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时代报》:向非健康者征税不是通往幸福社会的道路

《时代报》:向非健康者征税不是通往幸福社会的道路

来源: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17-06-01 12:24:46 点击:

在针对医保成本以及谁没有公平分摊医保费用的讨论中,总是有一些人会建议向超重人群收取更高的医疗保险费用,因为他们断定超重人群将用掉更多的福利。

在近期的澳洲与新西兰麻醉医师学会(ANZCA)年度会议上,内分泌学家普林斯(John Prins)以及雷梅迪奥斯(Matthew Remedios)博士也提倡设立“肥胖税”或“糖税”不同种类,并提议面向超重人群增加保险费用。普林斯提出了一系列相互关联的措施来遏制全国不健康的饮食习惯,但他补充道:“没有人有勇气去这么做”。

随着澳洲人的体重继续上涨,约有1120万人(或63.4%的成年人)体重超重或肥胖。因此,从表面上看,(限制)慈善的概念是有吸引力的。面向超重人群收取更高的保险费用似乎能在逻辑上激发人们做出健康的选择,并引导出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说,在这些行为被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健康是可以实现的。

或者,诸如以上征收更多保险费的立法没有产生预期外的后果。举例来说,通过将某一特定群体单独挑选出来破坏社会团结,并做出暗示:第三方(在这种情况下是政府)比个人更懂得什么符合个人的最大利益。从本质上看,这一行为消除了自主权。而自主权本身就与更好的健康状况相关。这也意味着更少的人将被要求支付更多费用,或者根本不去寻求医疗保障。

比起其他群体,这样的制度将导致对遭受重病困扰的穷人或少数群体的歧视。同时,更加负担不起医保费用还意味着他们的家属也将受到影响,甚至有可能使他们的孩子无法接受医疗的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超重与肥胖经常与抽烟和过度饮酒一起被划分为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但我们并不能全怪这些选择: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针对肥胖人群的研究显示,他们与被诊断为酗酒者至少有一个相同的基因标记。

现在我们还知道的是,成瘾是基因遗传倾向、高程度压力、焦虑和抑郁的复合结果。但在澳洲,45%的人却认为性格不足是产生社会焦虑症的原因。而我们竟然有医生希望将政策作为医保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真正从基层关心和努力解决的问题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