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太阳先驱报》:澳洲学校教育陷入政策泥沼

《太阳先驱报》:澳洲学校教育陷入政策泥沼

来源: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16-12-14 18:06:58 点击:

如果财政部想要变得更像政府的经济学家而非会计师,改革的良好开端即是呼吁这些政治大家们抓住格拉坦学会(Grattan Institute)提议的学校拨款改革包所带来的机会。

如果财政部转变了预算的改革方式,从帮助政客迅速减少政府开支转为通过更高的效率聚焦纳税人的中期价值,财政部的建议将有显著的提高。而一个更加聚焦中期成果的改革方式将在决策制定环节允许从更大的范围内为微观经济进行考虑。

当下,澳洲学校教育的政策泥沼迫切需要财政部的辅助指导。很难想像,澳洲的学校拨款政策仍然被公立学校系统、天主教会系统及私立学校系统间的百年宗派竞争牵制着。

由于这些无止境的竞争,政府将几乎所有的时间花在了争论上,争论公共拨款该如何分配给这三个系统,在剩下的不多时间里,政府则在忙于讨论这些拨款应花在哪些地方,如何换来更大的效果。

与此同时,澳洲教育的国内考核指标“全国读写算术统考”(NAPLAN)显示,澳洲学校的表现并未随着时间的变化提升。而国际指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显示,在其他国家成绩提高的前提下,澳洲的教育仍在原地踏步。澳洲的这些成绩显示出澳洲表现最优异学生与最差学生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也没有太多变化。

难道这是财政部乐意看到的结果吗?这个结果难道不可能对预算平衡或国家生产力产生不利影响吗?但是,如果我们的政府继续将能量付诸在公立学校、天主教会学校及私立学校对抗的举措上,放心,这些结果一定会出现。

审查Gonski拨款的出现成为了一项突破性的创举,这一举措将免受宗派斗争的影响,转而在学生的基础上,划分为联邦及州政府拨款相结合的方式。吉拉德政府时期引入了一项非正宗但更加昂贵的Gonski版本,但在艾伯特时期被终结。因此,澳洲教育的宗派僵局仍然存在。因为成本太高,联盟党不愿实施工党的Gonski版本。但成本太高的原因正是在于,工党承诺在不牺牲富有学校(有极少贫困生)的前提下扶持贫穷学校(有太多贫困生)。

麻烦的是,除非澳洲直接面向贫困生进行拨款,澳洲学校的教育成果提升希望不大。更有效地分配拨款只是提高贫困生成绩的第一步,这也是为什么“如何将拨款更有效地进行利用而不是如何划分”更重要的原因。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