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澳洲人报》:18C条款需要一个不伤害言论自由的反种族主义调和剂

《澳洲人报》:18C条款需要一个不伤害言论自由的反种族主义调和剂

来源: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16-12-22 16:07:13 点击:

联邦自由党成员、前人权委员会专员威尔逊(Tim Wilson)表示,介于保护言论自由和保护社区安全间的法律检验系统的关键,并不在于是否有人遭遇了冒犯、辱骂或羞辱,而在于他们是否受到了骚扰或恐吓威胁。

目前,一个联合议会人权委员会正在调查种族歧视法案(Racial Discrimination Act)中臭名昭著且荒唐的18C条款。其臭名昭著的原因则在于这项条款被当成了“防民之口的武器”,其中的案例不乏对卡通漫画家利克(Bill Leak)、专栏作家博尔特(Andrew Bolt)及昆州科技大学学生的控诉。讽刺地是,昆州科技大学学生正是因为发表了反对种族隔离的言论才遭到了“穷追猛打”。

与此同时,荒唐的原因则在于,这项条款还正在被一个日本社会团体用来解决与韩国人之间在二战时期引发的争端。这些闹剧的出现并非是因为法律本身而是因为案例中的应用。

在当前形式下,18C条款调查的是“是否有人受到了冒犯、辱骂或羞辱”。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一检验的荒谬性,我们需退一步来看在联邦法律下自由言论与安全之间的紧张关系是如何运转的。

联邦刑法法典(Criminal Code)将煽动暴力及拥护恐怖主义定为犯罪。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法律条文无关种族或其他因素。同时,刑法还对一些遭到暴力侵犯的群体予以保护,但如果受害群体属于特定种族、宗教或政治团体(不包括其他性质团体),那么暴力侵犯者的行为将是犯罪。

18C条款则是唯一一个与刑法法典相关的公共法案,且仅适用于民族、肤色、公民或原属种族人群。然而,没有其他领域的联邦法律仅仅因为冒犯、侮辱或羞辱他人就将这类行为定为违法。

相比其他联邦法律,现行的18C条款与神权政体中的反亵渎神明法令拥有更多共同点。为了证明18C条款有多坏,我们可以说,在联邦法律的规定下,你可以要求对残疾人、同性恋或女性群体施加暴力,但你不能因为他们的种族而进行冒犯。举个例子,在联邦法律下,你可以对男女同性恋群体施加暴力。但如果另一个人用武力冒犯了一个拥有种族文化背景且敌对同性恋的人,那么他将因为18C条款被逮捕。这太荒唐了。

对此,联合议会人权委员会需要进行谨慎并且实际的改革,从而保护人们的言论自由和社区安全,建立一个平等对待每个人的法律检测系统。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