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时代报》:抵制对女性施暴 我们还差的远

《时代报》:抵制对女性施暴 我们还差的远

来源: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16-11-24 17:56:07 点击:

“什么也不做不是一项措施。”前性别歧视委员会(sex discrimination commissioner)的一员——布罗德里克(Elizabeth Broderick)在艾伯特政府时期曾提出这样的观点,她认为必须要把“女性被严重性侵”这一问题列入澳洲国防军事学院(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Academy)调查的范围内,但是直到目前为止,这一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决。

毫无疑问,解决女性被性侵问题是一个复杂的挑战。随着时间流逝和缺乏证据的情况下,受害者通常不愿重温她们被性侵犯的可怕经历,因而通过司法系统最可能看到的结果就是被告被无罪释放。在澳洲国防军事学院纪录的133个案件中,只有一个案子被移交法院进行处理,最终被告也没有被定罪;在被移交给澳洲国防军事学院的33个案件中,没有一个采取了正规的程序。布罗德里克认为,澳洲国防军事学院也应该承担相同的举证责任,因为在很多女性被性侵的案件中,她们并不想主动采取行动。皇家委员会的调查命令也不能改变这一点,如果没有人强迫受害者采取行动,皇家委员会就不会得到最终的结论,进而也不会推动案情的进展,这种情况会导致恶性循环,最终导致调查无法再继续进行。

要知道,即使是在现代社会,证据也是稀缺的、不好保存的,因为案件发生的时间很有可能是随机的,当悲剧发生时,时间不可能被暂停,所以有些受害者不想收集证据也是因为他们对司法系统失去了信心。在澳洲的司法系统里,如果没有皇家委员会或者澳洲刑事情报委员会(Australian Criminal Intelligence Commission)的调查,澳洲国防军事学院就不会接受女性被性侵的案件,不过很多受害者对布罗德里克表示,她们不喜欢被皇家委员会调查,而且“不再给受害者带来进一步伤害”的原则对于抚慰受害者也远远不够,受害者希望的是施暴者能够被绳之以法。布罗德里克建议,“如果皇家委员会没有对性侵案件进行调查,政府应该提供另一个强有力的替代措施”,而不是让受害者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