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2018年的回顾

2018年的回顾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8-12-05 18:15:35 点击:

最初答应写专栏只是抱着客串玩票性质,没想到越写越上瘾。不知不觉间两年便那么浮烟似的飘过了。回顾点点滴滴,对提高新移民政治意识的意图可以说还算得上粗枝大叶,可圈可点吧!

秉承一向宗旨,我不断推动“玻璃天花板”理念,无他,目的只是为子孙后代铺路,为他们争取一个公平合理的竞技场,一个地面平滑又不倾斜的球场罢了。在公平竞争下,假如华裔子弟被打下了擂台就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只好选择回家学艺再图重赛的机会。

自己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足够说明歧视成份的存在后,接着下来的话题当然就是策略上的考虑了。这题目只有一个,就是“如何打破玻璃天花板”,或最起码如何将之减低到最微小程度?

早期马来西亚华人不大关心社会上的事,一味“闷声发财”,遵奉“有钱万事足”及“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信念。在经济安稳时期,这种意识没问题。然而一旦“经济危机”发生了,所有商家只要与银行有来往者无一能够幸免。银行要你活你便活,要你破产你便破产。而银行由谁控制?答案是国家银行,而国家银行又是由谁控制?答案很明显的,是不?因此我认为政治方案是华社自保的必须。然而,华人严重缺乏“求同存异”精神也是一个共识。参政议政活动一旦展开,华社除了一窝蜂外便是从一开始便内斗至你死我活,最终元气大伤,“同归于尽”之余,还能与别人打擂台么?之所以我提倡“入党不参政”完全是一种无奈的折衷。明白者自然明白,不明者说了白说。

2018年联邦政坛发生了几起重大事件,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腾布首相被“逼宫”下台。来势汹汹的达登以“超级部门部长”及保守派系首号人物的姿态向腾布发难,没想到却让莫里森“渔翁得利”糊里糊涂地当上了首相。莫里森本来属于保守派,但是后来在2016年因支持腾布推翻艾伯特,被视为背叛者而不被待见。今次无心插柳柳成荫,真算得是官运亨通了。不过也有不少流言说这是他一手精心策划所得。外人猜测,姑且听听,信或不信各由自选就是。

让人震撼,尤其对自由党内部稳定更构成负面影响的是腾布原来选区,悉尼高等住宅区的Wentworth补选的“沦陷”。这个享有17点5的优势的选区,一向来被视为自由党的铁票区,自从选区规划以来就从未离开过自由党的怀抱。但这次却让一个独立人士,并且是公开的同性恋者击败,这无形中让自由党左右两派系之间的矛盾大幅度升级,互相指责为罪魁祸首。看来自由党还须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内斗才能有希望再次问鼎中原。有些失望的党员甚至预测自由党最终会烟消云散,逐步消失云云。

维州大选对自由党又是一个严重的打击。除了联邦自由党的内斗因素外,更应该让州级干部重视的应该是选纲和策略。维洲自由党选择了司法与治安为抓重课题,完全忽视了澳洲人对司法与徒刑的宽容态度和社会价值观。道理很浅显,澳洲人假如偏向于严峻刑法,也不至于会在1979年取消死刑后不再考虑恢复。记得9位澳洲人运毒到印尼的巴厘岛被捕,而后其中两名被处死吗?还记得当时澳洲社会舆论如何指责印尼法律的野蛮么?提倡澳洲将法律加严无异于鼓吹野蛮。严峻刑法被视为野蛮落后的“封建”思维已经根深蒂固于民间了,并非个人甚或一个政党能够改变的。这关乎“识时务”与否的问题,自由党没把握好因此自找没趣,怨不了别人。

不少人埋怨说我处处显露了党派倾向,这点我不辩驳,但必须为一个误区澄清,那就是被人误会是因为身在工党而遵循党部指令。这么误解主要是对我不甚了解之故。多年来推动“入党不参政”,明打明地否定了自己的仕途野心。既不想当官,哪有必要依循党的指示?能否相信我是因为先有了某种政治意识,然后刻意去选择一个政党的呢?有人或许会问:“有必要选择吗?”。呵呵,既然提倡“入党不参政”,前面两个字很明显的吧?不入党不是自掌嘴巴么?既然要入就有必要作选择了。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