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移民问题不仅仅是经济范畴

移民问题不仅仅是经济范畴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18-08-16 18:14:09 点击:

上周二,或者准确到晚上11点,澳大利亚的人口终于达到了2500万,一个被称为里程碑般的数字。

第2500万个澳洲人,有认为是悉尼西部某医院一对印度移民夫妇迎来的男婴,但更多人认为很可能是某位手持合法签证从机场入境的新移民,但不管是两者中哪一个,都与移民群体息息相关。

澳大利亚舆论长期以来对移民问题的敏感神经再一次被挑动,其逻辑就是:人口增长速度大大超过了预测(比2002年时任财长Peter Costello发布的《代际报告》提前了24年达到开头的数字),主要在于移民太多了(占人口增长的62%,也有说三分之一,反正是大头),因此人口增多带来的种种问题主因是移民,而非其他问题(如自然生育过低)。

住在悉尼、墨尔本或者可以加上布里斯班的民众,更能感受到人口增长的负面影响:越来越高的房价;不限于上下班高峰的道路堵塞;空缺职位的竞争者;银行商店柜台的长龙;超市一罐难求的奶粉;选择性手术的轮候……因为新登陆的移民,九成选择了这三个大城市。

部分政府官员商家教育界人士对移民能产生的经济效益表示赞赏,他们谈论移民对于澳洲获得缺乏的技术人才、保持经济增长活力、获得额外资金至关重要,尤其是财政部长莫里森强调的每年数十亿澳元税收。不过手握选票的民众越来越不相信这是一件好事。

最新的民调显示,超过7成的选民赞同降低移民水平,包括联盟党、工党、绿党的选民,支持“削减移民”的比例都多于反对。对比较早的民调,澳大利亚“无需更多人口”意向又进一步推高了,继续占据主流。考虑到不断上涨的失业率和下跌的支持率,执政党收紧移民计划已经是进行时,无论是大刀阔斧地废除457签证还是默默地拖延独立技术移民进度,都是快速止损、提升基本面的急救措施。可以预期,未来国家政策层面对移民的“不友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我们固然可以责备当局对于人口预测的严重失误,导致了移民成为人口增长问题的终极“背锅侠”,只是,连24小时内的天气预测准确率也只有8成,更何况是十几二十年的人口变迁,以及因为政治经济环境引起的人口结构组成。所谓计划跟不上变化,澳洲在短期内似乎逃脱不了欧洲、日本的老路——被人口牵住国家政策和社会变迁的鼻子。

专家们呼吁国家需要敏锐察觉正在发生的人口变迁,并对人口变迁后继产生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影响要做前瞻预测,和在此基础上有预见性地进行政策调整,但我们更多看到的是经济上的讨论,偶尔涉及政治,但鲜少涉及文化。

美国的华裔学者Jierui Xie曾经在2011年发表过一份论文,题目是《少数群体如何施加影响改变社会共识》,里面谈到:当一个有着高度共识的群体占据人口的10%的时候,这种“共识”就会对社会主流意识造成影响。这个观点近年来被一些伊斯兰问题研究机构引用,因而引起西方社会的关注。

用这个目前热门的理论来设想,澳大利亚在引入移民时是选择某些群体组成那10%(以加拿大为例)?或者打造“澳大利亚价值”成为10%(以美国为例)?实在值得好好研究一番。个人认为,依赖移民者和本地人积极交流和融合的“多元化一体化”策略,太过政治正确化和乐观理想化,不能把移民群体从争议解救出来(举例说,中国人热衷买房子的信念怎么令本地人认同),反而要承担因社会不公和决策失误导致的政策朝令夕改的恶果。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