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西澳政事二则

西澳政事二则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7-05-10 15:18:55 点击:

一、西澳上议院

澳洲上议院是宪法设计者用于通过立法而达到政治中庸决策平衡的民主方式。澳洲采用英国的负责型政府兼美国的联邦构架而形成其宪法,政府对下议院负责。下议院以“人”而上议院以“州”为代表,以示公正公平。不分各州人马多少,给六大州各12个名额,加上首都区和北领地各2,目前共76位议员组成联邦上议院。

下议院管提案立法,上议院管通过立法。若不通过,下议院执政党政府硬要闯关,只能解散两院,重新大选,如谭宝总理2016年所作所为。两院两票,澳洲人用得自然且娴熟,一党难以垄断上下两院。历史学家解释,早年上议院就为防止过分民主或多数垄断而特别设置。老祖的英国两院基本一边倾斜,而澳洲几成分庭对抗而存在。最戏剧性,澳洲2004年大选,出现过自20年来头一回上下两院多数席位归一党的情况,执政党立法决策固执不再协商,任性独断,似乎顺风顺水,结果让霍华德在2007年大选败北,连其选区席位都丢失。史家嘲讽,上帝要毁灭政治家,就给其上下议院多数席位。

本文具体说说西澳大选情况。

澳洲各州属二级政府,本身也有两院,以大小区划分。这次西澳2017年3月大选属届期到选,结果下议院一边倾倒,工党一举拿下41个席位(20个为新位),而自由党从31退到13,民族党7变5。上届59席位下议院,自由党联盟政府比工党38:21,而这届工党41:18。显然,下议院工党想怎么干都能随心所欲,但且慢,西澳人一边倒而不忘一边扶。

结果上议院没有成工党一党天下。工党有14,自由党9,绿党4,民族党4,澳一国党3,自由民主党1,打猎钓鱼农业党1席。在36席中,工党只有38.8%选票,不同于下议院他们有69.4%。工党若能与左翼绿党结盟有18席,刚好一半(18:18)。要通过立法,还差一票。

体制上,上议院主席(议长)一般不参加投票。除非五十比五十,才投票。通常下议院执政党指定主席。现在工党票少,不能让主席虚位,也不情愿给韩森的澳一国党和其他党,只好请自由党人来就任。 自由党领导人表示,决不让其代表有名无实,而让工党和绿党联手,有任何可能以18比17多数,通过立法议案。工党的“拱手”让位,显然考虑政治机会而不是维持上议院的正常工作程序。

上议院主席非虚位。年薪256千,比其议员高出100多千。(西澳下议院议员当下的年薪 $156,536)。重赏之下,莫非无勇夫。工党麦高文总理倾向自由党巴斯特(Ken Baston) 或奥布赖恩(Simon O’Brien)接手。尽管任过上议院主席奥布赖恩有不满自由党总理的情绪,得知再次当选后,便声明不会因私弃公,明摆有钱也不干。倒是建议,要女性担当。西澳承英国体制传统,先有“上议院”,后来下议院。自1832年建立后,却无女性任主席。麦高文总理先给自由党挑选,也向工党女议员道斯特(Kate Doust)许愿。一切等五月议会开会前决定。

笔者这里提到这些公开透明政治事,感想有五。

其一政治事务复杂。胜选总理要慎选人事关系,便于开展工作。人靠人,政治如此,生意工作生活中也如此。此理不分中外东西。

其二,体制有上下两院,却被选民选不到一个党来统一执政。这应是选民的政治成熟的标志。任何执政党都希望能一党独裁,一声令下、一挥而就、一举拿下、一言九鼎、一切搞定、一帆风顺、一直执政,可选民偏偏一分为二。靠制度决定慢政治,忌一旦党坐大,剑走偏锋。

其三,新移民刚有选举权,容易把大选中两票当一票,给赢者通吃。这个偏向的危险,眼下就有戏演。如谭宝自由党政府要修改或取消18C,只能寄希望能有限制其过分民主过分言论自由作用的上议院。幸运其能阻止(31:28票)。若此时选民不满怨怒,只能干瞪眼,游行示威难改自由党骨子里种族歧视之心的死灰复燃。

其四,上议院的选举结果,说起来都比较诡异神秘。幕后交易难查觉。下议院选的是党人名单,而上议院基本就选党名单。通常有二三十个党参与竞选,票如一长条飘带。人人省事填表上栏的“党”,没人一一填下栏的“人”。怎么当选全靠党不靠人。所以西澳华裔有人当选州上议院和联邦上议院。其来去如风。那位州上议院任期一届四年2013后就退休了。之前,其党内同僚不熟悉,其后,华人社区无人晓。就是古狗,也难查,如州议会网站无走人讯息,仿佛人走茶也走,重要的是人在位而非退位。

其五,有人批评这次上议院选举结果侮辱民主。分明工党大赢却不能不靠少数人来通过,如韩森党3票和其他党2票,甚至靠一个新选“自由民主党”的26岁议员把关。而这个党因与“自由党”名字类同,让选民困惑而选错。告状可以,却难以找证据证明选民因混淆而打错叉。2008年工党提出下议院实行“小区”的一人一票,却没有用于“大区”上议院的改革。是否上议院各大区选代表的人数要均等投票,如同联邦上议院按洲分配人数的构架(非一人一票)一样,涉及联邦民主基本法要不要改革、民主要不要限制过分的大事了。

西澳工党推出大陆八零后留学澳洲而后从事律师工作的杨帅先生,成功在南部大区当选西澳上议院议员,本月正式就职,值得庆贺。此前西澳有大陆背景两人,分别当选西澳州上议院和西澳洲联邦上议院议员。

二、非工党的工党风格总理

西澳州大选落幕,结果并不出人意料,早两三年就是这样,如果大选提前。可是,一旦选败,问题都冒尖了。为何干了八年自信不败的巴奈特总理会落选、自由党席位被麦高文工党一举拿下二十?如同八年前工党大溃败,自由党此次遭遇同样滑铁卢。两党似乎打平手,政治左右中庸得以平衡。

落选最具争议话题是,自由党与澳一国党韩森有选票交易包括背弃同盟民族党,不提还有许多问题干扰,如一竞选议员面对媒体不愿坦诚其身份主张,又如一选区华裔代表把竞选广告贴在酒瓶上送人酒,难免贿选讥讽。工会组织卖力争席位是事实,而有些大商家不满总理的独断专横决策也成败北的因素。矿业协会动用两百万广告费,制止自由党联合政府的征收铁矿石税计划。这些构成败有败的硬道理。

说到经济管理,从来都说工党乏善可陈。第一印象难免就是最后印象。负债累累,大家还是认定自由党会管经济。即使州的三AAA信誉被免,也觉得免得有理,因为不是工党执政。

看看工党八年与自由党八年的债务大数据,就知道谁执政时还在乎免除债务。

工党债务:01年——43亿,02年——44亿,03年——44亿,04年——41亿,05年——40亿,06年——31亿,07年——29亿,08年——36亿。自由党债务:09年——66亿,10年——99亿, 11年——120亿, 12年——140亿,13年——180亿,14年——200亿,15年——230亿,16年——270亿(见《西澳大利亚人》报,2017年3月12日)。

2007~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工党救场把债务提高到一个当时难以承受且吓人的高度。没人想到八年后,这个债务可以允许并承受从36亿上升到270亿,七八倍之多。人人印象还是自由党会管经济,尤其总理就是学搞经济背景出身的,若要是工党执政,仿佛数据会更高。显然,即使有过去数据亦无人在乎。历史就是过去。

面对高债务,自由党要卖家电要征收矿税要还债,工党说不。钱从哪里来?不继续推高,还有什么办法减债?尤其失业率高居不下,不投资增业,还怎么创工作机会?

有人说,中国习主席执政后可从反贪腐找钱,而西澳洲可没有这个体制上的馅饼。大众不满债台高筑,不满失业率高,不满当下压力现状,只好选新人,找寄托,望未来。日子要过下去。

说到业绩,巴奈特总理自有居功处。270亿不是打水漂。天鹅河畔的伊丽莎白湾、北桥联片的阳光广场、博死活赌场旁的现代体育场,都是州长大手笔。有人拿第一届福雷斯特总理、自由党考特总理(1974~1982)比功。若从有眼光敢大干敢开销敢负债有魄力看,他有工党斯卡登总理(1911~1916)、伯克总理(1983!1988,如兴建珀斯赌场)理想行事风格。不妨说,巴纳特是个非工党而有工党风格魄力总理。选举日,我对一位年过半百的自由党义工直说这个想法,他似乎有同感。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匿名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