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广场 > 李将军与澳洲国庆日

李将军与澳洲国庆日

来源: 作者:平民 时间:2017-09-06 14:40:50 点击:

李将军是美国国内南北战争(1861~1865)中的南方军统帅。在敌强我弱情况下,他放弃游击战争,签署投降书,避免双方士兵更大的伤亡和无谓牺牲,虽败犹荣。美国解放奴隶的北方军到后来的联邦政府,都尊重他如英雄,建立雕塑像,给予永远崇高的荣耀地位。

李将军本人是农场主,曾雇佣奴隶干活。与许多其他参战将军士兵一样,都不愿废奴,促使他们为维护奴隶制度而战。美国人美国历史似乎惜才不舍这位智勇双全的军人,而对战争结束奴隶制度从未因李将军而有任何说不。

没有人想到李将军在一百五十年后遇到两难的困境。起因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地方议会,以一票之差,决定拆除本地公园的李将军塑像,连累而及有同盟军士兵雕塑像被拉倒的视频。

理由这是黑奴时代的代表象征。当地黑人后代看到他们,就会情不自禁想到从前过去那些祖先们的苦难日子。要废弃的心理,如同当年红卫兵看红色就想到革命岂有被红灯止步的道理,导致要求废掉它的交通功用。这似乎是政治正确向前推进的一种选择。显然走过头了,当属于极左思潮。而美国本身一直存在的白人至上主义因此激活而有激烈的抗争表现。经批准的民主抗议示威,终演变成有人开车撞人造成一死三十人伤的惨案,显然过激行为,属于极右思潮。

特朗普总统表态,双方都有错。一方否定美国历史和文化,不对,一方暴力惨案,有错。意识到没有人要这样说,他说自己要说正确的。舆论哗然,不满意他各打五十大板。

与他上台后不顾政治正确的一系列做法联系,《时代》周刊认为,他为失落感的白人撑腰壮胆,让纳粹、三K帮、极右白人至上主义思潮现在得以抬头,卷土重来。

舆论界这个不谴责地方议会的错误决议而集中惨案和蔓延思潮的看法,显然符合政治正确思路。因为几乎所有左翼作家都认为美国的憎恨黑人历史在作怪,不去想谁挑起历史理性底线。再看看此前几位总统做法,里根、布什、克林顿、奥巴马,或宇航船升天爆炸或政府大楼被炸或911或教堂枪击案,他们都抓住悲剧惨案机会来团结正撕裂的民族,而特朗普没有这样做。他似乎逆流而上,所以要接受最严厉的谴责甚至诅咒其下台。

美国发展大趋势无法预测,就事论事,为何地方议会要立案撤李将军像,非白人的移民人口增多是个不争事实,不说市长是非白人背景,敢于挑战现状,拱火挑拨离间。民主一人一票,决定公平公正。这个决议在民主原则上无可非议。若抗议呼声能听到,废弃也是民主程序。

改变一个民族国家的民主性质,最容易的莫过于改变其人口结构。不同种族人很容易在一些敏感甚至一般问题上以固有文化习惯评判是非。

若认可美国宪法不是建立在种族歧视基础上,那么白人至上不对,黑人至上、亚裔至上也不对,怎么公平公正公道,就靠执政领袖言行引导,更重要靠法律诉讼来摆平了。

肇事者那位白人没有人会认为他应逍遥法外,而市区议会的那个挑拨是非的决议倒似乎无人去在乎了。这于理说不过去。确实,有必要在尊重历史文化的基础上,值得继续在和平有序的抗议声中撤销此决议。否则,美国现在一切都无历史根基,一切要推倒从来,一切重新开始。“破四旧”的新世界最完美,就说不是白人主导就能做到最无种族歧视最好,谁信。尤其见闻经历“文革”的过来人。

西方一直推行的政治正确早已让白人至上主义至少在理论上无多少存在空间,而非白人人口数量增加让白人失落感加强也不奇怪,甚至特朗普要中流砥柱一下,阻挡潮流,要以“美国伟大”来挽救。他的可恨之处与可爱之处,就是他能当选美国总统的现实。他能不能黑白一样事理公平,实践检验他的智慧能力。

澳大利亚虽隔,却也一直朝政治正确方向而去。当移民各类种族人口增加蔓延,很多想当然原来如此的事,都要重新认识,如圣诞节应不应该放假、超市能否摆放圣诞树,孩子在学校应该吃斋吃素吃什么肉,大街穿什么衣服,如同微信分群,个个理直气壮,都可成为澳洲人分裂不团结的因素。

人口决定民主走向。顺流而下,澳洲国庆日是侵占日也见听到废除呼声,延伸到推倒先驱探险家雕塑如库克船长、西澳斯特灵总督。

见讨论中有人士说,国庆日还应保留,只是应增加反思愧疚向土著道歉的内容。“一日两说”。也许这是现今最好的两全其美的当代理论自信和智慧见识。既能政治正确,又能各取所需,所谓鱼和熊掌兼得,一个中华文明的中庸的大智慧。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