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这70年 从澳洲看中国 > 国之交 > 这个澳洲人为什么爱上中国?

这个澳洲人为什么爱上中国?

来源:澳洲网 时间:2019-09-05 16:30:05 点击:


多次到访中国的马克林深切感受到70年来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图为正在运行的动车组列车。(图/中新社)

【本网特约记者陈学颖报道】作为世界最重要的汉学家之一,今年已80岁高龄的马克林不仅是澳洲格里菲斯大学荣誉教授,澳洲联邦人文学院院士,“澳洲一等功勋奖章”获得者,同时在中国,他也是中国人民大学讲座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终身名誉教授”,国家级文教专家以及“中国政府友谊奖”的获得者。作为中国的“铁粉”,马克林愿意向全世界人民介绍有关中国的故事。

澳洲“30后” 被中国人的幸福时刻感染

受母亲影响,1939年出生在悉尼的马克林从小对中国的历史和文化独有偏爱。在他的高中和大学时期,马克林阅读了他能找到的所有关于中国的书籍和文献,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学生时期的他就已经在澳洲和美国出版了《新唐书》《旧唐书》的英文译本。

1964年8月,当马克林被告知有机会可以到中国看一看时,刚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的他与妻子通过自荐登上了飞往中国的航班。

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对大部分澳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其陌生、遥远的东方国家,到过中国的澳人寥寥无几。

25岁的马克林第一次踏上了当时尚未与澳洲建立外交关系的中国,成为了最早一批来到中国从事教育工作的外教之一。

那时的中国还处于相对闭塞的状态。人们习惯于过大工厂、大集体的生活。许多生活用品需要凭票购买。因为当时中国人身着清一色的藏青色中山装和千篇一律的生活而被西方媒体描述为“蓝蚂蚁”。

在马克林的记忆中,那时的他经常看到手拿毛泽东语录,胸戴毛泽东像章,嘴里喊着“为人民服务”口号传递着正能量的中国人。

“在澳洲,我们更多是为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服务,而那时的中国人都在国家的号召下为人民服务。这是中西方非常大的区别。”马克林解释说。

至今马克林还清楚地记得1964年10月1日,他在天安门广场参加新中国成立15周年国庆观礼时的场景。被现场欢呼雀跃的气氛所感染的他用手中的照相机记录下了那年国庆典礼时中国人的幸福时刻。

爱上了中国  走南闯北过起接地气的生活

工作之余,马克林“走南闯北”,“延安、西安、洛阳……我都见过它们20世纪60年代时的模样”。

在1964年,马克林和妻子爱丽丝(Alyce Mackerras)偶然之下获得了前往中国执教的机会。尽管爱丽丝那时已怀有身孕,但两人对获得这次机会感到兴奋。

马克林说:“那时很少有机会能到中国,我们都很想去,认为这是非常好的机会。”

在马克林眼里,那时的中国人虽然生活过得并不富裕,但是工作却都很努力,对生活的态度很积极,并不像西方人口中所形容的“很穷,日子过的很不好”。

马克林说,走过的地方越多,对中国的了解就越深刻,也就越来越了解中国人的想法和行事方式。

尽管受到外籍人员身份的限制,马克林还是在专人的陪同下,在他可以活动的地区里对中国各地进行着充分地“探索”。

“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可以见识到那时的中国,既然我得到了这个机会就一定得珍惜。”马克林说。

马克林的中国生活过的十分“接地气”。

他不仅跑去民间交流,还常去剧院欣赏中国京剧;他去过四川卧龙抱着熊猫拍照;也走过青海的藏族村庄看村民跳锅庄舞。

他说,只有真正用心体会、感受,才能理解“原汁原味”的中国文化。

马克林从小就对西方戏剧感兴趣,但他对中国戏曲更着迷。

在1964年第一次到中国的时候,马克林于中国国庆节期间在北京人民剧场观看了《白蛇传》、《水浒传》等传统戏曲表演,从此就爱上中国戏剧。

他回忆说,在上世纪60年代,现场表演的古典戏曲并不多,但他会经常在王府井百货大楼旁边的唱片商店买戏曲唱片。

“后来我发现,不管我走去哪里,我都忍不住要回中国,我爱上了中国”,马克林说。

比起1964年在中国所看到的狭窄的街道、稀缺的物资、相对落后的公共交通设施,马克林说,如今中国的发展和进步是他在50多年前无法想象到的。

70多次“回中国”都不是巧合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同年9月,马克林按照教学合同规定,结束了在中国的教学工作返回澳洲。

马克林说:“冥冥之中,我知道我肯定还会回到中国,因为我在中国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

再回到中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1972年12月21日,中国与澳洲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8年后,马克林终于回到了中国,他表示,当年那份使他离开中国的教学合同他到现在还留着。”

对早已在中国找到归属感的马克林来说,不管是1964年的第一次“去中国”还是之后的70多次“回中国”都不是巧合,而是命中注定。马克林的足迹几乎遍布全中国。他的儿子还成为了第一位在中国出生的澳洲公民。

当问及是什么原因使得马克林在中国“赌”上自己的一辈子时,他这样回答道:“为了中国的教育,为了我对汉学的研究,更为了我从澳洲带来中国实践的学生,这些是让我可以无数次回来中国的理由,也是我能在中国待上半个多世纪的原因。”

在马克林看来,最初来中国的决定是受母亲的影响。“一开始感觉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星球,有很多奇怪的事情。”马克林回忆他最初来到中国的印象时这样表示,但是他很快就开始感受、体会这个他在书本中熟悉的国家,试着了解中国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行为习惯。

在马克林的印象中,第二年的中国“小日子”明显要比在第一年“滋润”了许多,不仅仅因为当老师的工资涨了,生活富裕了,更是因为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多了起来。对于此后的生活马克林这样形容,“中国也像母亲一般影响了我”。

编辑:赵珏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