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用“多元国策”来理解“同性婚姻”

用“多元国策”来理解“同性婚姻”

来源: 作者:蔡家声 时间:2017-09-15 18:07:40 点击:

辩论了好久的“同性婚姻”议案,终于在最高法院通过让联邦政府正式于9月12日发放给1600万有投票权的选民中去确定Yes或者No,要还是不要。而仅仅这次公投意向投票估计得花费纳税人1.22亿澳元!

我对这个“同性婚姻”有些自己的看法,现在聊聊给大家参考。

现在先不管Yes和No的两边极端的言论,都是在吓唬人。我想大多数人对允许“同性伴侣结婚”以确保两人的法律权益都不会有反对的意见。但问题在哪里呢?两边极端的意见我都不赞成。我想用澳洲的“多元国策”来理解“同性婚姻”的问题所在。我同意“男女同性的婚姻”不需要触动现有的“Marriage Act”(《婚姻法》),那是应该保留给“男女婚姻”者。理由是如果同性婚姻也用这“Marriage Act”的话会造成很大的误导性,对社会言论的误导和对社会人类科学的误导。还有对孩子们成长的误导。同时如果他们的同性婚姻也称为同样的“男女婚姻”的话,在法律上也讲不过去。

“两女”“两男”要在一起过长久生活的话是没有人会反对的。但是如果他们要领养孩子的话“问题就很大了”。这孩子的权益问题是目前一个未知数,孩子肯定会被灌输“同性婚姻”的“正确性”。可是他们是极少数的群体,在学校在社会成长过程中将会碰到很多的心理问题。还有这样“同性婚姻”领养的孩子们将来的健康问题也有待解决,因为他们必须在法律保障下知道他们的亲生父母重要的“基因和病历”,比如糖尿病、乳腺癌等。如果他们不知道其亲生父母的信息,说不定如果孩子长大后也有可能会和同父或同母的男女结婚,那后果又会如何呢?

我是医生,行医近四十年,看过单亲的孩子问题肯定比双亲多,有继父继母的孩子问题也比较多,“同性婚姻”下的孩子问题多不多是一个大问题,有待发现有待解决。这还要等做完长时间医学、心理和社会科学的调查研究才会知道。前总理John Howard对这些孩子问题的关心是有一定道理的。

因为我建议,我们不反对“同性婚姻”结盟,但不能在目前大多数人认同的现有的“男女婚姻”Marriage Act的法律下。我们要深入考虑让他们可以在另一个法律框架下结婚。我建议另外立案叫“Same Sex Union Act”“同性联姻法”,但还要考虑他们养育的孩子们的权益等法律问题。

所以在目前情况下我会投No不要!

不管这次公投意向结果如何,我希望谭宝政府和工党们能坐下来商量一个共识的方案,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