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中澳建交45周年 > 大人物 > 安德鲁:矿业大亨“中国制造”

安德鲁:矿业大亨“中国制造”

来源:澳洲网综合 时间:2017-12-20 17:40:48 点击:

安德鲁·弗里斯特(Andrew Forrest),澳洲福特斯克金属集团(FMG)董事长。昔日提到他的名字,很多矿业公司高层的语气中都会略显不屑,“冒险家”、“不靠谱”,甚至是“西澳3大忽悠之一”,是描述安德鲁最多的词,但他又的确是一个成功利用了“中国机会”的澳洲商人。

巨头放弃的地方 他发现了矿产

澳洲的铁矿业全球有名。而这一切,要始于1952年的一个雷雨天。那天,当地人朗·汉考克驾驶私人飞机穿越西北赫兰港南部的哈默斯利盆地,无意中发现赤褐的土地里蕴藏巨大的铁矿石资源,从此,西澳州一夜之间脱贫致富。

综合武汉《楚天金报》、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如今,这片矿区名为皮尔巴拉,澳洲约98%的铁矿石产自此地。

事实上,在安德鲁进入皮尔巴拉之前,没有人愿意相信矿区还会来新人——要知道,当时的澳洲,已经有了必和必拓以及力拓两大矿业巨头。

安德鲁说,凭借“我个人的意志和梦想,使我的公司站住了脚跟”。

他以840万澳元收购了澳洲证券交易所的一家小型上市公司联合矿业加工公司47%的股份,并将其改名为FMG,自己成为第一大股东。

随后,他开始利用FMG,申请在皮尔巴拉地区总面积10%不到的地域进行勘探。那块地区,曾经是必和必拓以及力拓都放弃的地方。

后来的勘探结果证明了安德鲁的好运气,FMG在这片区域发现了45亿吨的铁矿石资源,其中16.25亿吨达到储量标准。

赶上中国机会 成就曾力压默多克

不过,这样得天独厚的资源并没有得到同行过多的羡慕,因为在澳洲,从开采到铁路、港口的建设都需要私人投资完成,要想挖出铁矿石并成功地运出澳洲,还需要巨额的投资,安德鲁当时估计投资项目的初期就需要18.5亿澳元的资金,而当时,FMG的市值还不足2000万澳元。

综合武汉《楚天金报》、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要知道,在还没有生产出一吨铁矿石的时候,寻找投资人是多么困难的事,而安德鲁最聪明的一点,则是在找到投资人之前,先找到了矿石的买家——中国,正是他唯一的目标市场。

2004年10月,FMG宣布与中国河北文丰钢铁有限公司签署长期购货合同,约定在20年内每年向文丰钢铁出售200万吨铁矿石,为此文丰钢铁向FMG支付了1000万澳元的预付款。同月,FMG又与江苏丰立集团、江西萍乡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签署类似协议。

此后,FMG又与40多家中国钢铁企业签订了大多为期10年的供货合同,其中也包括宝钢、唐钢等中国大钢企。

到2006年7月,FMG已经把4500万吨的年产量,卖掉了88%。而两年后的2008年5月,FMG才挖出第一块铁矿石。

安德鲁说,“我们拥有了巨大的资源,而中国有巨大的市场需求。这两点一结合,你就有了一个巨大的商业机遇,也会给股东带来巨大的利益。”

在安德鲁摆脱了种种猜忌、怀疑和官司之后,成为了仅次于力拓和必和必拓之后的澳洲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他本人也一度登上了媒体巨头默多克在澳洲经营几十年都没有达到的高度——澳洲首位百亿澳元富豪。

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FMG造成巨大冲击,当年6月,FMG公布的年报净亏损达2.26亿澳元,当年12月,公司的总负债达31.4亿澳元。当时,甚至连欠一家承包商的360万澳元,这位“澳洲首富”也拿不出来,最终是用150万股份来偿付。

不过,中国人再次“挽救”了安德鲁。2009年3月,湖南华菱钢铁以9.5亿美元对FMG进行战略投资,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后,FMG又得到了协调全中国钢铁企业进行谈判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大订单”——中国不仅向FMG确定了2009年下半年2000万吨的订货量,还承诺了高达60亿美元的融资贷款协议。此后,随着世界经济复苏,FMG经营状况逐步好转。

长者指路 厨房中开始的梦想

安德鲁的出身颇为显赫,其家族在珀斯天鹅河殖民地开发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后来该殖民地成为西澳州,安德鲁的曾祖父大卫及兄弟约翰共同收购、开发了西澳北部的广袤土地,约翰后来成为西澳州第一任州长。

综合武汉《楚天金报》、广州《南方周末》报道,约翰当年决定动用高于该州预算6倍的资金来抓住该州的第一次淘金热,利用英国贷款修建了从珀斯到卡古里的输水管道,这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管道,因为成本巨大而备受质疑,100年之后,继承了他血脉的安德鲁似乎也继承了祖辈的冒险基因。

安德鲁个子不高,面色红润,有一头发红的卷发。他有一份中文自我介绍,开头写道:“一名从小在与世隔绝的西澳州皮尔巴拉地区的农场中,放牧牛羊长大的男孩。”20世纪80年代,放羊男孩变成了开着豪华摩托车出入、以收费高而闻名的悉尼股票经纪人。

随后,安德鲁创办了一家镍矿公司并担任董事长。该公司满怀希望,试图运用一项由古巴率先实行的技术,从内地偏远地方的黏土里成功提炼出镍。他筹集了10亿多美元的资金,使这个项目得以上马。但建筑工程的拖延和技术上的挫折,最终导致公司每况愈下,安德鲁也被一脚踢开。

2003年,安德鲁和一位长者在厨房中谈话,长者鼓励他进军铁矿业。安德鲁就这样开始了新的旅程。

编辑:杨雅乔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