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时代报》:谭宝对自己能源政策所做的末日预言

《时代报》:谭宝对自己能源政策所做的末日预言

来源: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17-10-24 11:02:59 点击:


【澳洲网韩申易10月19日编译报道】自美国次贷危机在全球金融体系结构撕扯出一个大洞已经过去了10年。

而谭宝(Malcolm Turnbull)作为环保部长的任期被陆克文(Kevin Rudd)席卷澳洲政坛的“飓风”竞选活动破坏,也已过去近10年。

当2年后由陆克文签字的二氧化碳污染减排计划引入议会时,彼时被党内同事“卸下”反对党党魁负担的后座议员谭宝勇敢地改变立场,转而为陆克文的减排计划立法投赞成票,而这一立法最终没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随着政府内阁成员本周一(16日)在堪培拉共同就总理谭宝的能源政策达成一致意见,大约在2010年2月谭宝说的一些话值得我们回味。他在其标志性冗长的演讲中称:“作为议会成员,我们应当在立法时着眼于长远的未来,超越下届大选的视野,并确保我们当下能够做些什么,使澳洲成为一个更好、更安全,适合未来数代人居住的地方。这是我们的职责。”他继续说道:“气候变化是最终的长期问题。我们必须在今天作出决定,今天承担的成本将意味着避免未来几十年内出现不利且危险的后果。”

而正因为是谭宝的讲话,我们需要快速浏览演讲中剩下的那4000字,其主要观点是,作为一名自由党人,他支持以市场为基础的排放交易计划,并拒绝艾伯特(Tony Abbott)的直接行动计划(Direct Action schem),将其称为“滑坡效应”和“大规模的财政鲁莽”。

但是让我们先按一下暂停键,谭宝在演讲中提到了2010年最具预言性的建议,即需要提高投资确定性来保证低排放的能源供应。谭宝在某一瞬间明确指出:“在未来几十年里,建新的发电站和取代旧发电站的决定将涉及数百亿元资金,而在做出这些决定的关键因素是,是否能够确定关于碳定价的方向。”

他继续引用霍华德政府时期出具的Shergold报告,称碳定价对商业确定性很有必要,“对于拥有高碳风险的项目而言,情况尤为如此。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由于应对气候变化的未来成本存在不确定性,投资正在被推迟。如果没有明确的未来碳排放成本的信号,这些投资将无法得到优化。”

他说:“坦率地说,在没有明确的碳定价信号的情况下,要么不进行投资,要么投资新的碳密集型基础设施,因为在一个没碳定价的世界里,它们更有利可图。”

时光调快近10年,他的预言已成为现实。

如今,3/4的澳洲发电量仍来自燃煤发电站。但它们的寿命即将走向完结。

上周,气候变化投资者团体(Investor Group on Climate Change)发布的报告也强调了这一问题。据了解,这一团体代表了澳洲多个大型投资机构,如Colonial、安保资本(AMP Capital)、BT及Australian Super等。

这篇题为“煤、碳和社会”(Coal, Carbon and the Community)的报告提到了近日即将关闭大型燃煤发电站的决定,关闭对象包括了Hazelwood、Munmorah及Anglesea。

据悉,澳洲这些发电站平均运营43年退休淘汰,而目前剩余的所有煤炭发电站平均寿命为32年。假设有50年的运营寿命,这意味着澳洲一半的燃煤发电站将在2029年至2035年这6年时间里达到退休年龄。

到2035年,将只有1/3的燃煤发电站维持运营。而对建设新发电设施的商业投资已经引发了许多关注。然而,但在升级现有设施方面,也出现了一场隐性投资罢工。这就是能源危机即将真正发生的地方。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