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鼠年

鼠年

来源: 作者:鲍权 时间:2020-01-22 16:00:48 点击:

宇宙洪荒之时  一片混沌

没有蓝天绿地  更没有新年的爆竹

  和诗篇  大概就是一枚初生的鸡蛋吧

暗黑且死寂  等待鼠的利齿

  开启阴阳


尽管  这场开幕略显简陋

  和窘迫  人们依然膜拜颜值和体面

鼠的礼遇却与生俱来  厅堂之上

  雄踞东方十二生肖首座

在西方  操作这项工程的那位叫上帝


偶尔  不期而遇在停车场的拐角

打量这位神秘的创世者  它总是

  拒纳人们崇敬的注目  匆匆揖别

俨然一位落魄的旅者  在躲避

  祖辈遗传的债务


当然  落荒而去的  不一定是

逃逸和恐惧  惊天动地的传说

  之后  那份洞彻和不屑的呢

何况沧桑的原野上  生命的喜悦

  春草般茁壮  从无轩轾


所以齿啮了半篇诗经  也算是

  满腹经纶了  鼠竟从容跃上中国灯台

拨亮烛花  照彻草根们半夜时分

  嫁娶的鼓乐  那是一帘何等欢快的窗花啊

在红男绿女的抖音里颤动


而此刻  鼠年从故国雪花飘飞的子夜

  开拔  穿越传说和猫的觊觎  穿越

澳洲山火和武汉封城  把众生的祈望

  铺排向新的轮回  日月祥和  稻浪飘香

灯火阑珊中  飘漾着几缕

  年头贯到年尾的  笑纹


2020年1月24日  墨尔本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