了真相。

他当初谎称现场有特工,诱使卡洛斯暴露了身份,再用包厢里假扮的狙击手成功震慑住对方,其实那些人是米尔纳先生安排的工作人员,拿着的是剧院的道具枪。当然他手里的也是把道具手枪,没想到果然拖垮了卡洛斯的意志,不仅让他放弃了劫持人质的计划,还等来了特种部队的增援。

卡洛斯恼羞成怒,一个普通人竟然就让自己手下全变成了废物,精心策划的行动就这样被毁掉,他猛地举起枪,但还是忍住了:“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你必须带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如果耍花招就会没命,懂吗?”乔西点点头。卡洛斯还有些想不通:“你又没带孩子,去儿童剧院干吗?”乔西叹口气说他的儿子已经去世,他是因为想念儿子。

见卡洛斯追问,乔西只好说出儿子的死因:他当时在外面玩耍,不料却遇上了两个外来的歹徒,歹徒绑架了他,并要他带路去镇上,他最终勇敢地跟对方同归于尽。卡洛斯听后大为震惊:“一个小孩子能干掉两个成年人,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他要是还活着,我倒想见见。”乔西摇摇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前面的大路旁出现了一条岔道,乔西猛地睁开眼,指着那条不起眼的小路说:“赶紧从这里开过去。”开车的大块头一看,路口有个大大的“禁止通行”标志,恶狠狠地说:“想骗我?这里不是禁止通行吗?”乔西回答:“这条路是捷径,只是最近在维修,想逃命就听我的。”卡洛斯本来也不放心大路上过往的车辆,他料想乔西也不敢搞鬼,就叫大块头开过去看看。

汽车驶进了小路,黑暗中看不清环境,突然车身向下一坠,好像陷进了淤泥里,开始慢慢下沉。卡洛斯大惊,用手电筒向外照去,这竟然是一大片沼泽地!“你这个混蛋,没想到还是栽在了你手里!”他气急败坏地吼道。

乔西冷冷地说:“你不是想见我的儿子吗?我也很想他。”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忘了告诉你,我以前确实在特种部队干过。”说完他平静地闭上了眼睛。原来他儿子当初遇到的,就是两个来自乌索的恐怖分子,儿子机智地将汽车引进了这个只有小镇人才知道的死亡沼泽,没想到乔西今天以同样的方式与敌人同归于尽。

卡洛斯绝望地号叫着,黑夜很快就吞噬了这里的一切。

编辑:金宇澄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