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再论同婚法

再论同婚法

来源: 作者:赵捷豹 时间:2017-09-06 16:59:36 点击:

有人转载了前议员黄肇强医生洋洋洒洒的两篇文章给我,内容引经据典的举例说明婚姻的传统里一男一女的定义,并说这是几千年来的传统思维。我不认识黄医生,因此对他不含个人成见因素。不过对他那“几千年如此,所以不该改变”的大堆道理只用两字评语:“封建”。

地球依照固定的轨迹运转,不管黄医生如何引经据典,如何意志坚强也改变不了地球的运转方向。无论在函投民调的禁止争讼纠纷上澳洲法庭如何判决,也不管函投结果支持同婚法与否,这法案的通过乃迟早之事,这点我相信许多顽强反对者心里都清楚,我相信黄医生心里也有数。反对者中,有部分是因政治或宗教信仰原因或背景而坚持己见的,但也有很大的部分是因先入为主的固化成见而展现了条件反射。对后者,我想再次强调,在我成长的环境里,保守思维的程度比一般华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这句话众人听懂了,但真正领悟的相信不会很多。有些人条件反射地说我赵某“思想腐败”了,甚至“思想前卫”地瞎跟潮流了。对这样的评语,我觉得很遗憾。各人有各人的立场,说不说得服对方不妨事,重要的是在寻求社会解决方案思考之余,也要能够自我反思及换位思考。

在同婚法的课题上,西方国家一个个相继“沦陷”了,其中包括了美国与我们的邻居,新西兰。根据这思维,我不相信会有很多人坚信澳大利亚能够长久坚持,让自己在西方盟友群中长期孤立的。的确,根据调查,澳洲公民最少有三分之二是同意同婚法的。反对者坚持忽视这个统计数据,为何?不会是不理解“螳臂当车”、“蚍蜉撼树”的无奈现实吧?这些人更有可能是因为放不下先入为主的成见,而把这成见被误认为一个做人的原则罢了。

曾几何时,我也很讲究“原则”。年轻时因极端保守的生活环境之故,让我对同性恋者也很有看法。移民来澳洲后,受到澳洲人的政治正确社会观熏陶后,让我了解到年轻时的无知。这启发让我理解到在维护和争取华人少数族群的平权诉求之同时,我们不该另一头去主张否决另一个少数群体的平权述求。黄医生长篇大论的封建历史搬出来除了混淆视听与牵强之余也是与文明巨轮背向而行的立场。这种轻率会让社会无谓地撕裂,让华人社区与主流严重脱轨,实在不值得明智者那么坚持,因为那是保守、封建与固步自封的思想。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