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这70年 从澳洲看中国 > 国之交 > 华裔学者眼中的澳中外交

华裔学者眼中的澳中外交

来源:澳洲网 时间:2019-09-05 17:01:45 点击:


澳中、澳美关系一直是澳洲外交政策的重点。图为2018年9月5日,为期一周的“科瓦里-2018”中澳美野战生存联合训练在凯恩斯落幕。(图/中新社)

【本网特约记者陈学颖报道】30余年来,北京大学必和必拓澳洲研究讲席教授、墨尔本大学前任亚洲学院院长澳籍华裔纪宝坤(KEE Pookong)辗转在澳洲、美国、新加波、日本等地工作,他成为了业界公认的海外华人研究方面专家,也被称为“多元文化的发言人”。

近日,纪宝坤在北京接受专访,和本报记者分享了这些年他所听到的、看到的新中国的变化。

澳中彼此走近  对中国外交意义重大

对于在马来西亚出生长大的纪宝坤来说,有关中国的个人记忆并不多。但因父母的祖籍都是中国广东的关系,从小他对中国就有种亲切感。为了接触和了解中国文化,小学时期的纪宝坤曾被父母送到当地的华文学校学习中文。

纪宝坤告诉记者,移民马来西亚后,纪宝坤的父母和生活在中国的家人依旧有来往,但因那时中国和马来西亚签证政策的原因,纪宝坤的父母回中国探望家人的机会少之又少。

纪宝坤说,当时想在马来西亚听到中国的消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直到1967年,纪宝坤离开马来西亚来澳洲攻读本科课程,一切才开始有了变化。

纪宝坤的大学时代处在世界政治变迁及反越南战争思维的背景下,澳洲大学里的一些学生和学者也因此对中国很是向往。离开马来西亚的纪宝坤也是从那时开始对中国有了更多的关注和兴趣 。“我记得当时在南澳的阿德莱德大学附近有个澳中友好协会的书店,我们时常去那里买中国出版的书籍和唱片。” 纪宝坤说。

在纪宝坤看来,虽然新中国在1949年成立,但成立初期的新中国并没有马上打破“弱国无外交”的局面。直到上世纪70年代,随着世界局势的变化,以及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恢复,中国外交迎来一波热潮。澳中之间彼此走近,也这是在那个时期。1972年12月21日,澳中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在纪宝坤看来,两国能够建交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但最重要的原因是时任澳洲总理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

“惠特拉姆是一名很有学问并拥有强大世界观的政治领导。” 纪宝坤说。被誉为“澳中建交之父”的惠特拉姆出身于新州维力华选区的工党籍政治家,是第21任澳洲总理。尽管惠特拉姆当政的时间不长,但后世认为他担任总理期间建树颇多。事实上,惠特拉姆在未当选澳总理时就表明了要与中国建交的态度和废除白澳政策的想法。当选澳总理后的数周内,他正式承认了新中国,作出了建立两国正式外交关系的决定,奠定了澳中建交的基石。这对20世纪70年代初正试图摆脱被孤立的中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澳人对华情绪温度:58度,保持偏暖

在澳读完本科的纪宝坤后又继续在澳洲攻读博士。在这段时间里,纪宝坤看到了自澳中建交后第一批从中国来澳洲进行交流的交换学者。

“(建交初期)一般的澳人是对中国的认识还很肤浅,大部分澳人对中国没有认识,少部分左派的人因为政治立场的因素对中国很认同,还有一批人对中国持比较保守的态度。” 纪宝坤分析称,在冷战后期,虽然美国跟一部分西方国家都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他们依旧对中国存在疑问,把中国当做政治威胁。“直到实行经济开放,中国开始和外界积极地接触,这才使中国的对外关系有了实质性的进展。”纪宝坤说。

然而时至今日,某些西方人士对中国的一些偏见似乎也并未完全改善。“以前是因为他们(西方国家)把落后的中国当做政治思想的威胁,而现在他们视中国为威胁是因为中国的强盛。” 纪宝坤补充说道。对于当下的澳中关系,纪宝坤认为:“澳洲虽然和美国在军事联盟上非常密切,但鉴于澳洲的地理现况,它认识到了未来澳洲的安全以及发展与亚洲关系的重要性,这使得澳洲在对华态度上处于比较矛盾的位置。”

澳广网报道,澳洲智库洛伊研究所去年发布了2018年民意调查报告。每年,洛伊研究所在其问卷调查中都会包含一个同样的问题,来征集受访者对澳洲一批国家的感觉。这一“情绪温度计”以0度到100度作为区间,100度代表“感到非常温暖”,0度代表“感到非常冷淡”。2018年澳人对中国的感觉为58度。“澳洲民众对中国的态度并没有变化,“该报告作者奥莉弗(Alex Oliver)说,“澳人对中国的态度一直保持在50多度不到60度的位置,这是个相对温暖的态度。”近日,澳洲外长佩恩(Marise Payne)通过一系列措施,试图重新启动澳中双边关系。她任命能讲一口流利中文的弗莱彻(Graham Fletcher)为下一任驻华大使。外界解读这是莫里森政府有意“加速实现”转变处于低潮期的澳中关系。

年轻华人商业、科技贡献大

30余年来,纪宝坤辗转在澳洲、美国、新加波、日本等地工作,不仅在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研究机构和高校担任过多元文化高级研究员,也曾担任过澳洲公共机构高级行政官员、澳洲移民与人口研究局副局长、澳洲联邦移民与民族事务部助理秘书。他成为了业界公认的国际移民、多元文化政策、海外华人研究等方面的专家和学者,也被称为“多元文化的代表和发言人”。

“最早澳洲的华裔数量非常的少,他们的祖先许多是19世纪的淘金者。他们(这些华裔)虽然长着亚洲人的面孔,但是他们的思想形态和价值观大多都已经受到了英国人的同化。” 纪宝坤说。

1972年白澳政策的正式废除增加了澳洲的移民数量,使澳洲转变成为多元文化社会。近20年来,澳洲的华裔人数实现了快速增长。据澳洲统计局(ABS)公布的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澳华裔人口已超过120万,占全澳总人口的3.9%,较2011年增长超过40%。“中国的新移民给澳洲社会带来了不小的变化。”

“一开始的老移民因为语言不通等问题,大多从事餐饮、小生意等低科技行业进行就业,但新移民对澳中两国的语言、文化有很深的了解,能起到很好的沟通作用,能够参与澳洲的经济建设,技术移民也在一些行业和领域发挥着技术带头作用。”

纪宝坤继续说道:“近10年来,年轻的华人在医科、商业、高科技方面的贡献特别大。假如你有机会走进医院,你会看到许多医生是华裔、 这也是个有趣的现象,华人家长鼓励学生学医,因为医生收入很高。”

链接

记忆中的故乡变了

纪宝坤依稀记得,他与中国第一次难忘的“亲密接触”发生在他幼时跟随父母回广东汕头探亲的过程中。“那是一段并不很舒服的回忆”。

“那时的中国非常穷。”这是纪宝坤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我记得那时候去我父亲的老家要走很远的路。我们从汕头港口上岸后走了很远,路还很不好走。父亲的老家非常穷,他们吃的米很粗,和我们现在吃的米饭不一样。卫生条件也很差,连洗澡的条件都没有,只能在附近的湖里洗。”直到两年前,纪宝坤借在广州的工作机会,顺道回汕头探亲时有了另一次难忘的记忆。纪宝坤感慨道:“我坐在高铁上,想象着如果我父亲如果还有机会做高铁回家乡,他看到这种变化一定会非常非常感动的。”

编辑:赵珏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