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这70年 从澳洲看中国 > 民相亲 > 往来澳中间 他们从陌生到熟悉

往来澳中间 他们从陌生到熟悉

来源:澳洲网 时间:2019-09-05 20:13:04 点击:


图为中国澳洲研究院常务副会长陈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图/中新社 王骏摄)

【本网特约记者陈学颖报道】尽管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2年澳中建交前,两国民众已经有了一些民间交往。但到了1978年,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打开了更大的交流窗口,让一些中国人有机会去往澳洲,也给了更多澳洲人机会踏上这片他们印象中神秘的土地。在这个过程中,澳中两国之间的民间交往不断加深,也越来越频繁。在两国之间往来的人也成为澳中关系发展的见证者、亲历者和推动者……

从好奇到亲历 澳前总理助他踏上澳洲土地

新中国成立的23年后,澳洲与中国于1972年正式建交,相对闭塞的中国并没有给两国人很多机会和渠道进行沟通和交流,对彼此的认识和了解和非常有限,直到1978年中国实行了改革开放。

现任中国澳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澳洲研究中心主任、外语学院教授陈弘自学生时代起,就走上澳洲研究之路,已经从事澳洲研究30多年。

1990年,陈弘因代表学校参加澳中研究年会结识了结识了第21任澳洲总理惠特拉姆(Edward Gough Whitlam)。因深受惠特拉姆的喜爱,在他的帮助下,陈弘1991年第一次来到澳洲。

尽管澳中民间交往始于19世纪,但因当年在澳的中国华人数量非常少,所以澳洲人对新中国的认识还是有限的。

“当我们出现在澳洲,大批澳洲人看到华人时表现出来的是既好奇又陌生的感觉。”陈弘回忆道,“我们刚去的时候,澳洲人会问这问那的,他们表现出来的就是对中国缺乏了解。”

在陈弘看来,那时在澳的华人虽然有中国的留学生,但因为他们的英语不好,背景限制等原因,并没有和澳洲人有很多沟通和交流。“那时的澳洲人把中国描述为神秘的国度”。

在陈弘印象里,谈到澳中关系发展,就不得不提到一个特别的时间点,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的1978年。从1978年开始,中国派出了国家的精英在澳洲学习,这批学生归国后就成为了在中国推广澳洲文化的传播者。在中国开始对澳洲有真正意义上的了解上,这批人起了很大作用。

从听说到去过 学者赴华书写人生重要一笔

改革开放不仅给中国人带来到澳洲的机会,也促成了双向的交流。一些澳人也去往中国,感受这个“神秘国度”的真实面貌。

作为最早一批到中国的澳洲人,罗清奇(Claire Roberts)初识中国是通过汉语言学习。在罗清奇的印象中,墨尔本艾芬豪女子文法学校校长格林·弗朗斯(Green France)颇具远见, 1972年时就把引入汉语课程作为必修课。6年后,罗清奇成为3名汉语毕业生之一。“学习一年大学本科课程后,我感到自己停滞不前,想去北京外国语学院继续学习汉语。但是竞争太激烈,我没有申请到奖学金,只好自费留学。”

1979年,罗清奇被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录取,成为美院在文革后接收的第一批留学生,而后开始了她在中国为期两年的学习生活。

在罗清奇的记忆里,她和中国学生一个教室学习,在一个食堂吃饭。“当时校园里没有澡堂,学校就给我们洗澡券,让我们到外面的澡堂去洗澡。但是我们的校园那时候就在帅府园,距王府井一步之遥。王府井那时候是北京最热闹的地方,所以我们经常半夜在外面吃馄饨,然后爬墙回校园。”

罗清奇说,与中央美术学院结缘,是她人生的重要一笔,因为她收获了很多维持了一辈子的友谊。这段经历也帮助她的策展生涯,以及艺术史研究工作。

现如今,罗清奇执教于墨尔本大学,被澳洲研究理事会授予未来奖学金,用于研究现当代中国艺术的国际背景。

从意外到热爱 澳记者见证重要瞬间

同样在中国生活过的澳洲人还有欧美琳(Madeleine O’Dea),不同于罗清奇,她因工作而到中国。

作为一名记者,欧美琳回顾过去30余年,她意识到自己在有关中国的报道中,那些最重要的瞬间往往发生在市井。“这些瞬间没有出现在1986年我报道澳洲总理霍克(Bob Hawke)的访华时的人民大会堂,也没有出现在经济报道的合资企业中。常是发生在不起眼的小小空间里。”

1986年,欧美琳刚到北京不久,就听闻一位名为阿先、怀有雄心壮志的艺术家刚刚在古观象台举办了一场颇有意趣的展览。由于错过了展出时间,欧美琳便想方设法到他家中欣赏作品。欧美琳看到的所谓的“家”不过是阿先岳父母狭小公寓中一处用帘子隔开的角落,阿先和爱人在这里开始了婚姻生活。他们的床就是他的工作室。

如今,阿先已经是赢得过欧洲顶尖雕塑奖项的中国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望着宏伟的博物馆里矗立的雕塑,我不禁回想起多年以前在北京的公寓里那一方小小的角落。早在许多年前,那里就盛满了阿先的梦想和我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

链接

获得主流社会认可

融入彼此日常生活

2016年澳洲统计局人口统计显示, 澳洲华裔人数已超过120万,在总人口中占比超过5%。从寥寥无几,到华人足迹遍布澳洲各地,华人对澳洲的贡献得到了主流社会和其他族裔的认可和尊重。“从以前(在澳洲)街道上见不到一、两个华人,到现在华人就住在你隔壁,这可以说明澳洲人对中国、中国人更加熟悉,了解更加深刻了。”陈弘说道。

而对于在中国的澳洲人,陈弘说:“今天在中国,绝大多数澳洲人是在中国生活、发展、工作。在地铁上、公交车上,你就能看到这种情况。有时候我在上海乘地铁,就能听到(有人讲)澳洲口音(的英语)。他们已经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

编辑:赵珏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